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宝马

[风闻逸闻] 宝马

时刻:2009-10-31 来历:admin 点击:

古时候,江湖上多侠客,侠客们好马,常常把宝马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
  有个侠客爱马爱得痴迷,在江湖上遍寻宝马,总算觅得一匹叫“千里雪”的白马。那马不光浑身洁白,没有一丝杂色,并且高大威猛,善爬山会拍浮不说,日行千里不在话下,它的嘶声更是一绝,平常可贵发声,一旦嘶鸣起来,十里之外树叶纷落,百兽皆惊。白马的名声所以在江湖上传了开去,人们就叫这个侠客为“白马大侠”。
  白马大侠万分宠爱他的宝马,每到一处休憩,不问其他,先问可有好料喂马,宁可冤枉了自己,也决不冤枉宝马。那一日,白马大侠来到河南境内,眼看天色渐晚,正好前面有一家客店,门前有一副很生动的对子:未晚先投店,鸡鸣早看天;横批是:马有困时。白马大侠觉得这对联亲热,就去叩那店门。
  开门的是个须发皆白的老汉,白马大侠问:“店家,你处可有上等的马料?”
  老汉一看白马大侠死后那匹白马,不由倒吸了口凉气,连连摇头说:“客官,休说上等的马料了,有了你这匹白马,就是有一根草我也不会给你的,你仍是从速走吧!”
  白马大侠很古怪:“此话怎讲?”
  老汉说:“勇士休要问,问了就是祸在旦夕,只怕走不了你。”
  白马大侠再问时,老汉仅仅摇头,再不作声,那神色极为奥秘。白马大侠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拍马前行。可走了没几步,他就停下了,行侠之人,遇到这种事不问个究竟是不甘心走的。所以他又折了回去,再次敲开那家店门。
  老汉见仍是他,就只开了条门缝。白马大侠说:“店家,前面没了人家,今儿就容我住下吧?”
  老汉想了想,说:“客官要住便住,仅仅本店只留人不留马,客官这马是不能牵进小店的。”
  白马大侠说:“我不要你的马料,我吃什么马就吃什么,店家只管把它当人就是,银子我自会给你。”
  老汉仍是不愿:“如此也住不得!”
  白马大侠古怪了:“店家,你自开你的店,我自付我的银子,不移至理,有什么住不得的?难道偏要惹我性起,一把大火烧了你这破店不成?”
  老汉听得白马大侠如此说道,赶忙开门给他打躬作揖,附着白马大侠的耳朵,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本来此地有一红脸汉子,人称“红脸天王”,此人上山打得猛虎,下海擒得蛟龙,在当地上颇有威名。后来,红脸天王也迷上了玩马,也在江湖上遍寻宝马,但终无所获,所以便发了狠,称凡是有好马入境,必得先报与他,若有藏匿不报者,必视仇人不容。 (故事会在线阅览)

[page_break]

  听罢老汉所言,白马大侠指指自己死后的白马问:“店家看我这马怎样?”
  老汉说:“体宽嘴阔,精神抖擞,必是千年难遇的好马。客官恕我直言,有此好马相跟,你仍是早早走了就是,若是住店,必出不了此境,怕是早有人给红脸天王报信去了。客官休怪小店不留你,我年老体衰,哪里开罪得起红脸天王,厚道人家以本分度日为天,还请客官多多谅解。”
  白马大侠一听,仰天大笑道:“我虽视此马如命,但若能遇上比我更爱此马者,我又何惜此马?你自当放我和我的马进去,好生招待,人要美酒大肉,马要细面白馍,有人来问时,你就说我特来此地将宝马献于爱马之人,就看他有没有这个福分。”
  老汉被白马大侠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只好让他牵马进店。
  当夜,倒也太平无事,不提。
  第二天,白马大侠才起来,门外就沸反盈天传来一片人马声,白马大侠出去一看,一伙人正围着他拴在院里的白马指指点点,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汉子。
  红脸汉子见白马大侠开了门,就迎上来,朝他拱手施礼道:“勇士,好马,真是好马,全国罕见!”
  白马大侠判定这红脸汉子就是老汉说的红脸天王,就回礼说:“天王如此夸我的马,不知你意下怎样?”
  红脸天王刻不容缓地问:“勇士,此马可换?”
  白马大侠说:“勇士游侠四方岂可无马?我视此马如命,命是不可以换的。不过,若是遇上有比我更爱它的,我就是把它送了又何妨?”
  红脸天王不理解:“此话怎讲?”
  白马大侠说:“你若是比我更爱此马,便牵了去;不然,休想要得!”
  红脸天王点点头:“但请勇士说个理解,我也好思量。”
  白马大侠一字一顿地说:“此马于我好像手足,离了它我就是断了手足,天王若是要了它,须先断手足。天王乐意这么做吗?”
  白马大侠说完,两道炯炯目光直逼对方,红脸天王愣住了。
  “哈哈哈哈!”白马大侠仰天长笑,“本来天王只不过是个叶公,连一只手臂都舍不得断,何故缘求宝马?我的马不与俗人!”
  说罢,白马大侠昂首阔步,牵了白马拂袖而去,一路走一路长叹:“全国人都说爱马,其实爱的都是自己啊!”
  白马大侠走出没多远,遽然,红脸天王在他死后大声喝道:“勇士且慢!”白马大侠回回身,只见红脸天王从腰间拔出剑来,朝他吼道:“勇士看逼真了!”“嚓—”手起刀落间寒光一闪,跟着世人一声惊呼,红脸天王的左手落在地上。“啊哈哈哈!”红脸天王狂笑着,笑声里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
  白马大侠当然看得逼真,他先是一惊,好一会儿,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红脸天王走过来,要去接白马大侠手里的马缰绳,但是白马大侠一点点没有松手的意思。
  红脸天王说:“勇士,我自有大碗的酒与你喝,大把的银子与你花,仅仅这白马往后该归了我。你若还要索回此马,须拿了你的头来换,如此方可证明你比我更爱宝马。”说罢,他猛地就把白马大侠手里的缰绳夺了曩昔。
  白马大侠捶胸顿足:“老天啊,你为何如此不公,既生此马,又何生出一个红脸天王来?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啊!”他踉踉跄跄地冲出百步,一把拔出佩在腰上的宝剑,往脖子上一抹,登时血溅三尺之外。
  世人再次惊呼,一阵唏嘘。 (故事会在线阅览)

[page_break]

  红脸天王愣了愣,牵起白马要走,只见白马忽然挣脱了缰绳,跑到百步之外白马大侠的尸身跟前,仰起脖子一声嘶鸣,只见四周的树木纷繁落叶,那嘶鸣声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心寒腿软。白马好像醉酒者一般,摇摇晃晃地围着大侠的尸身转圈,谁也拉它不走。
  红脸天王哪里肯依,就想上去征服白马,谁知那白马一抖身子,把红脸天王甩出好远,然后扬起四蹄绝尘而去,不管红脸汉子在后面怎样呼喊,都不回头。
  眼看那白马就要在远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站在一旁的店家老汉忽然把两个指头放在嘴里,打了一声尖厉的呼哨,就见那白马马上就在远处停住了,直直地竖起耳朵听着,老汉又打了一声呼哨,那白马仰天长嘶了一声,竟晃着尾巴跑回来了。
  白马径自跑到老汉跟前,屈下身子,老汉“噌”的一下翻身跨上马背,连声大叫:“好马!好马!真是千载难遇的好马!”一边啧啧地夸,一边就打马向前跑了开去。那白马奋蹄扬鬃,如踏云雾,眨眼之间死后只留下一片纷繁扬扬的尘土,世人这才真叫开了眼。
  此时,红脸天王叫苦连天,哭丧着脸正想辙要把白马弄回来,却见天边荡起一片尘土。
  不一会儿,老汉就策马到了跟前。红脸天王要去牵白马,老汉眼一瞪:“且慢!若让你把马牵了去,天理何在?”
  红脸天王脖子一挺,说:“我断臂换此马,这马理应我牵!”
  老汉答复更理直气壮:“你断臂,勇士却断了性命,论爱马你不如勇士他;白马弃你而去,你不知怎样唤回,论御马你不如老汉我。这宝马怎样就归了你?”
  红脸天王登时傻了眼:“那依你说,当怎样?”
  老汉道:“三十年前,我不吝舍去王侯之位,隐姓埋名专攻驯马技艺,遍寻绝世好马,直到现在鬓发如雪,才寻得这匹宝马。昨日一见此马,我便决议取之,我成心不留大侠住店,乃是欲取姑予,后来报信与你,无非是再看你的深浅,却本来你等皆不应拥有此马。老汉我本欲今日取之以慰平生,可目睹诸位英豪皆为马所累而忘了底子,方理解全国宝藏皆误人矣,不如无宝,不如无宝啊!”说完,老汉一把夺过红脸天王腰中的宝剑,直向白马劈去,只见那白马长嘶了一声,登时就身首分了家。
  眼看着绝世宝马顷刻之间倒在了地上,围观者大怒,都跳起来要向老汉大张挞伐。老汉跳开数步道:“罢罢罢,不劳诸位着手!我寻马误了终身,今番才如梦初醒,年光光阴不再,死又何妨?”说罢他扬剑自刎,扑身倒地。
  脚下的黄土,登时宣布轰然的绝响…… (故事会在线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