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东方夜谭] 人活一口气

[东方夜谭] 人活一口气

时刻:2009-12-08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 来了封怪信 
  
  俗话说“人活一口气”,这句话是有来历的。清朝末年,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有个叫王贵才的汉子,从小胆子就大,人称 “王斗胆”。王斗胆二十岁那年,经人引荐进了县衙做了名刽子手。这刽子手虽然不是什么好差事,但养家糊口不至于冻着饿着,所以王斗胆干此营生一干便是三十几年。
  这一年正赶上同治爷驾崩,光绪爷即位,全国大赦,衙门里的事不多,所以王斗胆也悠闲在家,没事喝喝酒,遛遛鸟,和老伴拌几句嘴,倒也有滋有味。这天他正坐在自家小院的葫芦架下就着花生米喝酒,老伴遽然快快当当地从门外跑了进来,手里摇着一封信,喊着:“老头子,老头子。”
  王斗胆端着酒盅眼都没眨,喝了一口酒后,沉着脸把酒盅放到桌上说:“老太婆,吵什么吵,跟了我这么多年,胆子还这么小,什么事把你吓的?”
  老伴的眼睛有些发直,她把手上的信一递:“你,你自己看吧。”
  王斗胆掉以轻心地接过信说:“咱家可好久没有信了,这是从哪里来的啊?”
  老伴伸手向那信封上指了指:“信局送的,打盛京来的,那上面,那上面……”
  “那上面怎样了?”王斗胆边说边向信封上瞧去,这一瞧不打紧,历来胆大的他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封信不是他人来的,是他的外甥,小名叫元宝的人写来的。
  这元宝但是王斗胆的亲外甥,由于他姐姐、姐夫死得早,自己又没儿女,所以这元宝自小就在他家,说起来和亲生儿子没什么差异。按理说亲外甥来信,应该快乐才是,但王斗胆却无论如何都乐不出来,由于他这个外甥早在五年前就现已死了,一个死人又怎样会写信来?
  这事要是搁在他人身上早就沉不住气了,不过王斗胆却没动声色地拆开了信,自始至终细心看了一遍,信上的意思大概是说,谢谢舅舅在五年前的救命之恩,外甥现在现已在盛京城里落住了脚,而且娶了媳妇,生了儿子,传闻皇帝驾崩,全国大赦,这才敢给舅舅写信,请舅舅去盛京的家中坐坐,一来谢谢舅舅的救命之恩,二来多年不见,叙叙亲情。
  看完信后,王斗胆把信上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对老伴讲了一遍,老伴战战兢兢地说:“老头子,你看清楚了,那上面确实是元宝的笔迹吗?”
  王斗胆点了允许,老伴有些忐忑不安了:“元宝不是在五年前被你亲手斩了吗?杀头那天仍是我去给他收的尸呢,就葬在城西的山下,咱俩年年过节的时分都去给他烧纸,这不会是他从阴曹地府写来的吧?”
  王斗胆一拍桌子:“瞎说,那信上明明说现在娶了媳妇生了儿子,怎样会是鬼呢!”
  老伴犹疑了半响说:“老头子,是不是你杀的那个人不是元宝,是个替死鬼,你偷着把元宝给放了?”
  王斗胆摇了摇头,半响没吱声,他计划亲身跑趟盛京看看。可这个现实在过分奇怪,他忧虑老伴自己在家惧怕,便把她安排到邻居家,然后一个人坐上了去盛京的马车。
  那年月交通不发达,马车走得慢,便是百十里地也要走上一天,王斗胆是后半夜上的车,算下来大概要次日下午才能进盛京城。车里算上他总共坐了三个人,由于世风不和平,土匪横行,所以出门的人很少,那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做买卖的,一路上抱着钱褡子,打着打盹。
  但王斗胆却怎样也睡不着,他一向在深思信的事……
  
PART.2 支了个怪招
  
  要说元宝这孩子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人,都怪他们两口子从小给娇惯坏了,这孩子长大后横行乡里,游手好闲,后来又结识了几个无赖无赖,整日歪戴帽子反穿鞋,见人自称是大爷,几乎成了一霸。
  可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分未到。就在五年前,元宝不光骗财还着手杀了人,被官府捉了去,判了个斩监候。
  处斩元宝的前两天,王斗胆去监狱探望他,元宝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说:“舅舅,你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救我,我爸妈死得早,你便是我仅有的亲人了!”
  王斗胆何曾不想救他,可元宝犯了法,杀了人,甭说他一个小小的刽子手,就算是县太爷也救不了他。
  后来经不住元宝的再三乞求,王斗胆只好对他说:“外甥啊,舅舅告知你一个方法,只需你听我的话,依照我说的法子做,就必定能活命。”
  元宝又给王斗胆磕头,哭着说:“舅舅,我长这么大从没听过你的话,这次我必定听你的。”
  王斗胆叹了口气说:“你记住,处斩你的时分,会是舅舅亲身着手,只需县太爷在台上一喊斩,我把刀举起来时,你就闭上眼睛用力向前跑。”
  元宝哭着说:“我全身上下都被绑着,怎样跑得了?”
  王斗胆说:“你甭管那些,到时分你只需两眼一闭,心中想着,然后拼命向前跑,别回头,你就必定能跑得了。”
  其实这些话都是王斗胆编出来骗元宝的,一个临刑的监犯被绳子绑得牢牢的,四周又有那么多衙役看着,又怎样跑得了呢?王斗胆仅仅想让元宝死得安静些,少些苦楚,才想出这么个方法来安慰他……  (故事会在线阅览)

[page_break]

PART.3 出了件怪事
  
  王斗胆想到这儿,不由摇了摇头,又过了良久,马车总算进了盛京城,下车后王斗胆依照信上的地址,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元宝信上说的当地,那是坐落城西的一间杂货铺,运营一些日常百货等杂物,铺面不大,却规整洁净。
  王斗胆在铺子外面站了好半响,两条腿就像灌了铅相同,长这么大他遇事还从没这样犹疑过,眼下这事太玄了,不能不让他细心思量一番。最终,他一咬牙,一跺脚,推开了杂货铺的门走了进去。
  这间小铺子里边收拾得有条不紊,货台后坐着一个年青的女性,抱着孩子,嘴里哼着儿歌。那小孩看容貌也就两三岁,一只手摇着摇晃鼓,一只手拿着零食,小脸上一副甜美的笑脸,惹人爱怜。
  那女性见来了客人,匆促站起来,对王斗胆说:“先生想买点什么?”
  王斗胆四下审察一下,并没有看到元宝,他从怀里掏出那封信说:“我不买东西,我来找个人,是我的外甥,这是他捎给我的信,他大叫喊张大宝,小名叫元宝。”
  女性上下审察王斗胆,脸上显露一团喜色说:“你是舅公吧,我听大宝说过您,他正在后屋睡觉,您等一下,我去喊一声。”
  王斗胆看着女性对后边大声喊:“大宝,大宝,舅舅来了,你快点起来吧,舅舅来了。”
  
  女性喊着,王斗胆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这时从铺子的后门跑进来一个人,这个人边跑边喊:“真的是舅舅来了吗,真的是舅舅吗?”
  王斗胆向这人看去,不由吸了口凉气:这个人正是五年前被自己亲身斩首的外甥元宝,王斗胆感到头皮发麻,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元宝和五年前并没有太大差异,仅仅脸色苍白,没有一丁点血色,走起路来也轻飘飘的,就像脚后边没根相同。
  元宝一看到王斗胆,大声喊起来:“舅舅,舅舅,这些年你可想坏外甥了。”边说边箭步上前计划拉王斗胆的手。
  王斗胆心中正在发毛,哪敢让元宝拉自己的手啊,他匆忙退了几步,伸手指着元宝,半响也没说出一个字。元宝有些疑惑,他踌躇地说:“舅舅,你怎样了,你不认得外甥了吗?”
  王斗胆揉了揉眼睛,借着外面的阳光又细心看去,他发现元宝的背面有影子,这才从心底松了一口气,老人们都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元宝已然有影子,就必定不是鬼!
  
PART.4 说了个怪理
  
  元宝把王斗胆拉到铺子后院的房间中坐下,就叮咛媳妇出去买肉打酒,铺子也上了板,提前关了门。媳妇买回来酒肉做好菜端到桌上,爷俩便你一口我一口地喝起来。
  酒桌上元宝一再给王斗胆敬酒,王斗胆不敢推托,也不敢问终究是怎样回事,半斤酒下肚后,却是元宝先提起话头来,他说:“舅舅,外甥当年不走正路,杀了人,被判死刑,是舅舅救了我,外甥才能够活到今日,现在外甥现已学好了,再也不干违法的工作,这一切都是靠舅舅的协助,我才有今日。”
  王斗胆借着点酒劲看着元宝:“外甥啊,你当年终究是怎样从我的刀下逃走的,跑来了这儿?”
  元宝闻言一愣:“舅舅,当年不是你告知我,说县太爷一喊‘斩’字,你的刀举起来时,我就闭上眼睛,拼命向前跑吗?我听了你的话,在临刑的时分闭上了眼睛,心中想着,然后拼命地向前跑,没想到还真的跑出来了,我其时连头都没敢回,一路跑下去,不知道跑了多远,这才知道自己活了命,我也不敢回家,就来到了盛京,做起小买卖,娶妻生子,一呆便是五年,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说着,元宝伸出手来,摸了摸周围正在炕上游玩的小孩。
  王斗胆听到这儿时摇了摇头,这事说不通啊,他看了看元宝,又看了看正在服侍酒桌的女性,借着酒劲说:“外甥,这事不对啊。”
  
  元宝说:“哪里不对啦?舅舅。”
  王斗胆说:“外甥,我记住你当年底子没跑,我一刀下去,就把你的头砍掉了,血喷了一地,后来是你舅母给你收的尸,就葬在城西的山脚下,每年过节的时分我和你舅母都去给你烧纸呢。”
  元宝听到这话,脸色变得愈加苍白:“舅舅,你是说我当年底子就没跑?我现已被你杀了?”
  王斗胆点了允许:“千真万确,其时许多围观的人都看到了。”
  这时元宝的身体开端剧烈哆嗦起来,手里的酒盅也掉到了桌上,他指着王斗胆,大叫一声:“怎样会这样?怎样会这样……舅舅,原本你一向都在骗我!”话一说完,只见元宝整个人都瘫倒在炕上,遽然之间,他从头到脚居然都化成了一股浓浓的白气,喷散出去,不一会,炕上就只剩余一套空衣衫。
  王斗胆见此情形难免吓了一跳,他从炕上站起来,再去看时,那原本机伶心爱的小孩子也倒在饭桌旁,慢慢地化成了一摊血。
  王斗胆这时酒现已醒了一大半,他在炕上倒退了几步,双手扶住墙,喘着粗气。那女性看到面前的现象却没有任何紧张,她哀伤地叹了一口气说:“舅舅,当年你的一句话,原本现已救了他,现在又何须再提起来呢,他便是信了你的那句话,才靠着口气活到现在,你对他说了真话反而害了他,还有我这不幸的孩子,再过几年他就会长成一个人,现在……现在……”女性说着流着眼泪回身出了门。王斗胆愣了愣,追出门去看时,哪里还有女性的影子,只见院内的墙上站了只黑猫,对着他“喵喵”叫了两声后,跳出墙外,再没了踪迹……
  王斗胆连夜离开了盛京,回到家后他大病了一场,病好后辞去了衙门里刽子手的差事,整天坐在自家的小院里发愣,有人问他终究去盛京这一趟发生了什么事,他就瞪大眼睛对人家说:“人活一口气,人活一口气!”
  自此以后,再没人管王斗胆叫王斗胆了,而是改口叫他“一口气”。 (故事会在线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