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爸爸的赏罚

[新传说] 爸爸的赏罚

时刻:2009-12-28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 见见未来的爸爸
  

  大学毕业后,相楠和同在一个班的郑长宇确认了爱情联系。相楠是家里的独生女,家住北京,爸爸妈妈都是高干。而郑长宇则来自大西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关于他们的婚恋,很多人不理解,好在相楠的爸爸妈妈比较通情达理,见女儿对郑长宇一片痴情,也就默许了。

  眼瞅就到年末了,相楠提出要跟郑长宇回乡间春节,见见未来的爸爸。她知道,郑长宇母亲死得早,是他的父亲将他和妹妹拉扯大的。

  郑长宇一听,先是惊喜万分,可随即目光就昏暗下来,头摇得像摇晃鼓相同。他推说家里穷,吃住都不便利,怕冤枉了相楠。

  相楠见郑长宇严重的姿态,忍不住笑了,把头紧贴在他怀里柔柔地说:“你定心,我会像你相同爱你的家人……”郑长宇见此很受感动,便容许了相楠。

  通过几天的旅途奔走,相楠随郑长宇来到一个只要三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郑长宇的家,是一间矮小寒酸的土坯房,紧靠村南,他们推开寒酸的院门,一个白叟正弯着腰劈柴禾。郑长宇紧走两步,大声叫道:“爹,你瞧谁来了?”郑老汉一看儿子回来了,并且还带回个美丽姑娘,慌得一会儿丢掉斧头站了起来。相楠忙走上前,甜甜地叫了一声:“伯父!”白叟一见相楠叫他,手都不知往哪儿放了,仅仅“嗯嗯”地容许着,扭头冲着屋里大声喊道:“长慧,快点,你哥回来了……”话音未落,打屋里就跑出一个人,是郑长宇的妹妹长慧,郑长宇忙把相楠介绍给她,长慧乐坏了,一进屋就拽了床被子铺在床上,让相楠坐了下来。

  相楠尽管有十二分的预备,也没想到郑长宇家竟穷到如此境地。为了不使郑长宇和家人尴尬,她极力让自己和顺一点,直乐得郑长宇一家人嘴都合不拢了。
  
PART.2 哪受过这种冤枉
  

  第二天是年三十,吃过早饭,郑长宇给母亲上坟去了。相楠发现他们日子尽管过得穷,但忙起年来却挺乐呵的,特别是郑老汉,由于相楠的到来,乐得都不知道做点什么好了。后来,他从一个木箱子里拎出半桶油,让长慧弄了一点萝卜丝子剁吧剁吧,和上一些白面,在宅院里支起一口小黑锅炸起丸子来。

  一家人什么活儿也不让相楠干,可相楠看他们忙里忙外的,自己闲着很不安闲,就围前围后给他们打下手,这时长慧拿出一件衣服,关心肠说:“嫂子,别把你的衣服炝上油味儿,换上我这件吧。”

  听长慧称她嫂子,相楠欠好意思地笑了笑,换上了长慧递过来的衣服。

  相楠很快就学会了炸丸子,并且她独揽了这项活儿。尽管手忙脚乱的,但心里却挺快乐。炸完丸子,相楠先浇灭了火,又把院里的东西收拾到屋里,最终端起锅把炸剩余的废油往墙角的脏水沟里泼去。可她刚泼完,还没来得及直起腰,臀部就被人重重地踹了一脚,相楠站立不稳,向前抢了两步,一会儿扑倒在脏水沟里。

  相楠惊慌地回过头,郑老汉正横眉立目地站在她死后,大声骂:“败家子!有你这么过日子的吗……”见相楠眼里含怒,郑老汉直愣愣地盯着她,立时中止了叫骂,涨红着脸,大张着嘴巴,“啊”了好半天,却再也没说啥,仅仅站在那儿直抖双手。

  相楠长这么大哪受过这种冤枉!她气坏了,哭着从地上爬起来,已是浑身泥水,她也顾不得了,胡乱地划拉了些自己的东西,流着泪气就往外走……

  郑老汉急得直跺脚,语无伦次地说:“这、这、闺女,你别走,听、听我说……”说了些什么,相楠一句也没听清。在自己家里,相楠尽管很少干家务活,可她见过保姆炸东西。炸剩余的油向来都是倒掉的。她恨自己到底是吃错药仍是打错针了,竟来到这么个小气人家。此刻,她恨不能立刻脱离这个鬼地方……

  长慧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跟着追了出来,拽着相楠不让她走。就在此刻,郑长宇也回来了,忙问出什么事了,相楠仅仅哭着要走,什么话也不听,什么话也不说。郑长宇只好追着相楠出了村,陪着她坐上了返程的火车。 (故事会在线阅览)

[page_break]

PART.3 爸爸的一块心病
  
  回到北京,相楠对郑长宇说要重新考虑他们之间的联系。郑长宇落泪了,他说,他们村的人家,穷得底子买不起油,都是吃攒油。

  相楠猎奇地问:“什么是攒油?”

  郑长宇说,他们村的人家每天都勒着腰带省粮食,省出点粮食或许小鸡下个蛋什么的,都拿到集上换点豆油,然后把油攒起来,家境好一点的人家一年能攒个十斤八斤的,藏着春节炸点丸子啥的。他们村有个习俗,春节供奉祖先必须有油炸物。炸剩余的油就留起来做来年一年的吃菜油,家家都是这样的。
  
  听了郑长宇的话,相楠心里有些酸楚,没想到,自己倒掉的是人家一年的吃菜油。又一想,便是这样郑老汉也不该踹她呀,自己毕竟是未过门的儿媳妇,无论如何也不该这样对待她。相楠爱郑长宇,但一想到郑老汉踹她那一脚,心里就特别不爽快……

  这天郑长宇来找她,一进门,他就给相楠跪了下来,哭着说他的父亲病得很重,妹妹来信说他特别想见见相楠,要不死不瞑目!

  相楠暗暗吃惊,郑老汉那么结实的身子,才一年的时刻,怎样就快要死了!说心里话,她真实不想再见到那个粗野的老汉,但在郑长宇的苦苦哀求下,她心软了,容许了再跟他回一次乡间。

  郑老汉躺在破床上,已是瘦得皮包骨头,一脸的菜青色。他一见相楠来了,登时流露出惊喜的神态,喘息着说道:“闺女,那天,你穿了长慧的衣裳,我看错了眼,以为是长慧那丫头浪费油,才踹了那一脚。我要知道是你,打死我也不会那么做啊,你来了好,我向你道歉!”郑老汉说着,眼里滚着泪水,挣扎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

  原来如此!相楠忙上前按住郑老汉不让他起来,紧紧攥住他枯瘦粗糙的手,呜咽着说道:“老伯,是我欠好,道歉的应该是我……你得的什么病,赶忙治,缺钱有我呐!”

  相楠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长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爸爸的病,都是他自己弄的,他有一年没吃油了……”

  相楠和郑长宇忍不住大吃一惊,匆促诘问是怎样回事。长慧说,自从上一年相楠哭着走后,爸爸就特别愧疚,总是在责怪自己,他时不时地敲着脑门骂自己混蛋。一开始,家里没有油,炒菜底子不放油,不久哥哥寄钱买了油,爸爸也坚决不吃,他便是用这种方法来赏罚自己,向相楠表达悔过之情……

  相楠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哭着说道:“爸爸,你快快好起来,我们还炸丸子吃,我给你炸,我再不会把油泼了……” (故事会在线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