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奇特的魔衣

[海外故事] 奇特的魔衣

时刻:2010-08-08 来历:admin 点击:

  一天晚上,在一次私家款待会上,约翰结识了一位男人。

  那男人仪表堂堂、风姿潇洒,显得极有教养,仅仅神态好像有点儿郁闷。看到他穿戴一套富丽的衣服,约翰感到非常别致,所以问那男人是谁为他成衣的这身衣服。

  那男人诡秘地一笑:“那是一个奇才,他叫科尔蒂塞拉,住在费拉拉街十七号。不过,简直没有人知道他,由于缝制衣服,他仅仅心血来潮时才华干,而且他只招待为数不多的几个顾客。假如你感爱好,虽然去试试好了。”

  约翰果然来了爱好:“收费很贵吧?”

  男人却摇摇头说,他这套衣服是那奇才三年前给他做的,但时至今日,那人还没有给他寄过账单、要过一分钱,他也正疑惑哩。

  第二天,在费拉拉街十七号,约翰找到一幢毫无特征的房子,见到了科尔蒂塞拉。这是个小个子老头儿,头发乌黑,像是染过的。老头儿好像对约翰的来访很快乐,约翰向他解说自己是怎样获悉他的地址的,接着夸他的手工,最终,请他替自己也做一套。

  约翰选了一段灰色的高档料子,紧接着科尔蒂塞拉给他量了尺度,而且自动提出乐意到他家里来替他试装。不过让人古怪的是,约翰问那老头儿价钱,他却闪烁其词地说:“不急,不急,你先穿穿再说。”

  几天后,衣服做成了,约翰对着镜子试了试,觉得很满足,他问科尔蒂塞拉多少钱,老头儿再一次诡谲地笑笑:“过几天,咱们再谈价钱,好不好?”约翰再一次感到古怪:莫非老头儿想白送自己一套衣服不成?

  这天,约翰穿戴这件新衣上班了,出于习气,在上衣右口袋里,他是不放任何东西的,证件也总是放在左面口袋里,可是,当两个小时后,他无意间把手伸进右边衣袋时,却感到里边有一张纸片,拿出来一看,里边竟是一张一万里拉的钞票!约翰登时一愣,能够必定,这张钞票绝不是自己放进去的,由于上班时,他一般是不带这么多钱的。

  约翰取出票子,对着天空照了照,又跟其他钞票进行了比较,一点不假,一张名副其实的真钞!会不会是这么一种情况:有一位顾客到科尔蒂塞拉家去预付工钱,其时刚好老头儿身上没带着钱包,为了不把钞票就这么随意乱搁,就顺手把这张钱放进了挂在衣架上的这件上衣口袋里?

  约翰作出这么一种判断后,便按铃叫女秘书,想给科尔蒂塞拉写张条子,把这笔不属于自己的钱还给他,而女秘书开门进来后,约翰鬼使神差,握着钱的手又放回了口袋。

  女秘书问道:“你怎样啦,先生?不舒服吗?”此刻,约翰的脸色已像死人相同苍白,由于在口袋里,他的手指又触到了另一张纸片的边际!

  “没、没什么……”约翰说,“仅仅有点儿头晕,近来常犯……我本想叫你打一封信的,算了,今后再打吧。”

  女秘书出去今后,约翰把口袋里那张纸片掏了出来,竟又是一张一万里拉的钞票!约翰又试着摸了第三次,成果,又掏出来第三张票子!约翰的心不由一阵猛跳,一时感到脑子里空空荡荡的,好像自己浑浑噩噩被带进了一个童话般的国际,那是一个讲给孩子们听的、没有任何人会信以为真的奇特国际。
  
  约翰托言不舒服,离开了办公室。回到了家里,约翰关上了房门,放下窗布,开端尽快地把票子从那好像取之不竭的衣袋里一张接着一张地往外掏。他的神经严峻到了极点,生怕什么时分,这种奇观会忽然间断。他原本计划干一个通宵,弄它几十个亿再罢手的,可是,干了一瞬间,他就感到现已筋疲力尽,再也支撑不住了。

  此刻,约翰的面前现已堆起了令人惊奇的一大堆钞票,为了防止让任何人察觉,他倒空了一只装毛毯的旧皮箱,把票子清点成一扎一扎的,放了进去。约翰数了数,整整五千万!

  第二天清晨,约翰醒来看了当天的晨报,报上有一条夺目的新闻:《昨夜发作掠夺案》,这则音讯简直占了整整一个头版:一家银行备有装甲小货车,在各分行转了一圈,收进了当天的现款预备送交总行的时分,在帕尔马诺瓦大街遭到四个强盗的突击,现金被掠夺一空。当差人赶到出事地点,其间一名强盗为了夺路逃逸而开了枪,一个无辜的行人惨遭不幸,特别使约翰震动的是,那笔被盗现金的数字不多不少,恰恰是五千万,正是昨夜他那笔钞票的数目!有这么巧的事儿,这让约翰有些困惑,也有些茫然。

  欲壑难填,当天晚上,约翰又干了起来。这次约翰安静多了,神经也不那么严峻了,在前次财富的基础上,他又增加了一亿三千五百万。

  那天晚上,约翰怎样也合不上眼睛,他要揭开一个隐秘。

  天刚发亮,他就从床上一跃而起,穿上衣服冲出门去买报纸。一看报纸,约翰又惊呆了,报上,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由于油库着火,引起一场严峻火灾,把经克洛罗大街正中一段的一幢大楼简直悉数吞噬,楼内一家房产公司装有一亿三千多万现金的保险柜也付之一炬,救火时,有两名消防队员以身许国。

  约翰惊呆了,他忽然悟出一个现实:每次他从上衣口袋里弄出一笔来路不正的钱,国际上就会发作一同伴随着苦楚的丑行。他那上衣里边的钱,满是来自罪恶,来自鲜血,来自失望,来自逝世,来自阴间!

  可是,约翰从心里觉得自己没必要承当这方面的任何职责,他心安理得、情不自禁地一次又一次将手伸向那只衣袋。不多久,约翰就买下了一幢宽阔的别墅,搜集了一批贵重的绘画,出门以奢华的轿车代步。他离开了原先的工作岗位,开端在不可胜数的绝色佳人的陪同下周游国际。

  其间,曾发作过一件更古怪的事:约翰打电话给那位成衣,想问问他账单的事,没人接;他又去过费拉拉街,但有人告知他,老头儿已移居国外,到一个人所不知的国家去了。约翰找不到科尔蒂塞拉,只得作罢。

  就在这时,约翰又听到一个震动的音讯:一位居住在榜首大街公寓里的老太太挑选煤气窒息而自杀了,而她居然便是自己的母亲!老太太的自杀,是由于她头天晚上才取回来的三万里拉的退休年金不知去向,更为震动的是,这笔钱,刚好转到了约翰的衣服口袋里!

  看到母亲的离去,约翰震慑了,他感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为了不至于在深渊里陷得更深,他要脱节这件上衣!可是,这件上衣又绝不能落在他人的手里,不然,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还会持续。

  这天,约翰驱车来到阿尔卑斯山一座偏远的峡谷,他把车子停放在野草丛生的一块坡地上,然后,向山上一片小树林走去,那儿空无一人。

  约翰来到一片砾石滩,在两个巨大的岩石傍边,他从提包中取出那件可憎的上衣,浇上汽油,点上火,不一瞬间,就将那件衣服烧得只剩一些灰烬。
  
  约翰走到了谷底,此刻,他感到很宽慰,由于他总算能够解脱了,而且仍然很富有,可是,当他走到坡地上时,惊诧地发现自己的轿车不见了,当他步行回到城里,发现他那幢金碧辉煌的别墅也渺无踪影了,在它本来的方位,只要一片荒芜的草地,竖着一块“市镇公地、待售”的牌子,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巩固健壮的保险柜里为数惊人的成捆的钞票全都不知去向了,旧皮箱里,满是尘埃,此外便别无他物了!

  所以,约翰只好艰难地重新干起活来,凑合着打发日子。

  古怪的是,全国际的人,竟没有一个人对他这次出人意料的破产表明惊诧。

  总算有一天,约翰的门铃短促地响了起来,打开门一看,门外竟站着那位神气活现的成衣,他笑眯眯地说:“先生,我想,咱那笔上衣的账该了断了吧?还有,要不要重新做一件衣服?”

  约翰手足无措—还要再添一件魔衣吗?(故事会在线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