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谁是首富

[新传说] 谁是首富

时刻:2010-09-20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石头翻身

  有句话说得好:石头也有翻身日,冬风总有回南时。陈村的陈二蛋曾经是个穷光蛋,有一回经商赔光了成本,只穿戴一条裤衩逃回陈村,成为一时的笑谈。

  打这起,陈二蛋就咬破手指发了誓,这辈子必定要成为全镇最有钱的人。这不,才几年光景,陈二蛋的生意越做越大,摇身一变,成了全镇榜首个进军县城并且站稳脚跟的老板。

  这天,陈二蛋的三叔进城买碾米机,不料忘了带钱,就找到侄儿先借上两千块。陈二蛋一听,二话不说,刷就扔了两千块给三叔,大手一挥说:“拿去,拿去!别提借字,多刺耳,就当是我贡献您的!”

  陈二蛋还带三叔上了大饭店。他有意摆阔,点了一大桌子菜,把个没见过大局面的三叔吓得两眼发绿。三叔小心谨慎地问侄子:“二蛋呀,你现在这份家业究竟有多大?”

  陈二蛋假装掉以轻心的姿态,说道:“咳,能有多大?两三百万吧,还不可啊。”三叔一吐舌头:“乖乖,你三叔十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啊!”

  陈二蛋听了心里乐滋滋的,拍着大腿说道:“想过去,全镇十大穷光蛋必定有我陈二蛋一名,现如今全镇数得着的有钱人,怎样也得算我一份吧?”

  “嗯!”三叔想了想,垂头啜了一口酒,又说,“二蛋,凭你这身家,全镇至少也得排第二。”

  陈二蛋一怔,他还满以为,三叔必定会说自己是全镇榜首呢。陈二蛋笑了笑问三叔:“那排榜首的是哪个?”全镇有头有脸的大老板他都熟,是收买褴褛的李大嘴?是做木材生意的黄四狗?仍是那个包工头杨扒皮?

  陈二蛋每点一个老板,三叔就摇一下头:“都不对,你必定猜不到,告知你吧,全镇最有钱的人是何村的何木瓜,身家至少这个数,”说着,三叔撑开一只巴掌晃了晃,“五百万!”

  “何木瓜?”陈二蛋“扑哧”一下笑作声来,“哈哈,何木瓜!”咋的?这何木瓜他太熟了,是他一个高中同学,不开店,不摆摊,早几年听提到广东打工去了。就在大前天,还灰头土脸地来城里,找陈二蛋借两百块钱买化肥。这才多久呢,就有五百万了?

  陈二蛋大笑着说:“何木瓜要是全镇首富,那我便是全球首富了!”

  三叔却一脸认真地说:“你别不信,我们镇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这家伙有五百万。”

  陈二蛋知道三叔不会说假话,但仍是半信半疑:何木瓜真的有五百万?那他找我借钱,算是什么意思?

PART.2深藏不露

  陈二蛋心里不痛快了好几天。这天他正好有事儿要回镇上,开着车通过何村时,脑子里忽然蹦出何木瓜的姓名。他就把车开进了村里。 - 故事会在线阅览

  找到了木瓜家,陈二蛋昂首一瞧,眼前的房子又破又烂,开门进去,只见屋里处处烟熏火燎,桌上摆着一碗咸菜,有几只苍蝇围着乱飞。陈二蛋不由得捂紧了鼻子,眉头也皱了起来,这像个有钱人家吗?

[page_break]


  正想着,木瓜打里屋出来了。陈二蛋解说说路过这儿,想来看看他。木瓜忙不迭地要烧水煮茶招待他,陈二蛋说:“你别忙了,我立刻就走。”说着,拍了他一下膀子,“好你个木瓜,深藏不露啊,敢情我才知道,你是全镇首富,五百万财主!”

  木瓜怔了一下,老实地搓着手说:“那也比不上老同学啊!”

  陈二蛋说:“你太不行哥们了,连我也瞒着!”木瓜挠挠脑袋,一脸困顿:“咳,没、没什么好说的,不便是五百万嘛……”

  陈二蛋心里一惊:天啊,听他的口气,五百万仍是个小数目!他不想再呆下去了,回身要走。

  “等等!”木瓜大呼小叫地追出来,手上捏了一把钱,“你来得正好,这两百块还给你,以免我再跑一趟了。”

  陈二蛋一看傻了,竟满是一张张五块、十块的零钱,并且每一张都褴褛不堪,他瞪着木瓜问:“何老板,这是啥意思?”

  木瓜一愣说:“还你钱呀,我找你借了两百块钱,你不记得了?”

  陈二蛋哪能不记得,可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人还。他真实摸不透木瓜的意图,一把接过钱就走:“那好吧,横竖你比我有钱多了。”

  上了车,陈二蛋狠狠地一拳打在方向盘上,心里再次暗暗立誓,必定要超越何木瓜,做当之无愧的全镇榜首富豪!尔后,陈二蛋跟何木瓜较上了劲。

PART.3争强好胜

  一天,陈二蛋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他八十多岁的老爹中风了,卧在床上起不来。陈二蛋急仓促赶回村,在家端屎端尿伺候了几天。

  第四天一早,城里忽然来了个电话,有个大客户要来跟二蛋签一份合同。陈二蛋听完电话乐坏了,他跟家里人说了一下,拿起皮包仓促就要出门。

  三叔一把拉住他:“二蛋,你爹这个姿态,你咋能走哟?”

  陈二蛋不耐烦地说:“你们不知道我这笔生意有多大,我爹这儿,给他请个人吧,多少钱都行。”

  三叔说:“亲生儿子,那是能花钱买来的吗?”

  二蛋皱皱眉头,掉头就走了出去,刚要上车,三叔从后边追了出来:“二蛋,等一下!”

  陈二蛋坐上车,一边发起,一边探头问:“什么事?”

  三叔大声说:“二蛋,你成不了全镇榜首!”

  陈二蛋愣了愣,顾不上理睬三叔的话,开车走了。回到城里,很顺畅地签好了合同,然后又跑了一趟外地。没想到这一忙,就接连几个月都没回去,只往家里捎了几回钱。

  这天,陈二蛋忽然接到家里的报丧电话,老爹现已逝世了,二蛋大吃一惊,仓促回到家一看,家里现已在办后事了。陈二蛋从皮包里掏出十万块交给三叔,叮咛他必定要把爹的后事办得风风光光的。

  三叔接过钱,伤心肠说:“你爹临走时,还想念着你的姓名呢,你爹就你这一个儿子,走的时分儿子还不在床前,说不过去呀!”

  陈二蛋一听有点生气了,挥挥手:“甭说这些了!”三叔一步三叹地走了。

  处理完了老爹的后事,陈二蛋又立刻回到城里,全身心扑到了他的生意上。

  一眨眼过了两年,陈二蛋的身家现已打破千万大关了,放眼全镇,找不到一个能够跟他混为一谈的老板。至于那个何木瓜,这两年一向默默无闻。

  这一天,陈二蛋兴冲冲地回村,特意请三叔过来喝酒,喝到几分醉意,陈二蛋把筷子一放:“三叔,现在我这身家在全镇能排第几呀?”

  “第二!”三叔“咕嘟”吞了口酒,抬起头说,“榜首仍是何村的何木瓜。”

  陈二蛋一惊:“那何木瓜现在有五千万了吧?”三叔一晃脑袋:“没有这么多,他便是五百万。”

  陈二蛋哈哈大笑,可没等他说话,三叔又道:“二蛋,你便是有一亿的身家,人家何木瓜仍是排榜首!”

  陈二蛋哼了一声,说:“什么全镇榜首,我看他连五百块也没有!三叔,我跟你打个赌,我和他每人拿出五十万来筑路,我确保他拿不出来!”

  三叔一听,两眼放光:“真的?”

  “真的!”陈二蛋仗着酒气,一拍桌子,“我就不信,他能拿出五十万!”

PART.4水落石出

  第二天一早,陈二蛋就去找木瓜了,到那儿一瞧,不由得乐了,木瓜家仍是那几间寒酸老屋,屋里又脏又乱,桌上摆着一碗咸菜。

  何木瓜见老同学登门,忙着烧水煮茶,这一次陈二蛋不推托了,坐下来渐渐阐明来意。

  何木瓜听了,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老同学,你在开我打趣吧,我哪有五十万啊,五十块我还得去借哩!”

  陈二蛋一笑,说道:“何老板,你不是全镇首富嘛,五百万里拿个五十万出来修筑路,谋福全镇大众,值得啊!”

  何木瓜瞪着眼在陈二蛋脸上左看右看:“老同学,你是跟我说真的?”顿了一下,何木瓜猛地一拍脑门,“我理解了,老同学,敢情你真的把我这五百万确实了!”

  陈二蛋摇摇手说:“甭说废话,你究竟有没有五百万?”

  何木瓜嗫嚅着说:“有……咳,仍是没有,这么着吧,我让你看看!”说着,木瓜动身进里屋拿了一张小纸条出来,递给陈二蛋,“我这五百万就在这儿了,可这钱不能花!”

  陈二蛋一瞧,清楚是一张彩票嘛,他疑问地看了又看,不理解。

  何木瓜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老同学呀,看来你是真的不清楚我这五百万的来历啊,跟你说说吧……”

  本来,何木瓜几年前在广东打工时,买了张彩票。开奖前一天,他老娘突发急病,他接到电话立刻赶回家。半路上,木瓜从报纸上看到了开奖音讯,没想到自己竟中了特等奖五百万。可那时他专心想着回家,就顾不上折回去领奖。到家后,他日日夜夜在老娘床前伺候,底子就把领奖的事忘一边去了。等老娘彻底康复了身子,这才想起去城里领奖,可人家告知他,领奖的期限已通过了,这五百万也就没了。

  没办法,何木瓜只好把彩票留着作个留念。没了就没了吧,这事不知咋的就传开了,我们都说他是全镇最有钱的人,身家五百万。他知道他人都是带着说笑的意思,他这人也和顺,从不放在心上,哪曾想,陈二蛋竟然确实了。

  陈二蛋听罢,握着彩票的手指竟莫名地抖了几下:“木瓜,这、这……五百万啊,你……你其时要是……”

  何木瓜挠着头,呵呵直笑:“五千万也没用呀,就当没中吧,横竖我觉得自己没做错,钱再多也比不上给我娘尽孝吧。”

  陈二蛋听着,心头猛地一颤,羞愧地闭上了眼睛。

  何木瓜拍了拍他膀子:“老同学,咋的啦?咳,我要是真有五百万,我必定会容许你……”

  “不必说了,”陈二蛋飞快地擦了一下眼角,“我现在全理解了,为什么三叔一向说你是全镇首富,他说的没错呀,你永远都是榜首!那五十万,我替你出!”(故事会在线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