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888赌场官方网站> 这不是小说,为什么我是主角?

这不是小说,为什么我是主角?

时间:2010-10-21 来源:admin 点击:

  我也不奢望有什今天是悲哀的倒计时,我该用什么来祭奠这样的无声而又戏剧的结局。突然的像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生命戛然而止、剩下灵魂在一旁艰难的哽噎与叹惜…………

  应聘并不如想像的一样顺利,但是我并没有灰心,因为有*的安慰,至少我不会放弃与止步。机械般的迈着麻木的脚步。

  或许此刻我已经失去了叫*这个字的资格。简单而又嗳昧的卷舌音此时读来竟是那么的苦涩。觉得视线中的一切都开始在晃动。腿像是灌了铅似的。积攒在胸口的绞痛像浓墨一样化开。头沉到肩膀似乎无法负担,上一秒还停留在嘴角的浅笑还来不及撤就凝固起来。看到短信的那一刹那,所有的花在我眼里都暗淡起来。而我像潮水退去后裸露的石头一样,空落落的。

  我的心已收不回来的时候,告诉我呵呵,我们朋友。觉得被小口咬噬着,蚕蚀的只留下来装你的地方。而你却告诉我你的心已经被蛀空,而那在里面筑巢的毛虫不是我。还抱着一丝期待续写这样的话,她却竟要扔调我送给她的日记本,瞬间一切都支离破碎…。

  我为着她找着千万种的理由与借口告诉这不是那个善意而又受伤的她。那样,欲言又止、从我身上翻出所有的缺点来告诉错在我的不是里,认为这是那样的一场预演叫做时间。说服自己短信不是她发的,而一通电话突的茫然起来,一切都开始遥远。留指甲的人从不懂得如何伤害别人,可是自己呢?看着它陷入肉里,可是再也不能够握住哪怕一缕情丝,像血一样从指缝里渗出摔在地上,跌的粉碎。干涸的路面毫不介意这样的恩赐。饥渴的吸干水分,留下一朵不为人知暗红的花。

  撞开拦在地下入口的人,躲进那个幽暗而又冰冷的墙角。手机有些发烫,换了个耳朵。事实却还没换,胸口的匕首是她什么时候摁入的,只有血流而不见凶手。这样的理由牵强的让我无法信服。再次拨通电话,那嘟嘟的声音就像迷失在遥远而又无尽黑暗中,心里还有些奢望。听到的是男孩的声音,或许这样的天气不应该有雷的是吗?地上的太阳朝我咧开嘴笑,那么的难看,呼吸牵动着伤口,才发现两条错开的线扯的很疼

  巡警走下来,看着我什么都不说,可是我希望他说些什么的。那样我可以告诉他一个小说里的故事不用去看那些书的。跌撞的走上地面,似乎丢失了什么东西再也找不回来拉。清空了短信箱,那种空是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添补不上的,再回首,黑暗面前似乎要将我兼并,我的心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在这样陌生的城市。突然觉的"家"这个字有多重。或许也只有那里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掂念,还有挂牵。一直都装饰着自己的心不让她看见,我的郑重轻如鸿毛,被凿空的心承担不起她的对不起,公交过了一辆又一辆,我的视线凝固在渐暗的天空。那里曾经有一段电波属于我的。。。。。。泪终究没有掉下来,因为那我都不配。哀,莫大于心死。这样似乎就应该结束,我看不到表情。一遍遍看着,看到眼睛有些倦。让自己像一个被处理的货物一样塞进公交车里,闭上眼,她没晃走,记忆却打翻拉。有些液体突破了兀自坚强的封锁。睁开眼,什么都视而不见。

  那是一个花店,熏衣草滋长爱有不能的想念,不久前我仍想和你从小吃街头吃到街尾的画面,倨说今天应是下雨天。

  可惜天不随人愿,我后悔了,我后悔了。尽管在这之前我祈祷了几遍,别让天气预报的应验,只想走着,在雨中。雨最终没下,止不住的思念,可惜都看不见,彼此的天空是不是都有想念?

  拉环被拽的一阵哏咽,遥望着终点。没有一份属于我的,曾经是个伤心的字眼。

  楼梯口处我停了下来,阵阵的寒意缓缓地也没过头顶,挣扎的喘息只是凭添感伤的白气。

  世上最凄絕的距離是兩個人本來距離很遠,互不相識。忽然有一天,他們相識,相愛,距離變得很近。然後有一天,不再相愛了,本來很近的兩個人,又變得很遠,甚至比以前更遠,告诉自己连陌生人都不如,一遍遍思索着她室友的话,不方偏去厕所而和那个男孩逛街与那喧闹的场景。我知道自己不相信,就像溺水看到最后的一根麦管。我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这不是小说,我不是主角。心都荒凉起来,窗外是弥散的黑,有烟花很抚媚,打开窗,风呼呼的往里灌。烟花未燃完的余迹是瞬间的华丽。可是再也没有人一起叠起落寞后唯一的一件糖衣,编成手链,这一刻不尽妩媚还有凄美

  原来彻夜难眠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什么都听不到。只剩下心跳"扑","扑"一次次将那属于回忆的血液输送。。

  告诉自己闭上眼,这样会好过些,想哭。

  可惜泪好像干涸的小河一样,涩涩的疼,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雷阵雨。尽它最后的努力,赶上最后的散场,有些害怕睡着,怕她会闯入我的梦中,可又是都么希望这是一个梦,一个永不醒来的那种,觉的伤口的绷带被扯开。不知道她怎么样。我这个角色或许不配再有想念,连提及都颤抖,不知道怎样睡过去的
我想你,当城市都还没醒。

  醒来天犹未明,那种昏暗,洁白的天花板,仿拂也在嘲笑我。好难过,为什么我哭不出来。

  将眠欲眠的时候,心跳又将我唤醒,暂转难眠之际突的希望还有些什么的,不死心的看了遍短信,直到眼睛发疼,宛若在温水浸泡的伤口窗外的天却逐渐明了,对面人家院里的花树依旧开的那么绚烂,但觉的太美。雨后的花树下散落着零星的淡红色的花瓣是夜里撒落的残妆

  木然的看着窗外,或许再也不会有交集。我亲手埋葬心的手很沉重,尽管它是那样的轻,连这样的风都经不起,爱。是一声叹息。就样消矢在眼际,不用回头我想它已经找到了它的归属音乐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起床梳洗罢,没有勇气去看镜中人,那是狼狈的我。转身都来不及,额头也烫了起来,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谁又会在乎?

  想找出几个理由来吊唁这样的结局,但是第一个不信的是我,那样为她或为我肤浅的借口和窗外的天一样单薄而又惨白。记忆有些模糊,朦胧起来,似乎是雨水打湿后的镜头,摇曳中的脑海是一张陌生人的面孔,仿佛才认识一样。忘记这样的词是否真的可以,时间从来不扶平伤口。它只将它风干,等待下次湿润之际的铭刻或许我只配等待,守候一份遥不可及的未来。窗外]什么都不剩了,唯有打开的窗户哆嗦着,风依然凌洌,只是我已不在窗前。。。

  这不是小说,为什么我是主角?回不去了?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