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老人和蛇》,新版农夫和蛇的故事

《老人和蛇》,新版农夫和蛇的故事

时间:2011-02-28 来源:admin 点击:

  寒冬的早晨,霜如雪。一个老人早上晨练时在公园一角和一条冻得无力动弹的蛇相遇。看到老人,蛇眼前一亮,欣喜又激动地和老人搭讪:“早上好,老人家。看到你真高兴,看来我很幸运,而您就是我的幸运之神。”

  老人淡淡地笑着,说:“伙计,先别忙着说好听的,我不会救你。”蛇满脸陪笑地说:“您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的确是身陷困境需要救助,我希望您能搭救我。我相信您一定是一个有菩萨心肠的善心人,您不会见死不救的不是吗?”

  “不,伙计,还是先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老人离蛇不远不近地站着,“从前有一个农夫看到一条像你一样快要冻僵的蛇,他心生怜悯就救了那条蛇,结果他被复活后的蛇反口咬死了。听着伙计,我可不希望让蛇来结束我的生命,所以你别指望我会救你。”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蛇显得很哀伤,“真为那位农夫感到悲伤,更为我们蛇族有这样的败类而愤懑。但我不是毒性,更做不出那样卑劣的行径,请您相信我。并且如果您救了我,我会报答您的。”

  “报答?”老人笑了笑,“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倒是蛮有趣的,你说说看,你能怎么报答我。”

  蛇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实话跟您说吧,我不是一条普通的蛇,我是被人收养了当宠物养的……”

  蛇唾星四溅地说到这,老人的笑声将它打断。

  蛇陪着干笑了两声,问道:“您肯定是不相信我的话是吗?”

  老人半晌才止了笑,说道:“伙计,我看出来你能说了,但我没想到你这么能说,你这说得也太离谱了吧?有谁会拿蛇当宠物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有什么稀奇的,”蛇说,“这叫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连芙蓉姐姐这样的人都能在网上大红大紫,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我跟您说我可不是在骗您,我真的是被人当宠物养的,而且收养我的老奶奶可不是平凡人物,她是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您都不知道她有多疼爱我,她说她对她的儿孙都没这么好。现在她一定在很焦急地满世界找我,如果您救了我再把我送回去,她一定会重谢您,我保证她给您的酬金不会少于十万。” www.ig2t.net

  老人淡淡地笑,不说话。

  “怎么,您对钱不感兴趣?”蛇不无意外地问。

  老人淡然地说:“我这都快给自己的人生画句号的人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再说我也不是贪财之人。”

  蛇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老人说:“您真是高风亮节,如果您入官场,一定是个受爱戴的好官,我真为您感到遗憾。那我们换个话题怎么样?我知道你们人类现在正在闹经济危机,找工作比让人吃狗屎都难,请问您的子孙有没有没有工作或者工作不称心的,如果您救了我我可以让我的主人安排很好的工作给他们,这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一定做得到,请您相信我。”

  老人依然不动声色。

  蛇迷惑地问:“难道您子孙的工作个个都称心如意吗?”

  “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他们应该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去收获幸福,而不是靠别人的帮助,不然是不会长久的。”

  “您说的也有道理,那……”

  “别再费唇舌了,说再见吧伙计,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老人说着转身要走。

  “请您等一下……”蛇几乎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大声地说,“请允许我再问您一个问题,好吗?”

  老人犹豫片刻收回迈出的步子,算是默许了。

  蛇说:“请问您的老伴还健在吗?”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老人有些意外。

  “请您先告诉我答案,然后我再告诉您我的理由,好吗?”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我的老伴去年就已经去世了。”

  “那我真为您感到悲哀。”

  “什么意思?”

  “您知道人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那就是活到老年,老伴没了。有句话说得好,少年夫妻老来伴,到了老年正是夫妻相互依靠和怜惜的时候,突然走了一个,那对另一个来说不是一种悲哀吗?如果儿孙再不懂得多加关爱,那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您认为我说的对吗?”

  老人认真地打量了蛇一番,深有感触地说:“你懂得这么多真是我始料未及的,你的这些话算是说到了我的心坎儿里。你知道我为什么坚持早起晨练吗?我并不奢望自己能益寿延年长命百岁,我是希望身体好些,我害怕生病,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最需要关爱的时候,我真担心有一天我病倒在床上了儿孙们不能近前守护,那样就真像你说的太悲哀了。” www.ig2t.net

  “我完全理解您心里的苦,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的主人也是丧偶的老人,而且她的子女对她的关爱很少很少,她平时在家里的时候连说话的伴儿都没有。也许正因为这样,她才这么宠爱我,甚至把我当成她的精神寄托,她说过如果有一天连我也没有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所以现在她一定像疯了一样满世界地寻找我,我都不敢想象她该急成什么模样了。”说到这,蛇泪眼婆娑,“老人家,您也是一个孤单老人,我相信您能理解我主人心里的苦,你忍心看她跌入更痛苦的深渊吗?如果您不忍心,请您救救我,您救了我就等于救了我的主人,两条命求您成全。”

  老人沉默了一下,毅然地走过去抱起了蛇,说:“走吧,伙计,告诉我你的主人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蛇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它故意地喘着粗气说:“真是太谢谢您了老人家,不过刚才和您说了这么半天,我恐怕没有力气了,哎呀,我一真的点力气都没有了……”

  “那就先让我把你暖过来吧。”老人说着在旁边的长椅坐了把蛇放进温暖的怀里。过一会儿,老人突然感到胸口剧烈地疼,他一哆嗦,蛇从他怀里滚了出来。老人瞬间明白了这么回事。

  蛇异常麻利地爬出几米开外,然后回过身乐得龇牙咧嘴地说:“老家伙,很荣幸地通知你,你被我忽悠了。”“畜生……”老人脸色煞白,汗珠直滚。

  “您这是在骂我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原本就是畜生。老家伙,再告诉你一个更糟糕的消息吧,我是一条有剧毒的蛇,没人能救得了你,你很快就要去阴间报到了。说再见——不,说永别吧,伙计,你可不能全怪我,谁让你中了我的招儿呢。”蛇说完,吹着口哨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