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真情老白干

[新传说] 真情老白干

时间:2011-10-07 来源:admin 点击:

  在大青山附近有一片林场,为了防火防盗,人们很早就在林子边盖了一问小木屋,安排了一个人常年住在那里做守林员。

  这天,原来的守林员突然被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老头。那老头是派出所李所长带来的,六十岁开外,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镇上的人谁也不知道。

  老头是一个很勤快的人,对工作特别认真,一上岗就闲不住,总在林子里巡逻,一转就是一整天。还别说,做守林员的第三天,他便发现了一处火患——在林子深处突然冒起一缕细细的青烟。老头回去提起一把铁锹,循着冒烟的方向就钻进了林子。

  这片林子很深,里面的地形相当复杂,据附近镇上的人说,20年前,这里曾有个叫王虎的人,他的酒量远近闻名,喝三五斤白酒不醉,有一次,他酒后闯下了大祸,扔下老婆孩子,钻进了这片林子就再也没出来……

  老头找到了冒烟的地方,发现那不是自然起火,而是有人在那里点了一堆干柴。老头在附近转了一圈,没见着人,喊了几声,也没人出来,就拿起铁锹铲灭了火。正准备离开,老头突然发现地上扔着一只被烤得焦糊的山鸡,他捡起来,离着鼻子还挺远,就闻到一股恶臭。那是一只死山鸡,显然是有人烤了后发现不能吃,才扔掉的。老头叹了口气,摇摇头,四下里看看大声道:“想吃东西的话,明天一早来这里吧!”说完提着铁锹出了林子。

  老头没有食言,第二天一大早就带上两个馒头,又去了那地方。可是,等到了中午,他一个人影也没见着,于是就吃掉了一个馒头,将另一个架在树权上,背着手回去了。

  第三天,老头又来了,同样带了两个馒头。他看到架在树权上的那个馒头不见了,微微一笑,又坐在那里等起来。等了大半天,还是没人出现,不过老头明显地感到有人在暗处盯着他。老头吃掉一个馒头,又在树杈上架了一个,说:“我明天还来!”又背着手走了。

  转过天,天一亮,老头就到镇上买了只烤鸭。经过一家小店门口时,他犹豫了一下,进去又买了一瓶老白干,然后提着烤鸭和老白干又进了林子。

  到了地方,老头铺开带来的一张塑料布,将烤鸭和老白干摆上,然后大声说:“出来吧,就我一个人,我没有恶意!”

  可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没人出现。老头扯下一只鸭腿,独自有滋有味地大嚼起来,嚼得满嘴流油。这时,树丛里“哗啦”响了一下,老头头也没抬,微微一笑,朗声道:“出来吧,我要是害你早就害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不多时,树丛里果然钻出一个人来!

  那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蓬头垢面,衣衫破烂,乍一看像个疯子,但他的眼光却冰冷得像一把刀。他不敢靠近老头,缩着一只袖筒,双眼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最后落在了那只烤鸭上。

  老头从头到脚打量了小伙子一眼,招了招手,笑道:“你早就该出来了啦,来吧,别光看着,看着可不能解饿!”

  小伙子见老头果真没有恶意,眼中的凶光黯淡了,犹豫了一下慢慢走过去坐到了老头面前,盯着烤鸭直咽口水。老头拿起烤鸭,递到小伙子面前,和颜悦色道:“吃吧,这就是为你准备的!”小伙子咬了咬嘴唇,诧异地看了老头一眼,一把接过烤鸭大口啃起来,另一手却一直缩在袖筒里。

  见他吃上了,老头拿起了面前的酒瓶。没想到他这一动作竟惊吓到了小伙子,小伙子突然警觉地停了下来,垂着的那只胳膊一动,袖筒里竟露出半截刀把。老头的眼睛快速地扫了一下,装作没看到,慢慢拧开酒瓶,对着瓶口“咕咚”喝了一大口,很随意地说:“你吃你的,不要管我,我就好这一口!”

  小伙子赶紧将刀把又缩进了袖筒里,一边吃一边看老头喝酒。可他越看越惊讶,那瓶一斤装的老白干不一会儿居然被老头喝了个底朝天。老头见小伙子惊讶,打了个酒嗝,感慨道:“现在不行喽,要是在20年前,嘿嘿,像这样的白酒,我喝它三五斤不在话下!”

  小伙子吃惊得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老头有这么好的酒量,于是开口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给我送吃的?”

  老头说:“因为我曾和你有过相同的经历。小伙子,你听说过一个叫王虎的人吗?”

  小伙子一个激灵,手中的烤鸭掉在地上,哆嗦着嘴唇道:“你,你是王虎?”

  老头没有承认,也不否认,呵呵一笑,说:“听说王虎当年就是钻进了这片林子,后来再也没人见过他,你知道他以后的故事吗?”

  小伙子眼神很复杂,茫然地摇了摇头,眼睛却紧紧盯着老人的脸。

  “咱们算是有缘!”老头慢条斯理道,“今天我就给你说说王虎的故事吧……”

  老头说,当年王虎进了林子后很狼狈,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窜,又不敢走出林子,只能白天躲在山洞里,晚上才出来找吃的,树皮草根之类的他都吃过,就这样,他在林子里足足待了一年时间……

  小伙子听了哼了一声,说:“那,那他为什么不出来?”

  老头自嘲似的一笑,说;“出来?出来他能躲到哪里去?天网恢恢,哪里有他藏身的地方啊?”

  “那后来呢?”小伙子眼中满是怒火,咬着牙问道。

  老头没发现小伙子的变化,刚才那瓶白酒喝得太猛,老头的胃好像有点不舒服,他用手按着腹部吭了一声,微微皱了下眉头,直起身子说:“后来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就冒险出来,躲到了一个私人小煤矿。黑心的矿主认出了他是逃犯,就一直将他安排在井下挖煤,完了还不给他工钱……”老头一边说着话,一边头上直冒汗,身子也有点摇晃。

  小伙子看着老头难受的样子,却无动于衷,冷漠地看着老头,又问道:“后来呢?”

  “后来……”老头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后来他自首了,但是他明白得太晚。他逃走后他老婆带着儿子改嫁了,在他坐牢的十几年里,竟连个探视他的人都没有。他这一生最对不住的就是他儿子啊,他逃走的时候儿子才五岁,他没有尽到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如果能让他再见到儿子,他真想说一声,儿子,爸爸对不起你啊……”

  听了这话,小伙子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低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眼眶有点湿润,说:“你,你真的是王虎?”

  老头醉眼朦胧,端详着小伙子的神色,说:“以前的王虎早已死了。我就是一个守林的老头子,早就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啦!”

  小伙子听老头这么说,知道他不愿意承认,也不再追问,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说:“你怎么不问我是谁,为什么躲在林子里?”

  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铺在小伙子面前,语重心长道:“小伙子,我想等你自己说出来。听我说了这么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逃亡是一条不归路啊!我不想你成为第二个王虎!”

  铺在小伙子面前的是一张通缉令,上面通缉的人正是他。

  这小伙子的确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叫张小虎,家就在附近镇上,他越狱没别的目的,就是想老婆孩子。可是,他还没到家,通缉令就贴得到处都是。知道家是回不去了,张小虎其他地方也不敢去,就躲在了这片林子里,已在这里藏了两个多星期。

  老头说:“不为别的,就为了你的儿子以后能活得坦坦荡荡,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张小虎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看着照片,“叭嗒叭嗒”地流起了眼泪。照片上面有一个漂亮的女人,怀中抱着一个胖乎乎的小孩。许久,张小虎才小心地收起照片,从一直缩着的袖筒里抽出一把匕首,放在地上,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站起身说:“你的苦心我全明白了,我现在就去自首!”说完,毅然地转身向林子外面走去。可是刚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深情地看着老头,嘴唇动了两下,好像有话要说,但最后又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说了一句:“你老了,以后别再这样喝酒了!”

  老头想站起身,可此时腿却抖个不停,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张小虎几步抢上前去,一把扶住了老头。老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吐出的胃液里夹着血丝。

  张小虎轻轻地给老人捶着背,眼中又满是泪花。现在这情形,他怎么能把老头一个人丢下?没办法,张小虎只好扶着老头一起出了林子。

  到了派出所门口,老头浑身发软,实在是走不动了,说:“你进去吧,我在这里歇会……”说到这里,突然一阵痉挛,哇地呕出一口血后,两眼翻白,身子也顿时像散了架。张小虎惊惶失措,拖住老头大叫:“来人啊,快来救人啊!快来救救我爹……”

  原来张小虎正是王虎的儿子,本来叫王小虎,王虎逃走后,他母亲改了嫁,他就随了继父的姓,叫张小虎。张小虎从小生性叛逆,再加上继父从不关心他,长大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自小就恨王虎,恨王虎没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可是20年过去了,对于这个生父,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模糊了,老头虽没有亲口承认是王虎,但凭他能一口气喝下一瓶白酒,还有他绘声绘色讲的关于王虎的故事,张小虎断定,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王虎。在林子里,张小虎本来怒火中烧,可是当他听了老头那番话之后,他幡然悔悟了,知道父亲这是在救自己啊!在走出林子的时候,他真想叫一声“爹”,可是怎么也叫不出口。

  派出所的人听到张小虎的叫声,急忙将老头送进了医院……

  张小虎自首后要被送往监狱,临行前,他要求去医院看看他爹。派出所的李所长欲言又止,想了想说:“你是应该去看看他!”

  两人到了病房,老头还没醒来。李所长犹豫了一阵子,终于忍不住,说:“张小虎,其实,其实他不是你爹,他是我们县公安局退休的老局长。”

  “什么?”张小虎吃惊得瞪大双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说,“李所长,你怎么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李所长叹了口气,说:“我知道这对你有点残酷,可这是老局长的意思。我想他的苦心你不会不明白吧?这跟一个父亲做的有什么两样?”接下来,李所长告诉了张小虎事情的真相……

  其实老头说的都是实情,王虎的确是逃到了小煤矿。不过,王虎自首的事是老头编的,王虎是想去自首,可是还没有付诸行动就在一次矿难中死在了井下。当时矿主花钱封锁了消息,这事最近才被人揭发出来。揭发矿主的人当年和王虎一起挖过煤,关于王虎的事情,都是他讲的。

  李所长告诉张小虎说:“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躲在林子里,之所以一直没有展开大搜查,就是因为老局长想让你自首,不想再让你走你爹的那条路……”

  张小虎听完,心中百感交集,禁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泪到底为谁而流,是他那不负责任的亲爹,还是眼前这个用心良苦的“假爹”?

  这时,老头突然醒了,李所长赶紧上前,关切地说:“老局长,您这又是何苦呢?您的胃溃疡那么严重,一瓶老白干啊,您以为您还像以前那么能喝啊?”

  老头说:“做戏就要做足嘛,要不他怎么相信我是他爹?”说着转向张小虎,欣慰地笑道,“小伙子,我骗了你,你不会怪我吧?”

  “不,我不怪您!”张小虎闪着泪花,扑通跪在地上,哽咽道,“爹是假的,情却是真的,您对我的再造之恩,就像那瓶老白干,货真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