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进京不容易

[风闻逸闻] 进京不容易

时刻:2011-12-20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独特护身符

  乾隆年间,济南府出了一个神童何正中,从小便能吟诗作对,才华盖世。几年曩昔,何正中长成了翩翩少年,秀才、举人都考得极为顺畅,可偏偏会试接连三次不中。终究一次会试时,何正中结识了一个“老举人”肖大同,这位老兄愈加不得志,会试接连四次不中,并且他长得也是歪瓜裂枣,右腿还有些跛。

  自从结识了肖大同,何正中的心态平和了不少:看来,普天下比自己倒运的还大有人在呀!所以两个祸患兄弟成了知己,每天喝酒吟诗,倒也安闲。

  这天,肖大同来找何正中,何正中见他一进门就满脸喜色,不由问道:“肖兄,何事这般快乐?”肖大同“哈哈”大笑道:“不必问了,反正是天大的功德,你快拾掇拾掇,随我上京城吧。”

  肖大同不容耽误,拉着何正中的手就往外走。两人来到大街上,见路旁有两个乞丐,肖大同走到乞丐身边,和对方说了些什么,又从袖子里掏出些碎银子。那两个乞丐接过银子,就把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脱下,递给了肖大同。

  何正中看得不可思议,却见肖大同拿着破衣服走了过来,还未接近,一股臭味就扑鼻而来,何正中忙用衣袖遮住口鼻,问:“肖兄,你这是做什么?”肖大同摇头摆尾地笑道:“这是咱们一路上的护身符!”

  何正中满腹狐疑:“若穿得这般褴褛,还能受人待见?”

  肖大同却笑而不答,自顾自换上了乞丐的衣服,见何正中死活不愿更衣,他忽然抓起一把污泥,抹到何正中的脸和衣服上,转眼间,一个帅气男人成了丑八怪。何正中哭笑不得,说道:“肖兄,这下我和你一般容貌了,你满足了?”

  随后,肖大同雇了一辆马车,何正中心里猎奇,就一同上了车。一路上,肖大同如同有什么心思,一瞬间蹙眉思索,一瞬间垂头冥想,一瞬间又挑开车帘往外观看。

  离京城还有好几里地,肖大同就拉着何正中下了车,何正中大惑不解:“车钱咱们现已付足,为何没到当地就下车?”肖大同低声道:“你想啊,咱们这般打扮,一看便是乞丐,你见过哪个乞丐雇车走路的?”

PART.2这水不能用

  两人走了半天才到京城,何正中从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只觉得脚底下火辣辣的。进了城,肖大同从包袱里取出两件洁净衣服,叫何正中换上,何正中问:“怎样又换新衣服了?”肖大同说道:“眼下咱们要找当地落脚,你见过哪个乞丐有钱住客栈?”

  很快,两人挑了一家客栈住下,店店员端来两盆洗脸水,然后就退了下去。何正中帅气潇洒,一贯留意外表,挽了挽袖子就要洗脸,说时迟那时快,肖大同一个箭步冲到跟前,捉住何正中的手说道:“慢!”何正中愣了一下,猛一拍脑门:“失礼失礼,肖兄为长,理应你先洗。”

  肖大同点了允许:“不错,得我先来。”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灰不溜秋的小丸子,往盆里一放,很快,盆里的水变得污浊不胜,就如同已有人用这水洗过脸了。接着,肖大同拿出一块白布,对何正中说:“这水不能用了,你就拿这布擦一下脸吧。”

  何正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仍是依言擦了脸,他一边擦,一边古怪地问:“肖兄,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肖大同一抿嘴:“都是为你好,为你好。”过了一瞬间,店店员进来,取走了洗脸水。

  天擦黑之际,店店员又送来洗脚水,不料门一关,肖大同又将一个泥丸放入水中,然后不洗脚,过了一瞬间,就叫店员把水拿走了。

  睡觉前,肖大同从包袱里取出一捆布条,分了一半给何正中,说:“你跟着我学。”他取了一段布条,一层一层地缠在脚上,见何正中还没动态,他怒道:“你怎样不缠呀?”

  何正中眉头拧成了疙瘩,说:“大丈夫缠脚干什么?又不是女性,要裹小脚。”

  肖大同压低声响说:“叫你缠你就缠,别问太多。”何正中不由心生疑虑:这次京城之行真实邃古怪了,但他知道,肖大同尽管爱恶作剧,对自己却是一片诚心,不会存什么歹念的,所以就学着用布条把两脚缠上,脚上登时像鼓出个馒头,鼓鼓囊囊的。

  第二天醒来,两人穿上鞋袜,肖大同凑到何正中耳边低语了一番。结了房钱,两人走过店店员面前时,成心一瘸一拐,脸上表情痛苦不胜。店店员见了,忙问:“怎样了,客官?”

  肖大同咬着牙说:“唉,脚肿了,不知怎样回事,或许走路走多了。”店店员一瞅两人的脚,脚面上公然肿起一大块。

  两人一瘸一拐地走出客栈,来到一个偏远地点,肖大同向四周看了看,低下头,把脚上的布扯了下来,对何正中说:“行了,莫要装瘸了,你本来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何老弟帅气潇洒,风流倜傥,到时候一定能挑上。”

  何正中摸不着头脑:“挑上?挑上什么?”

  肖大同“哈哈”大笑:“现在想必安全了,我就和你说了吧。这次进京,咱们不是来观景,也不是来买东西,咱们要参加大挑较量!”

PART.3究竟考什么

  本来,朝廷为了引导人才过度淤积,就在落第的举人中举办大挑考试,只需通过了,举人也能够获取官职。肖大同便是风闻大挑在即,这才拉着何正中进京来的。

  中午时分,大挑的考场里聚满了人,一问,都是全国各地的举人,有的三次不中,有的四次不中,满是落魄之人。何正中头一次参加大挑,心里没底,悄然问肖大同:“肖兄,不知大挑都考些什么?”肖大同“嘿嘿”一乐:“定心,愚兄锦囊妙计,你准能过关!”

  说着话,两人走进一个大堂,只见一名考官左手拿着一叠白纸,右手提了一支毛笔,他打量了举人们几眼,清了清嗓子,说道:“从左到右,各人说一下原籍、乡试会试阅历。”

  举人们逐个开口,只听各地口音都有,有的声响洪亮如钟,有的嗓音却像破锣;有的口齿漏风,有的咬字禁绝。考官听了,在纸上圈圈点点,记了些什么,接着考官又说:“从左到右,每人在堂上走两个来回。”

  只见这些举人走路姿势各异,有的一瘸一拐,有的一摇一晃,有的一高一低。考官看完,又在纸上记录下来。

  何正中心中不解:这便是传说中的大挑?为何既不考写诗也不考作文?

  大挑结束,肖大同和何正中回到了济南府。过了些日子,传来好消息,何正中“大挑及第”,被选做县丞!何正中欢喜之余也有些疑惑,他赶到肖大同家中报喜,肖大同“嘻嘻”笑道:“贤弟有所不知,大挑原意是朝廷选取遗失的人才,可经办官员瞧不起咱们这些落第举人,懒得费心命题,终究大多以貌取人。你生得眉目如画,外表堂堂;走路八字方步,虎虎生风;说话声如洪钟,口齿伶俐,中选自然是意料之中了。”

  接着肖大同又告知何正中,由于参加大挑的举人太多,为了能胜出,有些人不吝出损招,雇人打掉其他举人的牙,打青人家的眼,乃至打断他人的腿,这些都是为了让竞争者变成“歪瓜裂枣”,容颜不入考官的眼。

  何正中这才理解过来,肖大同护卫自己一路进京,在路上扮乞丐便是为了不让人留意;而每当大挑之际,客栈的店店员常被人收购,在洗脸水和洗脚水里放药,人洗了就会脸肿脚疼。

  说到此,肖大同叹道:“何老弟,你现在知道我为何腿瘸了吧?那是几年前参加大挑时被人害的。那些歹人的法子我都领教过了,所以这次护卫你进京,他们再也不能达到意图了。”

  何正中闻言心中感动,说道:“肖兄,再过几年你还能参加大挑,兄弟我能帮你什么忙?”

  肖大同笑道:“你当官后把那帮兔崽子给修补好了就行。可叹朝廷选拔人才竟以貌取人,我有自知之明,今后不再参加大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