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闻逸事] 夜明珠

[传闻逸事] 夜明珠

时间:2012-01-02 来源:admin 点击:

  丁原是个玉石商人,听说南国边城多玉,当即风尘仆仆地赶了过去。等进入边城已是黄昏时分,他正四下寻找歇脚的地方,忽听得前面传来一阵阵叫好声。

  丁原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个卖艺的正在赶场子,只见他中等身材,赤裸着上身,正一边“啪啪啪”大力拍着胸膛,一边大叫道:“各位父老乡亲,请看在下一口气吞下三颗铁球。如果认为在下还算有些本事,就请赏些个钱……”

  丁原暗吃一惊,这吞铁球可是险之又险,一不小心就会出人命。正担心着,那汉子已接连吞下三颗鸭蛋大的铁球。接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中,只见汉子伸长脖子仰天大叫。只听得“璞、璞”两声响,两颗铁球从他口中喷了出来,掉在地上当当直响。

  众人纷纷拍手叫好,只有丁原暗叫一声:“不妙!”因为他看到汉子青筋毕露,疲态尽现,刚才没有一口气把三颗铁球全吐出来,他还有余力吗?汉子拼命运着气转着圈,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淌下,猛然间再次仰天一吐。可是,并不见有铁球喷出,再看那汉子,已脸色发紫,仰天就倒。众人顿时哗然。

  这时,丁原大叫起来:“有没有壮汉过来一位?我有银子打赏!”

  当即有一个壮汉上前,丁原喊道:“壮士快和我一起倒提起此人的脚,迟了他必死无疑!"于是,两人竭尽全力把卖艺的汉子倒提起来,可汉子还是浑然不知。丁原腾出一只手拼命拉扯汉子的头发,大声叫道:“快撑住,吐出来,用力、用力!

  忽然,倒悬着的汉子惊醒了,当即再次聚气,发出一声大喊,“吮”的一声,第三颗铁球终于从口中喷了出来。大伙儿见状都松了一口气,丁原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时,卖艺的汉子终于一口气缓了过来,丁原喘着气劝道:“这位兄台,这行当实在太过危险,以后切不可如此卖命。”

  汉子神色凄然地摇摇头,然后一揖到底,说:“大恩不言谢,先生,就此别过。”

  第二天一大早,丁原往城外山脚下的玉石市场赶路,经过一座小树林时,突然发现一棵大树上吊着人!丁原飞快上前把那人救了下来,所幸那人只是刚刚上吊,很快就醒了过来。丁原仔细一看,不禁失声叫道:“原来是你!”上吊之人竟是昨天那卖艺的汉子。

  在丁原的一再追问下,汉子这才说出实情:原来家中老母病危,他无钱给老母治病,所以昨天才冒着生命危险卖艺,尽管如此还是凑不齐银两,万念俱灰之下这才起了死意。

  丁原听罢,二话不说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子,说:“这银子你先拿去给你母亲治病,以后这轻生念头可万万不能有了,你一走倒是解脱了,可怜你老母又有何人依靠?"

  汉子接过银子,双手禁不住微微颤抖,说:“先生的教诲我记下了。对了,听先生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不知先生到此地所为何事?"

  丁原当即坦言相告,那汉子听完,担心地说:“先生孤身一人来到此地,这玉石交易又向来鱼龙混杂,恐怕多有危险。这样好了,如果先生不嫌弃的话;我就随先生前去。有个本地人在场,对方不得不顾忌些。先生稍等,我把银子送回家就来。”说完,飞快地跑了。

  丁原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汉子前来。他摇摇头,心说这汉子怕只是卖卖嘴皮子而已,当即动身上路。刚走了一会儿,只听得身后脚步声大作,回头一看正是那汉子。

  汉子气喘如牛地叫道:“先生怕是等急了吧?我给老母抓了药,所以耽误了些时辰。”两人很快找到了一个卖家,那卖家带着他们来到山坳中一间偏僻的屋子。

  丁原开门见山地说:“听说贵处有夜明珠现世,本人想求购一颗,价钱好商量,不知阁下手中可有?"

  那卖家一听,当即拿出两块浑圆形状、拳头大小的石头来,说:“这其中一块便是,你倒赌赌看。”

  丁原连连摆手,说:“我不是来赌石的,我是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请阁下拿出现成的夜明珠来……”

  那卖家把眼一瞪桌子一拍,大声说道:“告诉你,到了我这儿,你赌也得赌,不赌也得赌。赌着了你发财,赌不着,给我扒了裤子回去!说,要哪个?”话音未落,一侧的偏房里冲出几条大汉来,个个虎视眺眺。

  一看这情形,丁原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时那卖艺的汉子笑吟吟地说话了:“我说老板,既然是做生意的,那就得遵守做生意的规矩是不是?你刚才说这两块原石里有一块是夜明珠,此话可当真?"

  那卖家听卖艺的汉子操着一口纯正的本地口音,便不敢太过分了,当即说道:“那是当然!我这儿也不算是纯粹的赌石,纯粹的赌石是双方都不知石头内是否有货。而在我这儿,我是知道的,从而让客家有一半的运气。”

  汉子点点头,说:“老板可否宽限我们一点时间,五天行不行?五天之内一定给你个说法。”

  那老板略一沉思,说:“行,给你个面子,可我只等三天。在这三天内你们尽管瞧。不过,你们不得对这原石有一点损伤。还有,不要妄想逃走,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说完,就让下人把两人关进了一间屋子。

  等卖家走后,丁原望望紧锁的大门,垂头丧气地说:“想不到这生意竟是强买强卖,我说兄台,三天之内你能看出个名堂吗?"

  汉子一笑,说:“先生,你尽管放宽心好了。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还能看不出吗?就把石头放在我这里,三天后我给你答案!"

  一晃到了中午,看守的人送来了饭菜,汉子叫道:“给我送一大壶醋来,我这人是非醋不下饭的。”看守瞪了他一眼,但还是送来了一壶酷。汉子当即美滋滋地喝起醋来,一眨眼的工夫就喝一半壶。丁原在一旁看得直泛酸水,说:“喝这么多的醋,你吃得消吗?快吃饭吧。”

  汉子却笑嘻嘻地说:“先生,我与你不同,我长年跑江湖卖艺,居无定所饭无定时,所以养成了吃一顿管三天的习惯。先前在家里我已吃过一顿,现在肚里连一粒米都容不下了。”

  丁原听了,心中虽觉得奇怪,但也只好独自吃了。到了晚上,那汉子依然只是喝酷,一粒米也不吃。

  第二天汉子依旧如此。到了第三天晚上,丁原发现不妙了,只见汉子面如土灰,神情萎靡。丁原惊叫道:“你是不是病了?"

  汉子微微笑道:“先生尽管放心,我没有大碍,明天一出这牢笼自然就好了。”一说起明天,丁原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明天就要赌石了,自个儿却连半分的把握也没有,也没见汉子对石头有半点研究,看样子是血本无归了。

  正担心着,汉子忽然轻声叫了起来:“先生,你看仔细了!”只见汉子微蹲马步,双手下压作运气状,同时伸长脖子张嘴向天。丁原正一头雾水,却见汉子突然间涨红了脸,使足全身力气大吼一声:"起!"话音刚落,一样东西从汉子口中喷了出来,落在地上当当作响。此时,汉子已累得倒在地上。

  丁原忙扶起汉子,只听汉子气息微弱地说:“快看石头!"

  丁原一愣,再看汉子吐出的石头,在暗淡的烛光下竟发出绿荧荧的光芒来。

  天哪,里面竞是一颗夜明珠!石头表面还裹着一层血丝。丁原大惊,颤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吞下夜明珠的?"

  汉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答道:“三天前我背着你吞下两块原石中的一块,所幸没有赌错……”

  丁原恍然大悟道:“整整三天你不吃一口饭,只喝下整整六大壶酷,就是为了用醋和你的胃液溶化掉包裹夜明珠的一层外包浆,是不是?"

  汉子点点头,说:“是的,我只能出此下策。先生不必为我担心,莫要忘了我的老本行,我连铁球都能吞得下吐得出,何况一块小小的石头?在这世上,这法子大概也只有我能使了。现在赌对了,明天我们把另一块石头交还给卖家便可。”

  丁原想了想,又问:“那万一赌错了呢?"

  汉子神情疲惫地说:“赌错了也无妨,原石本就是浑圆的,在我胃中缩小了一小圈,肉眼根本难以察觉。再说那卖家做梦也想不到我会用这招,到时我们买另一块就行。”

  丁原再也忍不住了,嘎咽道:“为了这颗珠子,你用血肉之躯打磨了三天三夜,差点要了你的性命,在下如何担当得起?"

  汉子笑道:“先生你一连救了我两次,还救了我老母亲,大恩大德即便我死了也难报啊!"

  丁原大叫一声:“好兄弟!”两人便紧紧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