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天命不可违

[风闻逸闻] 天命不可违

时刻:2012-03-21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斩妖除根

  唐末,青州有个姓杨的道士,他法号玄镜,通晓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之术,很会洞测“天机”。这日,他掐指一算,便去了一个叫赵庄的当地。

  玄镜刚到赵庄门口,迎面走来一个行色匆匆之人,与他撞个满怀。那人一见玄镜,忙说自己是赵庄的家仆,受庄主之命正要去请道士。本来庄主的填房李氏有了身孕,但刚满三个月就腹大如鼓,显分娩之象。赵庄主想请道士到贵寓看看,是否有妖物在作祟。

  玄镜似是预知了此事,听完并无一点惊讶,他跟着那人进了赵庄,又在庄主的陪同下检查各个旮旯。当他们来到后院的莲池边时,玄镜捋捋胡须,肯定地说:“此莲池上方妖气冲天,贫道判定,池中必有妖物!”

  “公然是妖孽在作祟!”庄主一咬牙,问道,“道长,可有除妖之法?”

  “这是天然,降妖捉怪乃贫道份内之事!”玄镜说罢,细细对庄主告知了起来……

  仅一盏茶时刻,赵庄的数十家丁便遵命抬来了几十筐石灰和一大堆干柴。玄镜叮咛将石灰悉数倒进了莲池。池水遇上石灰登时欢腾起来,雾气袅袅升起,甚为壮丽。少顷,池中竟浮上来一只巨龟。那龟大如磨盘,肚皮泛白朝上,早已气绝身亡。

  庄主看后大为惊骇,问道:“道长,这、这便是你说的妖物?”

  玄镜淡定自如,轻轻点头道:“此龟修炼成精,正图谋幻化成人形,想必夫人腹中的妖胎便是它所为!”说完,命人将巨龟置于干柴之上,点着了柴火。

  大火烧了近两个时辰才将那只巨龟化为灰烬。玄镜又说:“还好夫人并未出产,不然……”说完,他看着庄主,一副半吐半吞的容貌。

  庄主似领会到了什么,试问道:“道长,您是否想说贱内腹中的胎儿留不得?”

  玄镜一脸严峻,点点头道:“斩妖一定要除根,不然后患无穷,乃至会给你们赵庄带来灭顶之灾!”玄镜接着说,“并非贫道骇人听闻,实不相瞒,贫道早已算出赵庄有此劫,所以特地远道而来!”说着将其间利害关系逐个摆出。

  庄主听完痛定思痛,最终一咬牙说:“也罢!但不知贱内……”

  “庄主请定心!”玄镜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丹药递于庄主,“贫道有一灵丹妙药,只除妖孽,保准夫人安然无恙!”

PART.2偶遇能人

  此事往后,玄镜便云游四海,一晃便是十年。没想到十年之后物是人非,玄镜漂泊成了一个漂泊的算命之人。不但如此,他的一双眼睛竟也平白无故瞎了!

  这年,玄镜摸索到太行山内地的一个村落,在此地的龙王庙落脚。龙王庙后有一个深潭,叫“黑龙潭”。相传,潭底有一条石龙,但黑龙潭之水莫测高深,潭水一年四季寒彻刺骨,没人能下到潭底。所以,“石龙”之说也仅仅是个传说,并无人验证。

  这日,玄镜正站在黑龙潭边发愣,忽然听到“扑通”一声,似是有人落入了水中。玄镜竖起耳朵再听,却再无半点声响。

  半炷香过去了,玄镜仍没有听到任何动态,还以为是那人寻了短见,正自叹气,忽然水面上“哗啦”一声,水中竟探出个人头来。

  这时,玄镜坚信水中有人,并且仍是个水性极好的人。他激动得老泪纵横,仰天叫道:“苍天有眼啊,没有白费我这十年的苦心!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本来,玄镜这十年时刻一直在寻觅一个能下黑龙潭的人……

  十年前,玄镜路过此地,纵观山形地脉,竟然发现这儿是一处“龙脉”!他通过细心卜卦后发现:“石龙”之说并非传说,并且在十年之后的二月初二午时,也便是几天后的午时,石龙的口便会打开一次。如果在龙口打开之时,将祖上的骸骨放入龙口之中,后世后代定能够称王拜相!

  可是,卦相显现,“受天命”之人还有其人,并非玄镜。可是,面临如此巨大的“天机”,玄镜仍是动心了。所以,他决议逆天而行,不惜代价也要将自己祖上的骸骨葬入龙口。

  可是,要想葬骨于龙口之中,有必要得有非同小可的好水性。所以十年来,玄镜走遍大江南北寻访能人,但却遍寻无果。就在他万念俱灰,想在黑龙潭边了此一生时,这人总算呈现了!

  玄镜忙作揖,然后大声呼喊:“水里的兄弟,能否上来说话?”

  那人听见便游到岸边,问道:“老先生是在叫我吗?”

  此人一开口,玄镜大吃一惊。听声响他竟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幸亏玄镜看不见,要是他看到小孩的容貌,怕是比现在还吃惊。由于那小孩容颜奇丑,小脑袋,大身体,短四肢,斗鸡眼。

  玄镜急问道:“孩子,你姓什么?”

  小孩答复:“我姓肖,我叫肖小!”

  一听这小孩姓肖,玄镜笑了,他又问道:“肖小啊,你的水性真好,可是你能潜到潭底吗?”

  肖小终究年幼,他毫不设防地说:“我当然能!”

  “吹嘘的吧?”

  “谁吹嘘啦?”肖小显然是中了玄镜的激将之计,瞪着眼睛说,“村上的大人都不敢,就我敢!”

  玄镜慢条斯理地说:“那你给我说说,潭下都有些什么?”

  “下面有一条石龙!”

  听了这话,玄镜脸上呈现了难以粉饰的高兴,立刻又问道:“这事你可曾告知过他人?”

  “这—”肖小摇摇头,嘟囔道,“我可不敢告知他人,我娘知道了会打我!”说着,他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又立刻说,“你可不能告知我娘啊!”

  玄镜沉吟了一声,说:“这可不好说!不告知你娘也行,但你得帮我做一件工作……”

PART.3故人相见

  等到了二月初二这天,玄镜将自家祖上的骸骨包好,早早地来到黑龙潭边等肖小。越是最终关头,他越是怕工作会横生枝节。

  还好,肖小践约而至。玄镜将装有骸骨的包袱交给肖小,又叮咛道:“肖小,你要记住,那龙口只打开一小会儿,可千万不能错失机遇啊!”

  午时将近,肖小便听玄镜的指挥一个猛子扎入潭底。合理玄镜在岸上着急等候的时分,死后忽然有人冷不丁问了一句:“道长别来无恙啊?”

  “谁?”玄镜身子轻轻抖了一下,强作镇定道,“你是何人?”

  来人是一个长相漂亮的少妇,她慢慢移步到玄镜面前,冷冷道:“你让小儿做如此风险之事,莫非我这个做娘的不应干预一句吗?”

  本来是肖小他娘,这下玄镜心定了,抵挡一个山野村妇,他自觉是有把握的,他刚要开口,少妇又冷笑一声,说:“看来道长是不记得我了,可我对道长是铭肌镂骨啊,我永久也忘不了您十年前在赵庄‘降妖除怪’的义举!”

  听了这话,玄镜惊得撤退几步,惊叫道:“你,你是李氏?”

  本来这个少妇不是他人,正是当年赵庄主的填房李氏。当年玄镜给赵庄主的那粒丹药,李氏并没服下,她打死也不相信自己怀的是“妖胎”,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她连夜逃走了,后来又一差二错在此地落了脚。

  再后来,李氏遇上一个老郎中,一确诊,得知自已怀的并不是什么妖胎,而是由于羊水过多,才腹大反常。但老郎中说,按常理,胎盘中羊水过多婴儿会窒息,但她腹中的孩子不只很正常,还有超乎一般的生命力,这可真是奇事一件!

  孩子出生之后,李氏见孩子非同一般又天然生成异相,怕他人再说他是妖孽,就取赵(赵)字一边,让孩子改姓肖。

  听了这些话,玄镜喃喃道:“天意啊,看来‘受天命’之人还有必要是这孩子啊!”

  其实玄镜十年前就算出命定下水之人姓赵,行将生于赵庄,所以,他才挖空心思想借“除妖”之名除掉肖小。而新近被他在莲池中除掉的也并不是“妖物”,仅仅他事前悄悄放入的一只一般乌龟。至于李氏奇特的胎相,这或许真是天意,由于肖小身系“天命”,自身就不是一个凡胎啊!

  不过,玄镜口说是“天意”,但心中却不以为然:即使肖小身受天命,但此刻恐怕已将我杨家的骸骨放入龙口之中。现在就言天命,姑且过早!

PART.4天命难违

  一刻钟之后,肖小浮出了水面。

  玄镜听到声响当即上前问道:“肖小,放进去了吗?”

  “放是放进去了,仅仅……”肖小看了一眼李氏,低下头说,“娘,我没有听你的话,没把老先生给的那包东西丢掉,我把它绑在龙角上了!”

  玄镜越听越不理解,正想问个终究,却听李氏说:“不要尴尬孩子,仍是让我来告知你吧……”

  肖小那日容许帮玄镜忙之后,回家就说漏了嘴,竟让李氏问了个理解。李氏觉得这事奇怪,便让肖小带她去见那个“老先生”。不料,老远她便认出,所谓的“老先生”,竟然是十年前到赵庄来“捉妖”的杨玄镜!

  李氏出自书香门第,自幼读过许多闲书,一揣摩便猜出几分微妙。她知道,坟冢除了“骸骨冢”之外,还有“衣冠冢”和“发冢”,所以,她剪下儿子的一股头发,连同他的一件衣服打包交给儿子,并叮咛:“到潭底,将那个老头的东西丢掉,等龙口打开时,将这包东西放进去……”

  不过李氏也没料到,儿子小小年纪,竟是一个守信之人。方才,肖小潜入潭底,午时一到,潭底的石龙口公然打开。他虽照李氏的话做了,可觉得将玄镜的包裹扔了有点失信于人,所以在龙口合上之后,便将那个包裹牢牢地绑在了石龙的犄角之上。

  听到这儿,玄镜一会儿僵住了。他良久才哀声说道:“我苦心经营十年,没想到竟为他人做了嫁衣!上天惩戒我双目失明,我竟然还不理解:天命不可违啊……”说罢,喷出一口鲜血,人便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多年之后,唐朝分崩离析,继而阅历五代十国,纷争不已,总算一致为赵姓江山。后来宋太祖赵匡胤在皇宫里建了一个“先祖祠”,里边供奉着他历代先祖的画像。听说其间一张画像中的人容颜奇丑,小头斗鸡眼,怎么看都没个人样。

  杨家或许是骸骨被绑在龙角的原因,也沾了“龙脉”的光,后来将才辈出。不过,“杨家将”的命运可都不怎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