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尔虞我诈

[风闻逸闻] 尔虞我诈

时刻:2012-04-25 来历:admin 点击:

  晋武帝司马炎登基后,一向没有册立皇后。为了抢夺后宫尊位,司马炎的妃子们老是在尔虞我诈。皇帝表面上泰然自若,暗地里却不时在留神调查,看谁合适当皇后。总算有一天,他想出了一个荒诞的方法,让贴身宦官劳公公买来一头驴,晚上不再用翻牌子的方法来挑选要宠幸的妃子,而是骑着驴游后宫,驴子在哪位妃子的寝宫前停下,当晚就宿在哪位妃子的宫里。

  起先,这头驴子今日停东院,明日停西院,没什么奇怪,但几天后,奇怪的事来了:这驴子老是停在张妃的宅院前。皇帝金口玉言,说话算数,所以这些天皇帝便都在张妃处寝息。

  这可急坏了李妃。晋武帝的妃子中,就数张妃、李妃最聪明,点子最多,也最想当皇后,两人争风吃醋,献媚邀宠,不知在后宫闹出了多少幺蛾子。现在,李妃见皇上天天住在张妃的寝宫,猜测必定事出有因,这下可急死了,她急速悄悄派人把劳公公请来。

  李妃沉住气,笑嘻嘻地试探着:“劳公公,你好大的胆子,胆敢给皇上买了一头病驴。”

  劳公公吓了一跳:“娘娘,这驴没病呀!”

  “没病?我看是生了疯病,假如不是生了疯病,怎么会一个劲地往一处跑?要是驴子没病,那就是我有病了,并且病得不轻,烂手烂脚,烂心烂肠,把皇上都吓得不敢上门了!”

  劳公公听到这儿,才算听理解是怎么回事,他心中暗想,对呀,这李娘娘也不能开罪呀,如果日后她做了皇后,自己岂不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劳公公便说出了那驴子的隐秘:本来,这猴精似的张妃,在每天黄昏时,让人在自己寝宫门前放一盆竹子,悄悄朝竹叶上洒些盐水,驴子喜爱吃带咸味的东西,走到这儿就会停下脚步,再也不肯到别处去了。

  李妃理解了原委后,次日黄昏,她也让人在自己寝宫门口放上一盆洒过盐水的竹子,李妃的寝宫在张妃前面,皇上骑的驴子先到这儿,嗅到竹叶上的咸味,公然停了下来,皇上便进了李妃的寝宫。

  张妃一看,知道李妃识破了自己的花招,她悄悄地把劳公公召来,冷笑着说:“我看你是越来越会来事了,和李娘娘处得不错呀!”

  劳公公理解张妃召见自己为了什么,匆促辩解:“驴子的事,奴才也是没法子啊!”

  张妃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地说:“没法子?我看你是法子太多了!驴子从皇上那儿出来,往左走先通过她的寝宫,要是往右走,就得先通过我这儿,有没有法子,你看着办吧!”

  劳公公从张妃寝宫出来,吓出了一身盗汗,黄昏,他扶皇帝上驴后,顺势把驴头往右边拉了拉,驴子公然往右拐了,所以先通过张妃的寝宫,在门口停了下来。

  对付了那儿,另一边又有动态了,过了一天,李妃又把劳公公召了曩昔,恨声连连地说:“劳公公,真想把你的肚子剖开,看看心偏到了什么当地!”

  劳公公“咚”地一声跪倒,说:“奴才该死,奴才委屈!”

  李妃冷笑一声,说:“满天云彩,不知哪朵云会下雨哪,别光顾着巴结谁谁谁,今后的事谁说得准哪,你说对吗?”

  劳公公左右为难,到了黄昏,只好又顺势把驴头往左边拉了拉,驴子便又到了李妃的住处。

  就这样,驴子一天朝左,一天向右,在张妃和李妃寝宫门口轮流停脚,皇帝也跟着在这两个妃子处轮流过夜,但劳公公依旧天天挨骂,这张、李二妃,都想独占皇上的恩宠,吃力不巴结,摆不平哪!

  这天黄昏,皇帝照旧骑上驴子,可奇怪的是,这驴子既不在张妃寝宫前停下,也不理睬李妃门前的竹叶,而是径自走到一处新的当地,皇帝一看,这是陈妃的寝宫。要说这个陈妃,是从民间选秀选来的,皇帝嫌她土气,很少过来接近。这次既然是驴子带来,他也就顺势住了下来。

  一连几夜,皇帝都跟着驴子,直奔陈妃的寝宫,来的次数多了,陈妃不像刚开始那样战战兢兢、百依百顺,还渐渐地敢跟皇上说笑戏弄了。皇帝发现,陈妃其实也很聪明,并且为人憨厚,心地善良。

  皇上一连几天住在陈妃处,这可把张、李二位给气坏了,她们历来没把这个土里土气的陈妃放在眼里,没想到现在却让她占尽了风头。这回她们联起手来,找到劳公公,使尽手法,威逼利诱,劳公公一个劲地朝她们磕头,说:“奴才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头倔驴在你们两位门前停也不断,一个劲地就朝陈娘娘的寝宫奔去。”

  连劳公公都不明就里,张、李两妃只得干着急。又过了几天,张妃派出的宫女回来禀告,说在陈妃的住处听到了驴叫,再一刺探,陈妃寝宫后院居然拴了一头小驴。张妃这才茅塞顿开:皇上骑的,肯定是生下小驴不久的母驴,每天晚上奶水满满,肿痛难忍,急着给小驴喂奶,天然就直接跑到陈妃那儿去了。

  张妃想来想去,觉得不能廉价了陈妃这个乡巴佬,所以登门拜见李妃,一同商讨对策。李妃听了,有点儿想不理解,就问:“那头倔驴为啥刚开始不去姓陈的那儿呢?”张妃说:“这个倒也好猜,要么那头小驴是姓陈的刚弄进宫的,要么是姓劳的替皇上换了驴。”

  李妃点点头,说:“应该是这么回事。要破解这事儿,我倒有个方法。”

  李妃说,派个亲信宦官,潜入陈妃后院,在小驴的舌根下插一根竹签,这样一来,小驴不吃奶还好,只需一吃奶,就会疼得钻心,它就再也不敢吃了,时刻一长,必定饿死,小驴一死,母驴就不会再去陈妃那里了。张妃连声说好,并派人依计行事。公然,小驴再也不肯吃奶,没过几天,就饿死了。

  张、李二妃好不高兴,不只故伎重演,在竹叶上洒盐水,连糖水也洒上了。但是,左等右等,那头倔驴也不知怎么回事,每天依然直奔陈妃寝宫。派宫女、宦官轮流刺探,仍找不到任何原因,把劳公公召来,连哄带吓地诘问,他也是连连摇头,一问三不知。

  张、李二妃为了澄清本相,那一天亲自出马,悄悄跟在皇帝后边。她们先是看到那头倔驴撒着欢儿,刻不容缓地奔向陈妃寝宫;接着看到陈妃跪在门前接驾,伺候皇上下驴进了寝宫,然后又见劳公公将驴拉走……张、李二妃尾跟着劳公公,到了后院,两人闪身躲在隐蔽处,接下去便看到了做梦都想不到的一幕:劳公公弯下腰,撅着屁股,含着母驴的乳头,使劲地吮吸着奶水……

  张、李二妃这才理解,这戏都是劳公公一手导演的,先买下一头正在哺乳的母驴,换下皇上原先骑的驴子,然后把正在吃奶的小驴拴在陈妃寝宫,引皇上过来。小驴身后,为了留住母驴,他就自己替代小驴吮奶。两个妃子对劳公公真是咬牙切齿,她们走上前去,张妃咬牙切齿地骂道:“该死的奴才,你就等着千刀万剐吧!”此刻,劳公公一改曩昔俯首帖耳、诚惶诚恐的样儿,从母驴的肚皮下退出来,直起腰,不冷不热地回道:“我这样做,或许才干留下这条小命呢。”

  公然,张、李二妃没比及劳公公被千刀万剐,却意想不到地等来了皇帝的圣旨:封爵陈妃为皇后,而她们两个却一同被打入了冷宫。到了这时,她俩才理解劳公公其实是个聪明人,他看到皇上越来越喜爱陈妃,早就为自己留了后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