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计降山寇

[风闻逸闻] 计降山寇

时刻:2012-07-07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赌约

  清朝初年,永安县的鸡爪山上有一伙匪徒,头目叫陈定威,三十来岁,武艺高强。不过他劫道从不伤人命,还有一个规则,只抢价值百两纹银以上的资产,并且每人身上只夺一件,多也不要,这叫做“穷不出手,富不杀绝”。知县也曾派官兵来围歼过几回,无法鸡爪山地形险峻,易守难攻,官兵都白费而返。

  这天,陈定威传闻知县因无力攻山,已被免职离任,所以摆上酒席道贺。酒酣耳热之际,看守山门的兄弟遽然来报,说山下来了一人,自称是新任知县李淮,要进山求见。陈定威怔住了,不知李淮此番前来是何意图,不过他孤身一人,谅也耍不出什么花枪,就叮咛翻开山门放他进来。

  不一会儿,一个气质儒雅的男人走进了聚义厅,陈定威上下打量着李淮,说道:“李知县好胆量,孤军独战上山,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李淮朗声笑道:“听闻陈头目是个英豪,从不伤人性命,况且我今日来乃是有要事与你相商。”陈定威一听就理解了,李淮定是来招安劝降的,他“哼”了一声道:“今日听凭你巧舌如簧,我是不会动心的。”李淮微微一笑道:“下官口拙舌笨,也深知英豪不能为片言只语所感动,我此番前来,是想和你下一个赌约。”

  陈定威一听,立时来了爱好,问李淮要打什么赌。李淮道:“明日我会派一个人带着宝藏过山,假如这人能顺畅把宝藏带到县衙,你便输了;假如被你夺去,便算你胜。”陈定威一怔,问道:“胜又怎么,输又怎样?”李淮道:“若你胜了,在我任期之内,绝不派兵围歼;若你输了,便要到县衙投案自首。”

  陈定威垂头思忖,心知李淮能下此赌约,必有些心计,宝藏不会容易到手,但是假如赌胜了,就能换来几年和平日子。他权衡一番,仍是容许了。

  李淮站起来道:“好,就这样定了,明日日落后,你就到衙门来见我。”说罢动身欲走,陈定威遽然叫住他:“慢,不知你这宝藏价值多少?寻常之物我是不会出手的。”

  李淮道:“这东西价值不菲,对有些人来说,更是无价可估。”陈定威点允许,又问:“假如你派出的人身上并没有宝藏,过后却说是藏得深我未发现,我岂不着了你的道?”李淮道:“说得好,我正要奉告你,此人所带宝藏必定会被你亲眼看到,宝藏便是在你的眼皮底下带过去的。”

  陈定威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暗道这个李淮真是傲慢,明日自己必定要得到宝藏。

PART.2迷阵

  转瞬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陈定威就下山守在路口,每有行人通过,他都要亲身搜寻。正午时分,路口慢腾腾地走来一个老头。陈定威带着弟兄们拦住路口,老头吓得脸色苍白,连声叫道:“豪杰饶命,豪杰饶命!”陈定威大声喝道:“我只需财不杀人,你慌什么?”他看这老头肩挎一只褴褛的柳筐,身上别无他物,就问他筐里装的是什么。老头忙把筐子放下,陈定威一看,里边是一盆盆栽榕树。

  老头颤声道:“我是个花农,前几天山那儿有户人家订下了这盆榕树,我今日给送过去。”陈定威细心看了那盆榕树,觉得全部寻常,就点允许暗示老头走人。老头长吁一口气,挎起筐子就要走。就在这时,陈定威遽然看到地上散落了几片发黄的叶子,他心里古怪:这盆榕树既被人挑中,理应健壮旺盛,可现在榕树叶子都枯黄坠落了,真实不合常情。想到此他追上前去,一把夺过了老头的筐子。老头乞求道:“豪杰,我是困苦之人,身边除了这盆树,再没有其他资产了。”

  陈定威也不答话,遽然把整棵树抓起来,公然榕树竟是没有根须的,难怪树叶会枯黄。陈定威看了看榕树粗大的枝干,冷冷一笑,掏出匕首,把树干剖开。不料树干都是实心的,里边并没藏什么东西。

  陈定威有些意外,他又看了看花盆,发现盆中如同埋着什么,他掏出来一看,竟是一块拳头巨细的人形何首乌!这就对了,切断榕树的根须,便是为了在小小的花盆中藏下这个东西。

  这时老头央求道:“求求你把何首乌还给我吧,这药要送到前庄救人。”陈定威不屑地道:“吃得起这种何首乌的,必是有钱人,有钱还怕买不到其他好药吗?”老头无法,只得说:“那我只能去奉告人家,叫他别等了,赶忙另寻良药。”说完长吁短叹地朝前走了。

  陈定威望着老头的背影,遽然心中一动,莫非这老头便是李淮派来的人?也只要他才干想出这么刁钻的主见。正思索时,遽然感觉手上黏糊糊的,本来何首乌不知什么时分破了一道口儿,汁液流了出来。这时,周围有个叫何三的兄弟叫道:“头目,我看这块何首乌是假的!”

  陈定威一惊,忙问怎么回事。何三答道:“我有个郎中朋友,听他讲有人用薯类假充何首乌,两者外表类似,但假的汁多肉脆,外表润滑,真的何首乌外表皱褶不平。”陈定威仍是疑问:“既是薯类,又怎会长成人形?”何三道:“在薯类成长的时分放下人形的砖模,就会长成这个姿态。”

  陈定威茅塞顿开,大叫道:“欠好,那老头定是李淮派来的,枯榕树和假何首乌都是他布下的迷阵,真实的宝藏还在老头身上,我们赶快去追!”

PART.3智斗

  陈定威带领手下飞驰追逐,转过一道山沟,公然见那老头一改颤颤巍巍的容貌,正健步往前走。陈定威追上去挡住了他,老头见了陈定威,脸色一会儿白了,问道:“你们已夺了宝藏,还追上来做什么?”

  陈定威微微一笑:“李知县公然有心计,幸亏我身边能人多,否则真让你缓兵之计了。”老头知道身份已露出,也不隐秘,叹口气道:“陈头目有勇有谋,鸡爪山潜龙伏虎,我真是敬服。陈头目想必已知道真实的宝藏是什么了?”

  陈定威道:“没错,宝藏必定便是那只花盆。”说完从柳筐中拿起花盆。这只花盆是瓷的,假如是御窑烧制,那可价值不菲。官窑烧制的器物都有铭款,所以陈定威端起瓷盆朝底下看了看,可盆底光光的,什么都没有。陈定威心想,莫非铭款刻在盆内?所以他把盆里的土倒掉,公然看到里边有几个字,看来是正品无疑了。

  陈定威拿起盆就要走,这时何三又在周围道:“头目,我感觉我们仍是上当了。”陈定威一愣,忙问原因,何三指着老头远去的背影,道:“你看,柳筐是用来装花盆的,现在花盆都被我们拿走了,老头还背着那个破筐回县衙干啥呢?”

  陈定威一听,猛拍脑袋,忙又追上老头,道:“任你们诡计多端,都难逃我的高眼,快把柳筐拿过来!”老头怔住了,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陈头目安知这柳筐是宝藏?”陈定威冷笑道:“正所谓百密一疏,你把一只没用的破筐带回县衙,不是屈打成招吗?”老头听了长叹道:“陈头目真是锦囊妙计。真话对你说,这柳筐名叫金丝柳筐,李大人认为最破的东西是最安全的,没想到仍被识破。”

  陈定威拿着柳筐细心打量,心想望文生义,宝藏起了这个姓名,必是匠人在编筐时掺进了金丝。这么大一个筐子,里边当然有许多金丝,必定很宝贵。这时陈定威看看太阳已偏西,就拿着宝藏,骑马直奔县衙而去。

PART.4宝藏

  此刻,永安县衙前人头攒动,李淮已把自己和陈定威打赌的事奉告全城,大众们都来看热闹。不多时陈定威赶到了,他拎着柳筐来到李淮面前,大声道:“李知县,你派出的人已被我拦下,宝藏现在我手中,你说话可得管用。”围观的大众一听此话都愣了,一个破柳筐算什么宝藏呢?

  李淮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本官当然不会反悔,仅仅,你手中拿的并非宝藏。”陈定威一怔,说:“你想狡赖吗?那老头已奉告我,这个筐子叫金丝柳筐,里边必定掺有金丝。”李淮笑道:“是否有金丝,一试便知真假。”说完他叫人拿来火折,点着了柳筐。不一会儿柳筐便烧尽了,地上除了一堆灰烬,底子看不到什么金子。

  陈定威吃了一惊:“莫非我被老头骗了?”李淮摇头道:“他并没说假话,这筐子是用一种叫金丝柳的柳条编织成的,所以才叫这姓名,仅仅这种柳条并不值钱。”

  陈定威呆住了,茫然道:“那宝藏究竟是何物?”李淮摇摇头道:“我能够奉告你,榕树、何首乌、花盆、柳筐全都是寻常之物。”陈定威道:“可行李中只要这些东西了,你不是说宝藏就在行李中,并且是我能亲眼见到的吗?”李淮道:“没错,宝藏不仅为你亲眼所见,更已被你亲手丢掉。”说完回头冲衙门内喊道:“王师爷,快把宝藏呈上来。”

  一个人应声从里边走了出来,陈定威一看,本来王师爷正是那老头。此刻他手拿着一个袋子,袋子松开后,陈定威刻不容缓地探头一看,里边竟是一包泥土!

  陈定威失声叫道:“莫非宝藏竟是花盆中的泥土?”李淮点允许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泥土,是海底泥,因收集困难,十分宝贵,是皇家贡品。这是本官就任前皇上恩赐给我的。”

  陈定威愣了愣,不服气地说:“皇家贡品又怎样?我可不信这泥土有什么妙用。”李淮允许叹道:“我问你,你家里是不是有个身患重疾的老母?”陈定威听了忙道:“对,母亲染了癣疥,四处寻医问药都不能彻底治好,整日痛苦不堪。”李淮道:“海底泥对此症有用,你拿回去给你母亲涂敷,不久必会康复。”陈定威听罢,半信半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好,若我母亲的病能治好,我必定回来归案,是杀是剐,悉听尊便!”说完拿起地上那袋泥土就走。周围的官兵拥上来,李淮却挥挥手让他们退下了。

  陈定威把海底泥拿回山上,为母亲敷上,公然不过十数天,母亲身上已不痛痒了。她问陈定威是哪里找来的泥土,陈定威就把打赌的来龙去脉说了。陈母听完说道:“可贵李大人宅心仁厚,儿啊,你仍是下山投案去吧。”陈定威点允许,第二天把山上的兄弟闭幕,直奔县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