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三请大厨

[民间故事] 三请大厨

时刻:2012-07-19 来历:admin 点击:

PART.1绝养

  明朝末年,方城有个方员外,仗着叔父是个总督,就在方圆百里巧取豪夺,富甲一方。他这人有个嗜好,便是爱吃,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他恨不得吃个遍。方贵寓光是厨子就二十来个。

  可这些天,方贵寓上下下的厨子使出浑身解数,方员外却怎样也提不起食欲来。本来前两天方员外进山打猎,遇见高人了。此人自称姓简,说是为了逃避对头追杀,才举家搬到深山里住下。那天简大厨见有贵客,端上一盘红烧猪肘,说是独门绝活。方员外虽瞧不上这普普通通的猪肘,却碍于情面,只得夹起一块塞进嘴里。哪知猪肘一进嘴里,方员外当即愣了,继而闭上眼睛,细细品味,满脸沉醉,连连夸绝。当晚,那一盘猪肘,方员外足足吃了半个时辰。

  解铃还须系铃人。管家请了方员外的令,赶忙进山高价请简大厨出山。那简大厨也不扭捏,赶了几头猪怅然来到方府。从此,方员外日日都能变着法儿吃上这简氏猪肘。有一天,他便趁机探问其间微妙。简大厨大方地答道:“要害就在养猪的法子上。”说罢,就带着方员外来到厨房边的猪圈,指着圈里的猪说:“这些可都不是家猪,而是家猪和野猪杂交的小猪,肉质鲜而细嫩。”说完又指着料槽里的东西道,“再看这饲料,是用上等大米酿形成酒糟,加上灵芝、当归、野参等贵重中草药制造而成,这种饲料喂食出的猪,鲜而不腥,肥而不腻。”方员外听了连连允许,心里却打起小算盘来。自己已然现已知道其间微妙,何必再花高价服侍眼前这位呢?所以,没几天,方员外就找了个托言,把简大厨打发走了。从此,方员外圈了块地,让下人好吃好喝服侍了一圈猪,可这道猪肘经府里的厨子一做,滋味仍不如简大厨的十分之一。

PART.2绝杀

  合理他沮丧之际,他叔父方总督命人送话给他,清明要回家上坟,命他好好预备。方员外听了乐不可支,早早组织稳当,唯有饮食,他思来想去,仍是觉得简大厨的猪肘定能讨叔父的欢心。无法,他只好亲身拎着厚礼进山,求简大厨再次出山。

  这简大厨倒也直爽,只需价钱出得够高,他是走得洒脱,来得轻松。趁此机会,方员外又问起诀窍来。简大厨看着圈里的猪说:“野猪配的种当然不能圈着养。我家的几十头猪便是放养在后山的。”见方员外服气地址允许,简大厨又满意地说,“不光是要会养,还要会杀,你来看我怎样杀猪。”

  只见他赶了一头猪进圈,手持一根棍棒撵着猪跑。猪一停下,他就一棍子打在猪屁股上,猪只得负疼再跑,如此循环往复,直到猪累得口吐白沫趴在地上,不再动弹。简大厨这才丢掉棍棒,了断了它的性命,让学徒烫毛开膛破肚。全部拾掇稳当后,简大厨才说:“这样杀的猪,一切精血全累积在腿上,肉质最好。”方员外连连允许默记在心。

  总算到了方总督回乡上坟的那天,方员外在贵寓设家请客客方总督。简大厨也不负众望,上了一道压轴菜—“醉香猪肘”,菜上桌后,简大厨往猪肘上倒上酒,又取出打火石一擦,一股蓝色的火苗“腾”的蹿起,登时,一股迷人的肉香飘散满屋。

  此时,方总督挑起一点猪肘,往嘴里一咂吧,不由眉毛一挑,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把方员外吓得一惊,认为不合方总督的口味。谁知方总督两掌一合,叹道:“我足不出户,猪肘也吃过不少,就数今天的滋味最好,不油不腻,浑厚鲜美,叫人齿颊生香,正是此味只应天上有,人世哪得几回尝!”所以,叔侄二人一再碰杯,一时刻欢声举座,笑语合座。

  送走了方总督,方员外又打起了小算盘,他已知道这猪是怎样杀的,好像简大厨又剩余了,所以他再次辞退了简大厨。可和前次的景象相同,自己做的猪肘滋味仍是差那么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点点,犹如画龙未点睛,短少灵气。

  方员外猜测简大厨留了一手,至所以什么,他费尽心机也想不出。

PART.3绝料

  转瞬到了大雪纷飞时,方总督遽然带话来,宫里的陈公公要来方员外贵寓玩耍,叫方员外预备猪肘宴。

  这陈公公是皇宫里的宦官总管,皇上身边的红人,最能呼风唤雨。五年前遭到左都御史刘大人的弹劾,他竟以莫须有的罪名假传圣旨杀了刘大人全家,百官迫于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这方总督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平常竭力凑趣陈公公,两人私交不错。刚好陈公公又极爱吃猪肘,方总督便竭力推荐简大厨的秘制猪肘,撺掇陈公公去方员娘家一游。陈公公就约了方总督在冬至吃猪肘。

  此时,脱离冬至已然不远了,但是自家做的猪肘滋味欠点火候,情急之中,方员外又想到了简大厨。这次简大厨但是凹凸不从,但后来传闻是请客陈公公,就提了个条件,宴后要面见陈公公,由方员外提个话头。

  方员外不解地问:“你一个乡野乡民又不当官,见陈公公有什么用?”简大厨却道:“我一个山野村夫,一辈子也见不到皇上,可我传闻这陈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见见皇上身边的人也不枉为人一世啊。”方员外哈哈大笑道:“只需你让他吃得快乐,我包你见到他,不过我也有个条件,你有必要告知我,那猪肘的配料你是不是留了一手?”二人就这么说定,简大厨见到陈公公之日,便是他抖出秘方之时。

  冬至这天,陈公公和方总督乘着两顶暖轿来到方府,方员外必恭必敬地把他们迎进大厅。问寒问暖茶罢,酒菜上席。陈公公一看,呵!竟是满满一桌猪肘:蒜泥肘肉,酸辣肘子,酱肘花,卤肘子,醉香猪肘,红焖肘子,燕窝炖肘子,东坡肘子,就连汤也是肘子人参汤……他不由满面笑容,击掌大笑道:“好一个肘子宴,老夫要开怀畅饮、大快朵颐了。”

  陈公公喝着温酒,顺次品味,拍案叫绝。算了,他不由长叹:“老夫吃了一辈子肘子,今天算开了视野,这个厨子必定与众不同。”方员外便趁机举荐,陈公公一听来了兴致,随即使命人领了简大厨进屋。

  待那简大厨请了安,陈公公便问他姓谁名谁。简大厨回说姓刘。此时,方员外和方总督一惊,不是姓简吗?怎样姓刘了?只听简大厨又开口道:“公公还记得五年前被你杀的左都御史刘大人吧?我便是他的小儿子刘书智,今天取你的狗命来了!”说完,刘书智从围裙里一抽一抖,一把软剑在他手上瞬间坚固如钢。只见他将剑往前一送,直透陈公公胸腹,那宦官登时毙命。侍卫们这才缓过神来,上前按住了刘书智。只听刘书智仰天大叫“爹娘,智儿为你们报了仇了!”

  本来左都御史刘大人被杀时,他的小儿子刘书智正好在武当山拜师学剑,逃过一劫。刘书智从此隐姓埋名,好容易才探问到陈公公爱吃猪肘,便决意从猪肘下手,正人报仇,十年不晚。他先师从名厨,后又得高人点拨,研究烹饪之道。随后,才有了所谓深山偶遇方员外、不即不离献秘方的一幕一幕。本来,这全部都在他刘书智的方案之中。

PART.4绝命

  再说这陈公公死在方员外府中,方员外脱不了关连,好在抓住了凶手刘书智,方员外上下打点花了几万两银子,加上方总督上表申述、四处求情才了断此事。可这方员外仍是不死心,由于刘书智还没告知他猪肘里少了什么配料。屡试屡败之后,方员外叹了口气,看来只要去问刘书智了。

  待到刘书智开刀问斩的那一天,方员外上下打点一番,做了一道“醉香猪肘”送他上路。那刘书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见他酒足饭饱,方员外便靠近小声说:“你不能食言,得告知我少一道什么佐料?”

  刘书智哼哼一笑,不屑地说:“告知你你也弄不到,那但是天山红顶冰蟾的血。”见方员外一脸惊诧,他接着说,“但凡动物的肉,实践都有些腥毒,要去这腥毒,唯有天山红顶冰蟾的血。上天有眼,前些年我和师父到天山习剑,机缘巧合,抓了只天山红顶冰蟾,取了一小瓶血。”

  方员外听了愣了半晌,满脸惋惜道:“惋惜,天山红顶冰蟾是天山冰蟾的绝品,长在天山山顶极寒当地,可遇不可求,看来我再也吃不到这种甘旨的猪肘了。”

  刘书智却正色说:“我是为了杀奸臣报仇雪耻,才苦心研究烹调之术,你却不应贪图享受。你想想,你和你的叔父如不是贪吃,能为我使用吗?陈公公如不是贪吃,能死在我手里吗?你莫非还不警醒?”说罢哈哈大笑,回身向刑场走去。

  方员外听了脸红一阵白一阵,呆站在那里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