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一场空

[风闻逸闻] 一场空

时刻:2012-09-11 来历:admin 点击:

  民国初年,秀明村有一对姓苗的堂兄弟,哥哥叫苗胜,弟弟叫苗风。

  这天暴雨,苗风坐在家中,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宅院,击中了地上的一块圆石板,石板外表马上裂开几道缝来。苗风走近一看,只见石缝里隐约透出一丝亮光,所以他拿来锤子击打起来。不一会儿,石板外表就被敲开了,显露闪着青色光泽的石面。

  苗风有些意外,这块圆石板是祖父留下来的,原是一张石桌,由于年代久远,桌腿断了,他就把桌面放在地受骗窖井盖了。没想到这块看似粗糙的石头里,居然还有这样美丽的断面。苗风看着石头,觉得再放到地上惋惜了,想了想,决议把它做成一张嵌石圆木桌,横竖堂兄苗胜会做木匠活,请他帮助最好。不久,圆桌就做成了,苗胜的手工也真不赖,桌面和桌架都做得很精密,再配上中心的大青石,看起来大方贵气。

  几天后,苗风正在吃饭,一个乞丐来到门口讨饭,苗风没有像他人那样把饭倒在他碗里,而是叫他进屋上桌来吃。那乞丐被宠若惊,小心肠坐到桌边。吃完饭,乞丐忽然敲着桌面,道:“是个好宝物,到城里至少能卖五百大洋。”说完飘然而去。

  苗风只当乞丐在说疯话,就把这件事当笑话说给村里人听,谁知有人听后奥秘地说道:“你们知道那乞丐是谁吗?是省会洋行的周老板,我在他家做过事。想最初他生意没有衰落时,真是富甲一方,什么稀罕物没见过?他说这张桌子是个宝,那上面的石头必是玉石了!”

  这下苗风傻眼了,他想起,当年祖父是个商人,家中较为富裕,很可能是祖父特意买了块玉石,传给后人。所以他把桌子擦洗洁净,用一块布遮住,小心肠收藏起来。

  苗风手中有了宝物,心里便不安静起来。本来苗风曾结过婚,妻子姓李,长相秀美。半年前,李氏带着儿子去县城抓药,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有人在背后议论,说李氏是嫌苗风穷,跟有钱人跑了。苗风起先很悲伤,后来想到妻子这么美丽,跟着自己的确冤枉,就慢慢地想开了,可现在,他又动了寻觅妻儿的想法。

  晚上,苗风带着一瓶酒来到堂兄苗胜家,对他道:“哥,你足不出户做买卖,到的当地多,假如碰见了娃儿娘,就把家里的事告知她,对她说,假如乐意回来,我们仍是好好过日子。”

  苗胜听完这番话,一会儿呆住了,其实自从得知苗风有宝物,他心里就策画开了:弟弟没有儿子,届时这玉石圆桌还不是归了自己?可哪料到,弟弟竟动起寻觅妻儿的想法。苗胜心里不快,可也欠好表显露来,只得随意地址允许。

  不久后,苗胜进城贩货,忽然看到集市上走来一大一小两个乞丐,细心一看,居然是李氏带着孩子在乞讨!苗胜天性地想躲起来,却发现李氏目光板滞,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苗胜很疑问,就向人探问。探问完他才知道,本来那天李氏从药店出来,摔了一跤,伤到头部,失去了回忆,连自己姓名都忘了。有好心人给母子俩一间杂房栖息,母子俩就靠着乞讨度日。

  苗胜暗想:村里常有人来县城就事,如果碰上这母子俩,或许会把他们带回去。想到这儿,苗胜走到李氏面前,说要送她回家。李氏问他是谁,苗胜道:“我是你哥啊,我现在带你去找苗风。”

  听到“苗风”两个字,李氏的眼里放出了光荣,只觉得这姓名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所以忙点允许,抱起儿子就跟着苗胜走。苗胜雇了辆马车,带着李氏母子向省会方向赶去,他心想,必定要把他们送得远远的,让苗风再也找不到。

  来到省会,苗胜不知把李氏往哪里送,想来想去,觉得省里大户人家多,必定需求用人,所以就走到一家宅门前,刚好里边出来一个身形发福的女性,苗胜忙问她要不要女佣。女性打量了他们一眼,道:“我家是缺用人,可这女的看着精力欠好,还有这个孩子,是不是也要带在身边?”

  苗胜忙道:“她什么事情都能做,只需一口饭吃,不要一分工钱。”女性这才点允许。所以苗胜告知李氏,苗风就在里边,李氏听了,快乐地抱着孩子进去了。

  办完这件事,苗胜才放心肠回村。他也知道这事办得有些缺德,但又想到,当年祖父偏疼,逝世前分居,把值钱的器物都留给了苗风的父亲,自己父亲只分得三间空荡荡的老屋……现在,自己不过是把应得的东西拿回来算了。

  苗胜回到村里,传闻苗风由于一向找不到妻子,整天酗酒度日,村里人都说,这样下去,苗风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一天,苗胜从家里出来,忽然看到村里的寡妇雪花扶着苗风进了屋,又倒水给他洗脸擦肩。苗胜暗暗吃了一惊,苗风什么时候被这寡妇盯上了?苗胜的妻子秦氏好像早知道这事,她小声对苗胜道:“我看雪花厚道忠厚,对堂弟又细心,我们不如找媒妁帮他们促成促成。”

  苗胜一听,差点叫作声来,自己十分困难才把李氏送走,哪能让苗风另娶一个女性?这雪花清楚便是冲着他家的玉石圆桌来的!所以他严峻地喝斥妻子:“他人家的事你少管!”

  逐渐的,雪花往苗风家越跑越勤,苗风的精力也一天六合好起来。苗胜见此,不由百爪挠心,暗生恶意。这天,秦氏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苗胜便备下一桌酒菜,叫苗风来自己家喝酒。苗风却红着脸对苗胜道:“哥,我现已戒酒了,雪花不让我喝了。”

  苗风道:“今日必定得喝!你知道吗,你嫂子现已去向雪花提亲了,今日我们就提早喝你的喜酒。”

  苗风听后脸更红了:“哥,你对我太好了,我敬你一杯。”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这样,兄弟两人推杯换盏地喝起来,不知不觉间,苗风有些醉了,就趴在桌上睡起来。苗胜见状,忙把早已准备好的桐油倒在屋里,然后把煤油灯打倒,自己匆促走出屋子,躲到了后边的茅房。

  不一会儿,屋里燃起了熊熊大火,邻近人家听到动态,都跑来救火,苗胜伪装刚从茅房出来的姿态,见状就呼天抢地喊起来:“不得了,我兄弟苗风还在里边啊,或许是喝醉了打翻了油灯,我们快救火啊!”

  我们传闻里边还有人,更着急起来,但是由于屋里倒满了桐油,火苗呼呼蹿得老高,不一会儿房顶都烧起来了,底子无法施救。苗胜伪装要往里冲,被人死死地拉住了。不到半个时辰,苗胜家的三间老屋已烧得片瓦不留。火逐渐平息后,苗胜走到里边一看,苗风早就烧死了。

  苗胜的房子烧了后,没有当地可住,村里人都劝他:“就住你堂弟苗风家吧,他现在走了,又没有后人,产业天然归你了。”

  苗胜要的便是这句话,苗风的房子归了他,房里的东西天然也归他了,至于自家烧掉的房子,横竖也寒酸了,烧了就烧了吧。苗胜当下就搬到了苗风家里,他抚摸着那张玉石圆桌,心里感慨万千:阅历这么多曲折,宝物总算到手了。

  苗胜守着宝物,也没心思干活了,不久后就动起了卖玉石桌的想法。音讯传开后,从城里来了一个收藏家,他来到苗胜家,揭开圆桌上的布罩,不由赞道:“真是好东西啊!”接着就问苗胜要卖多少钱。

  苗胜想起那个乞丐说过的话,就说:“最少要八百大洋。”收藏家却说:“我做买卖讲究诚信,不肯欺人,这样宝贵的东西,给你一千大洋吧。”说完把一只装满银元的箱子递给苗胜,然后叫人把圆桌抬上车去。

  苗胜赶忙问收藏家:“这桌面终究是什么玉,这样值钱?”

  收藏家摇头道:“你弄错了,圆桌的桌面的确是青玉,可质地一般,并不值钱,值钱的是圆桌外围的木架和桌腿,用的是上等紫檀木。前清时紫檀乃皇室专用,民间很少见到,此树需几百年才干长成,明清两朝早已伐尽,现在已见不到成年的木材,因而弥足宝贵。”

  苗胜听完好像平地风波,他发疯似的来到自家焚毁的那片废墟,翻找了好一阵子,总算找到了一根烧黑的木柱,但是刚拿起来,木柱就断成了几截。这时,地上显露了一块铁片,苗胜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余年前下南洋购得紫檀两柱,然朝廷禁令不敢擅用,遂藏之于山野,传于吾辈后人。”后边落款写着祖父的姓名。

  苗胜看罢,忍不住对天大笑起来。本来最初苗风做圆桌的木材,便是苗胜从家里拿给他的。那时苗胜见自家正房中除了主梁,还立着两根无用的柱子,很是碍眼,就取下来一根。他切料时就感觉木质特别坚固,但他从没在谁家见过这种木材,还认为仅仅一种好点的硬木算了,哪想到这便是传说中高不可攀的紫檀啊?

  到此刻,苗胜才理解祖父当年的良苦用心—自己的父亲和苗风的父亲是亲兄弟,苗风的父亲为人结壮,自己父亲却是个败家子,祖父分遗产时看似偏疼,其实却很公正,把金钱留给了苗风父亲,宝贵的紫檀却留给了自己一脉。想必祖父是寄希望于这一脉的后人能有长进,届时改朝换代,房子也需拆了重建,后人看到铁牌,就可以把紫檀拿出来运用……哪料自己张狂的贪欲,不只害了兄弟性命,还毁掉了另一根宝贵的紫檀!

  苗胜拿着铁牌,失神了半晌,忽然拿起一截木炭,在地上写下长长的一行字,然后跑到后山,从山崖上纵身跳了下去。

  苗胜自杀后,妻子秦氏怎样也想不通,现在家里有花不完的钱,老公为什么却自杀了?秦氏回想起老公死前的那个下午,好像去老屋看过,所以就赶了曩昔。当她看到地上的笔迹时,不由一声悲叹……

  第二天,秦氏坐车赶到省会,来到一座大宅前,听到里边传来一声声惨叫,走进去一看,只见一个肥壮的女性正拿着竹条狠狠鞭打一个女佣和孩子,两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秦氏细心一看,认出来了,那挨揍的女佣正是李氏,她忙走上前说道:“他们是我的亲人,我现在要带走!”

  那胖女性看了一眼秦氏,道:“好啊,藏着这女性也干不了什么活,不过这孩子刚打碎了我家一只古玩瓶,你得赔我八百大洋才干放人。”

  秦氏把带来的箱子翻开,放在那女性的脚边,那女性一看,两眼马上放出光来。秦氏走曩昔,拉起李氏和孩子,道:“走,我们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