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刀客

[风闻逸闻] 刀客

时刻:2012-11-23 来历:admin 点击:

  吉祥镇一贯平安无事,没有匪祸。但是这天,镇里来了两个大汉。他们骑着马,身背大刀,一副江湖人的打扮,镇上人一看,便知是刀客。

  两名刀客再接再励,来到了镇里的济世药店,直往店里闯。店里的人见来人身背大刀,全都吓得胆战心惊,闪躲一边。

  济世药店的马掌柜是个家财万贯,良田百顷的大财主。他见来了刀客,知事不妙,心中坐卧不安,匆促笑脸相迎道:“两位大侠,想买什么?”

  一名刀客从身上掏出一张单子,往马掌柜面前一晃:“照上面的拣!”

  马掌柜接过单子一看,这上面的药还真不少。他不敢慢待,忙把单子交给一边的店员,让他们赶忙抓药。随后,请两名刀客入座,以好茶招待。

  一瞬间时间,店员们就为刀客抓好了药,并装进了两个大布袋里。马掌柜噼噼啪啪地敲打着算盘,很快便算出了药价,笑眯眯地上前,说道:“两位大侠,总共二百两银子。”

  “二百两?”刀客冷笑一声,上前抓过布袋就要走。

  马掌柜见势不妙,匆促大喊起来:“你们想干啥?抢药?”

  几个店员也立刻挡住了大门,两名刀客瞪着几个店员吼道:“想活命的就滚开!”店员们听了,登时愣在那里,不敢上前。

  马掌柜急吼道:“给我上,打死了有赏!”此言一出,店员们蜂拥而至。两名刀客一个箭步蹿身上前,抡起手臂,大掌一挥。眨眼时间,几个店员脸上都挨了一巴掌,痛得直叫,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名刀客拿着布袋拂袖而去。

  马掌柜的药店被抢,镇上的人都乐祸幸灾,都说刀客只抢药,算是廉价了他。早年,镇上有好几家药店,可他们都让马掌柜给生生挤跑了,就连邻村的也开不下去。现在吉祥镇一带就只有济世一家药店,马掌柜独家经营,把药价抬得老高。人们要买药,只得找他,再高的价也得买。镇上的人都恨透了马掌柜,恨不得刀客把他的药店抢个精光。

  公然,半个月后,那两名刀客又骑着马来到吉祥镇。镇上的人都暗暗快乐,可这次,刀客没有去济世药店,而是去了昌隆米店。米店的陈掌柜见两名刀客来势汹汹地直奔这儿,当即面色大变,他对一个店员吩咐几句后,便悄悄地溜了。那个店员见掌柜都跑了,自己也吓得瘫软在地。

  其他店员一见此景,不知所措,四下乱窜。两名刀客闯进米店,见米店乱成一团,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二话不说,就搬起米袋往马背上放。

  刀客足足抢了八袋米,牵着马,大模大样地脱离了吉祥镇。

  陈掌柜气得咬牙切齿,却也力不从心。

  之后的好多天,吉祥镇上的人都在谈论那两名刀客,都说不知下次他们来了,又会进哪一家店。镇上开药店、米店、钱庄、布庄的几家掌柜都胆战心惊。马掌柜想整天胆战心惊也不是个方法,所以招集各位掌柜,商量对策。

  陈掌柜献上一计:“吉祥镇本来太平无事,也不曾有刀客出没,现在却祸事不断,我们何不雇一些江湖高手,来给我们做警卫呢?”

  “请警卫?对啊!”世人连连说好。

  马掌柜思忖道:“此计好是好,不过警卫的花费不少!”

  陈掌柜急道:“在这节骨眼上,你还在乎那几个银子?”

  其他几个掌柜也纷繁说,仍是除去刀客,保命要紧。

  马掌柜想想,便也赞同道:“就依我们的意思来办,我正好知道几个江湖侠客,能够请他们过来,至于银子……还需大伙儿一块儿出!”

  世人共同说好。

  可几天后,掌柜们并没有看到新来的警卫,所以纷繁来向马掌柜探问音讯。先来的是陈掌柜,他问马掌柜:“请到警卫了吗?”

  马掌柜凑上前,说道:“请到了,就在我家呢!”

  “在你家?为什么不带出来?”

  马掌柜小声说道:“此事千万不能张扬,这些警卫是来抵挡那两个刀客的,要想取他们的性命,就不能泄漏半点风声。等他们再来吉祥镇的时分,我们就来个出乎意料,保管让他们有来无回!”

  马掌柜带着陈掌柜去了一间屋子,屋子里有六个大汉。马掌柜说:“这六人但是道上有名的‘狮子山
六虎’,个个武功高强,领头的那个叫郑虎,外号‘飞天虎’,飞檐走壁,身手了得。”

  陈掌柜听了哈哈直笑:“本来是大名鼎鼎的‘狮子山六虎’啊,这下我们不必再怕那两个匪徒了。”

  一个月后,两名刀客又出现在吉祥镇。一听刀客来了,六名警卫当即提刀骑马追了过来,将那两名刀客团团围住。

  两名刀客见来的六人杀气腾腾,先是吃了一惊,随即从背上抽出大刀,便要向六个警卫当头砍去。那六个警卫就在两名刀客抽刀的时分,蜂拥而至。只听“咣当”一声,一名刀客手上的大刀落地,身子从立刻翻落下来,横躺在街上,鲜血直流。另一名则身中数刀,尸横遍野,当场毙命。

  六个警卫非常疑惑,尽管他们武功高强,但这两个刀客也太不济事了,容易就让他们给处理掉了。

  警卫们杀了刀客,当即去马掌柜那里禀告,马掌柜一听大喜,速拿来好酒好菜给他们庆功。

  刀客尽管已除,但想到这些天所受的苦,马掌柜仍觉得不解恨,他对警卫头子郑虎说:“明日你带几个弟兄把那两个刀客的尸身挂在镇中心,让镇里的人看看。”

  第二天,在吉祥镇的镇中心,立起了两根木杆,上面吊着那两名刀客。镇上的人都来了,我们远远地围着看着,心里很不是味道。

  马掌柜看看尸身,又看看镇里的大众,眯着眼笑道:“这下看谁还敢跟我们刁难!”

  就在这时,镇里忽然拥进一大群人,他们来到木杆下,对着刀客的尸身,齐刷刷地跪倒,然后磕头的磕头,哭泣的哭泣。

  一时之间,镇上的人都看得呆若木鸡。领头跪在地上的是一位白叟,白叟哭喊道:“大宝,小宝,你们死得好惨啊!”说着,紧随的人也都哭天喊地起来。

  郑虎不知缘由,上前问道:“白叟家,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白叟泪眼模糊地说:“他们是我的儿子,他们不是刀客啊!”

  郑虎一愣:“不是刀客?”

  白叟告知郑虎,他们是邻村的人,最近村里闹恶疾,乡民们买不起药,买不起米,大宝和小宝便打扮
成刀客,来吉祥镇为乡民抢药抢粮。

  郑虎听后,大为震动,登时理解为什么能垂手可得杀了这两名刀客,本来他俩仅仅一般的乡民。郑虎内疚备至,自己平生从未杀过好人,现在却犯此大错。他抱怨地看了马掌柜一眼。

  马掌柜却不睬郑虎,一脸天经地义的姿态,对白叟说:“他们干什么欠好,非要装刀客,活该!”

  “这还不都是让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给逼的?”白叟说着又哭天抹泪。

  马掌柜听了,白了他一眼,大模大样地走了。

  由于错杀乡民,郑虎感觉面子全失,便去向马掌柜等人告别。几个掌柜见匪徒已除,不必再养着他们,便爽快地容许了。

  那天,郑虎将几个掌柜给的银子分发给镇里的大众,随后快马加鞭脱离了吉祥镇。

  让人想不到的是,就在郑虎他们脱离吉祥镇的第二天,有四名蒙面刀客忽然出现在了镇上。他们骑着马,手持大刀,把药店、米店、布庄和钱庄一抢而空。

  其时,店里的掌柜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抢东西,却束手无策,全都吓得瘫软在地上,装起了死人。

  那天夜里,几个掌柜又聚在一起,他们决议请回‘狮子山六虎’。但是他们托人四处探问,却再也没有郑虎等人的音讯,却是那四名刀客每隔一段时刻就骑着马来店里大举争夺。

  那几个掌柜又过上担惊受怕的日子,他们怎样也不会想到,那四名刀客来镇里争夺东西的时分,还有别的两名刀客在镇外接应。这六名刀客,便是“狮子山六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