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鉴宝

[民间故事] 鉴宝

时间:2012-11-26 来源:admin 点击:

  前清年间,朝廷连年平叛剿乱,赈灾抚民,需要大笔银两,刚登基的雍正便对自己的臣子下了手。凡是犯了事的官员,不论官衔大小,一律抄没家产,悉数充公。这年,御史弹劾两江总督唐尧文贪赃枉法。此时京城不少大臣为唐尧文说情,说他为官数十年,并没出过大错,贪赃一事可大可小,主张对他从轻发落。雍正一时难以决断,便命亲信李卫去抄查唐家,等有了结果再做定夺。

  不久,李卫回到京城,当朝呈上了登记了唐家所有家产的清单。

  雍正当众打开清单,越看越是心惊:没想到区区一个总督竟能搜刮这么多民脂民膏,自己身为一国之君,其中许多珍宝也是闻所未闻。看了几页清单,雍正突然停住,问道:“清单上说查抄了两千斤人参,难道这唐尧文私下还贩卖药材吗?”

  李卫赶紧回答:“这人参并非用来买卖,是唐尧文自己用的。”

  雍正不信,“唐尧文又没有病,两千斤人参要吃到猴年马月?”

  李卫笑答:“皇上有所不知,唐尧文最喜欢吃嫩菜心,但又不喜欢白菜的土味,因此每次厨子炒菜时都事先把人参烘干,再充当木柴烧火,这样人参燃烧时的药香便盖过了白菜的土味。每做一次白菜心,都要烧掉几十斤人参。这两千斤人参,还只是唐府一月的用度。”

  雍正听罢点头叹息,又见清单上有一样珍宝叫摇钱树,不禁好奇地问:“这摇钱树朕只听说过,还从未见过,不知究竟什么模样?”

  李卫赶紧命人把从唐家查抄来的摇钱树抬到雍正面前。雍正一瞧,不禁暗自咋舌。只见这摇钱树的树干用赤金铸造,翡翠打造成的枝条上有无数个小金钩,钩上挂着大大小小明晃晃圆溜溜的金元宝、银树叶、玉如意、玛瑙钱……还有雕工精美的玉蝉、金雀翘立枝头,宝光烁烁,栩栩如生。

  雍正问:“不知这摇钱树有何用处?”

  李卫轻笑一声,说:“此事说来好笑。唐尧文娶了三十六房小妾,个个国色天香、姿色动人,到了晚上唐尧文不知该宿在哪一房内,便让人造了这株摇钱树,美其名曰:选芳枝。每晚,三十六房小妾轮流拿着一只金鞋,用力往摇钱树上丢,谁打下的宝贝多,唐老爷就陪哪个睡……”

  雍正嘴上不说,心里却十分不悦,心想自己身为皇上才只十几个妃子,这唐尧文真是可恶。这时,他无意翻到清单最后一页,见有三样珍宝没有命名,便问道:“这三样珍宝为何无名?”

  李卫惭愧地说:“微臣无能,那三件宝贝稀奇古怪,不但我,其他抄家的大小官员也无人识得,因此无法命名。”

  雍正忙让太监把那三件宝物呈上来。只见一件是一只镂金镶玉的尖嘴孔雀,一件是一把模样古怪的小锯刀,还有一件是个镏金玉石壶。雍正拿起三宝,左瞧右看,也弄不明白这三样东西有何用处。

  此时,上书房大臣张廷玉上前说:“听闻礼部侍郎刘言春博览群书,通晓古今,无物不识,不如让他前来鉴宝。”

  雍正一听,立即下旨宣刘言春上殿。刘言春仔细看了三宝后,对雍正说:“启禀皇上,第一件尖嘴孔雀,是用来嗑瓜子的。先把瓜子放入孔雀尖嘴里,然后轻拍孔雀的后背,孔雀便会嗑开瓜子壳,将瓜肉吐入盘内。第二件小锯刀,则是用来锯冰块的冰刀。每年冬至那天,到河中切下三尺见方的冰块,用棉被包裹后涂上蜂蜜和蜡油,藏到十几尺深的地下石洞中。等到盛夏酷热难耐之时,便可取出冰块,用冰刀切成碎冰,用来泡茶消夏。”

  刘言春边说,大臣们边窃窃私语,纷纷感叹唐尧文平日生活之奢靡。

  雍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强压住怒气,问:“那第三件镏金玉壶又是何物呢?”

  刘言春叹了口气说:“皇上恕罪,微臣学识浅薄,实在……认不出这是何物。”

  雍正取过玉壶,细细打量。只见这壶用上等和田宝玉雕成,壶身上还镶嵌着猫眼石、夜明珠等各种珍宝。更奇特的是,只要往壶中倒入半盏清水,顷刻间,那水便会散发出缕缕香气,香味沁人心脾,久久不散。

  大臣们见此,不免纷纷猜测,这个说玉壶是盛酒的酒器,那个说玉壶是放香料用的,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雍正见刘言春都认不出此宝,心中闷闷不乐,一连几天挂怀此事,竟然连朝都不上了,整天抱着玉壶苦思冥想。

  这天,雍正正在欣赏玉壶,只见李卫疾步前来,说他已经找到了认得玉壶的人。

  雍正大喜,赶紧吩咐大臣们上朝。

  不一会儿,君臣齐聚,只见李卫带上来一个形容猥琐的细瘦汉子。

  雍正问:“你是何人,怎会认得这镏金玉壶?”

  细瘦汉子自称王小二,是唐家一个下人,这玉壶他每天都会见到,因此熟知用途。

  雍正忙道:“快说,这玉壶到底是何宝物?”

  王小二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纸笔,写下两个字后恭呈御览。

  雍正迫不及待地打开纸一看,突然脸色大变,一拍御案,气呼呼地甩袖而去。

  大臣们不解,捡起雍正丢下的纸片一瞧,见上面只有两个字:溺器。

  原来,王小二在唐府是看茅厕的,这镏金玉壶不过是唐尧文夜里内急时用的一个尿壶而已。

  第二天圣旨下,唐尧文被判满门抄斩,原先为他说情的大臣们这回都闭上了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