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鹤舞东宫

[风闻逸闻] 鹤舞东宫

时刻:2013-03-02 来历:admin 点击:

  大唐初年,天下太平。这天恰逢东宫太子的寿诞,太子便在正殿内请父皇唐高祖和兄弟秦王李世民赏识歌舞。跟着一阵动听的乐声响起,两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自屏风后飘然而出。两人的舞姿轻盈曼妙,犹如一对高尚美丽的白鹤。
  
  这两个女子原是长安一家乐坊的舞伎,年纪稍长的名叫银雪,因家境贫寒从小被卖入乐坊。稍年幼的女子名叫白玉,原是前朝的将门之后,国破家亡后也流落至此。两人长相清丽,舞技出众,不久前被沉迷于声色犬马的太子知道,强行把她们带入宫中。
  
  宴会散后,银雪和白玉别离回到各自房里。银雪感到有些累,很快上床歇息了,白玉却站在窗前,望着空中的一轮明月入迷。忽然,白玉听到耳边有风声响起,只见一支羽箭向窗口飞来,她没有闪避,反而伸手把箭捉住,只见箭头上带着一张纸笺,上面写着一行刚劲有力的小字:白玉姑娘,有事相商,烦请移驾明塔。
  
  白玉好奇心大起,不知是何人相约,所以出门往外走去。明塔坐落东宫的西北角,是一座抛弃已久的佛堂,平常很少有人来。白玉来到明塔前,望着里边漆黑一片,犹疑了一下,仍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她借着从门外照进来的月光,影影绰绰地看到佛像前站着一个人,走近一看,竟是秦王李世民。
  
  这时秦王朗声一笑,道:“本王没有看错,姑娘不愧是将门之后,公然胆识过人。”白玉问道:“不知王爷找奴婢来有何事?”
  
  秦王道:“本王想让你看一件东西。”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猫眼大的黑色圆球,问白玉可认得这是何物。白玉摇摇头,秦王就拿出一块丝绸悄然地擦洗起来,很快,那颗圆球就宣布耀眼的光辉,本来竟是一颗夜明珠。秦王笑道:“再好的明珠放错了当地,也会失掉光荣,姑娘冰雪聪明,想必能理解其间的道理。”
  
  白玉听完已是心如明镜,秦王是想撮合自己,收为己用。听闻他早有入主东宫之意,与太子尽管外表手足情深,暗地里却一触即发,冰炭不洽。太子平凡窝囊、荒淫无度,白玉心中其实早有了计划,她缄默沉静了一瞬间,道:“但是奴婢身份卑微,如何能帮上王爷呢?”
  
  秦王道:“你陪伴在太子身边,必定能得悉他素日的所作所为。本王想要你做内应,一旦太子想对秦王府晦气,你就把音讯写在纸上,在明塔上用箭射到宫墙外的树林里,届时自会有人去取。”说着秦王把那颗夜明珠放到白玉的掌心,悄然握着她的手道:“事成之后,定不会亏负于你。”说完回身快速离去。
  
  从此,白玉就暗暗地留神太子的一举一动。一天,东宫里忽然来了一个精悍的武士,与太子在书房私谈好久。白玉感到不妙,悄然走到后窗偷听,才知道本来太子要这个武士趁明日秦王上朝之际行刺。
  
  白玉吃了一惊,忙回房把太子的诡计写在纸上,出门就向明塔走去。刚走了几步,她又犹疑起来:太子心狠手辣,要是知道有人泄密,必定会杀人灭口。正徜徉间,她走过了银雪的屋门口,无意间往屋里看了一眼,只见银雪正在屋里折纸鹤,折好后,又提笔在上面写了一些字,然后出门向后面的花园走去。
  
  白玉暗暗古怪,银雪在纸鹤上写字做什么呢?所以她悄然跟了上去。只见银雪进了花园,直奔小溪而去。白玉茅塞顿开,银雪必定想把纸鹤放到溪里去,这条溪流通向宫外,她要把纸上的音讯传送到宫外去。自己能被秦王拢络,银雪也会被其他皇子收购……
  
  白玉正在深思,忽然听到死后有脚步声响起,回头一看,本来是太子。白玉心里一阵严重:要是太子发现银雪的举动,她可就大祸临头了。白玉就想跑过去阻挠银雪,但是刚走出一步,她又猛地停住了脚步,一个偷梁换柱的法子飞快地闪过脑际。所以她没有走向银雪,反而向太子走去。
  
  白玉走到太子身边,嫣然一笑道:“殿下,奴婢方才看到花园的小溪里新添了许多锦鲤,可美丽了,您去看看吧。”太子听了点允许,公然向溪边的水亭走去。
  
  太子看了一瞬间鱼,一抬头,远远地看到溪边的银雪,有些不解地问白玉:“她放纸鹤做什么?”白玉道:“也许是闹着玩吧。”太子听了没有再说什么。这时银雪放好了纸鹤,回身离开了。
  
  白玉知道,尽管仅仅短短的一幕,但太子必定把这件事记在脑际里了。假使往后工作暴露,太子就会联想起此事,届时就会置疑到银雪头上。白玉心里静静地道:姐姐,已然你也变节了太子,就别怪妹妹自私了,只能请求苍天保佑咱们都安全无事。
  
  到了晚上,白玉悄然地来到明塔,把写着音讯的纸条射向了外面的树林。第二天,她看到太子下朝后满面怒容,本来他派出的刺客不光没有伤到秦王,反而被秦王杀死了。白玉松了口气,音讯公然安全送达了。尔后,东宫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白玉都及时地奉告秦王。
  
  时刻一久,太子也发觉到了宫内有奸细。这天他思索良久,总算想起了银雪在溪里放纸鹤的事。
  
  很快,银雪被带上殿来。太子见了银雪,质问道:“那日本宫看到你往溪里放纸鹤,那条溪流通向宫外,你是不是在向宫外通风报信?”
  
  银雪一脸安静,没有辩解,仅仅点了允许。太子见状暴怒,一把抽出长剑,迫临银雪道:“你可知道变节本宫的下场?”银雪道:“奴婢早已将存亡置之不理了。”太子怒道:“那本宫就满足你。”说完猛地把长剑向银雪的胸口刺去,瞬间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她身上皎白的衣袍。
  
  一旁的白玉见状,心头一阵沉痛愧疚,跑上前去,扑到银雪身上哭道:“姐姐!”银雪看了看白玉,脸上显露一抹浅笑,似有千言万语,却再也无力说出,慢慢地合上了眼睛。白玉大声痛哭起来……
  
  奸细一除,太子肆无忌惮,步步相逼,秦王总算决议主动出击,破釜沉舟。他买通了看护宫门的卫兵,趁太子进宫面圣之际,召集了一批勇猛之士,匿伏于玄武门内,将太子一箭射于马下,夺取了东宫之位。
  
  一年后的春天,长安城的城外呈现了一位穿着富丽、气质尊贵的女子,这女子正是白玉。现在她已被秦王纳为妃子,见今天春光明媚,便带着侍从出来郊游。白玉走到渭水河滨,忽然看到岸边有户农舍,窗前挂着一串串纸鹤,农舍门边站着一个衰老的妇人。白玉心中一动,就上前问老妇,纸鹤是谁折的。
  
  老妇叹了一口气,悠悠地道:“是贫妇的女儿折的,自从她入宫后,每隔几天就折一只纸鹤放到河里传递给我。我已经有半年没有收到纸鹤了,我想,她大约已不在人世了。”说罢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
  
  白玉心头一震,颤声问道:“你女儿叫什么姓名?”老妇道:“她叫银雪。”
  
  白玉一会儿惊呆了,她走到窗前细细一看,只见每只纸鹤上都有四个字:女儿安全。本来最初银雪往溪里放纸鹤并不是向哪个皇子传递音讯,而仅仅向家人报安全。
  
  忽然,白玉发现有只纸鹤特别大,折得特别美丽,里边的笔迹也多一些。她打开一看,是几行灵动潇洒的字体,正是银雪的笔迹,只见上面写道:“东宫要出事了,这也许是我最终一次放纸鹤。白玉第一次进明塔见秦王,我就发现了。我与她自小同在乐坊长大,患难与共,情同姐妹,如果有事,我甘愿为她献身,诚心期望她能得到美好。”白玉看到这儿,不由流下了两行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