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柴沟三绝

[风闻逸闻] 柴沟三绝

时刻:2013-03-30 来历:admin 点击:

  “左右摇动半月刀,上下翻飞削面条,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舌尖上的枪林弹雨,酒菜里的隐约杀机,尽在精彩故事中。
  
  五行醉螃蟹
  
  解放前,高密市柴沟镇后边有座庙叫“千佛阁”,院墙厚而高,院子深而阔。日本鬼子来了之后,就把这庙当了兵营。
  
  鬼子队长九木做的榜首件事,便是指令部队进村收刀、封井、牵狗和捉鸡。伪军队长庞雄理解:收刀是为了避免大众造反,封井便于清点人数,牵狗是为了守夜,捉鸡能够犒赏战士。所以,他满脸堆笑地说:“太君高超,我这就去办。”
  
  千佛阁旁有家小面馆,店主叫柳三娘,她老公被鬼子抓到胶州修公路,逃跑不成,又被鬼子抓回去活埋了。现在柳三娘成了寡妇,庞雄从前几回调戏她,都没有占到廉价,这次就借机拿她开刀了。
  
  这一天,庞雄和九木一同,带着一队战士上了街。一进面馆,香气扑鼻而来,他不由得问道:“锅里做的什么菜?”
  
  大清早瘟神进门,柳三娘立马拉下脸,没好气地说:“粗茶淡饭。”
  
  庞雄不信,一把掀起锅盖,一看,嘿,锅里有一只大螃蟹,螃蟹的四周围着五样东西,金黄的汤汁“咕噜噜”地翻滚着。庞雄问道:“这是道什么菜,这么香?”
  
  柳三娘冷言道:“五行醉螃蟹。”
  
  庞雄一贯胡作非为,没有德行,咱们都叫他“庞无形”,后来爽性叫他“螃蟹”。他一听菜名,满肚子不快乐,八面威风地说:“什么‘无形’醉螃蟹,你给我解说理解,不然我砸了你的锅,烧了你的店!”
  
  柳三娘微微一笑,指着锅里的五样东西,逐个说道:“丹参是黄土里的,千年果是青木上的,荷花是绿水里的,黑砂属金,红椒似火,黄酒泡五行,五行围螃蟹,故名五行醉螃蟹。”
  
  咱们一听,茅塞顿开。曾经贫民瞧不起病,常常用一些偏方掺在饭菜里医治,这与其说是一道菜,倒不如说是一味药,一味专门给女性吃的滋阴养肾的大补之药。庞雄一听鼻子都气歪了,这清楚是在借题发挥地骂自己。他抓起灶台上的蒜臼子,一下将铁锅砸了个窟窿,气急败坏地嚷道:“一派胡言,赶忙把菜刀交出来!”
  
  柳三娘大声说道:“螃蟹,你横什么,凭啥砸了俺的锅,还要收俺的菜刀?”
  
  庞雄得意忘形地说:“这是皇军九木队长的指令,别说是菜刀,便是镰刀、剪纸刀、修脚刀……但凡铁制带刀字的,都要没收!”
  
  柳三娘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切菜的菜刀,你们收了去,我还怎样经商?”
  
  柳三娘理直气壮,庞雄瞠目结舌,一旁的九木队长怒气冲冲地说:“你与大日本皇军刁难,良知大大的坏了,来人!把她绑起来,游街示众,有对立的,死啦死啦的!”
  
  几个鬼子蜂拥而至,将柳三娘五花大绑,拉着进了邱家大村。在鬼子的威逼下,胆怯的自动交了菜刀,胆大的也被逼交了刀具,就这样,鬼子总算操控了局势。
  
  一天下来,鬼子和伪军整整收了一马车刀具,捉了一牛车鸡,牵了一轿车狗,他们好像打了个大胜仗,尾巴翘到了天上,黄昏时分,才声势赫赫地回到了千佛阁。
  
  七沟黄泥鸡
  
  柳三娘被关在柴房,夜深人静的时分,门忽然开了,一个衰弱的身影走了进来。借着暗淡的月光,柳三娘细心审察来人,不由惊奇地喊道:“八秀才,你怎样也当了奸细?”
  
  八秀才博大精深,八斗之才,是柴沟大名鼎鼎的私塾先生,现在却是一身伪军装扮。八秀才小声说:“嘘!书院被鬼子烧了,我被抓来当壮丁,穿这身衣服纯粹是情不自禁。他们都在喝酒,让我当看守,趁现在没人,咱们赶忙逃跑吧。”
  
  八秀才刚要给柳三娘解绳子,庞雄忽然摇摇晃晃地闯进来,一手抓着只白条鸡,一手拿着酒瓶,醉醺醺地说:“臭小子,滚出去,柳三娘是我的人,你也敢来吃豆腐?”
  
  柳三娘使了个眼色,八秀才退了出去。庞雄色迷迷地对柳三娘说:“三娘子,你受苦了,我特意给你送鸡来了……”
  
  柳三娘说:“你那白条鸡没滋没味,怎比得上我做的七沟黄泥鸡?”
  
  庞雄一怔,问:“什么是七沟黄泥鸡?”
  
  柳三娘说:“亏你仍是本地人,莫非不知道方市岭周围有七条沟吗?柴沟、月沟、井沟、注沟、西沟、沙沟和西注沟,因为地理方位和水质不同,每条沟里的黄泥气味也不同。用七条沟的泥巴包裹,七种佐料调制,七道火候熏烤出来的鸡,那叫一口一个味,这便是鼎鼎有名的七沟黄泥鸡。”

[page_break]

 
  庞雄这辈子就爱三样:女性、酒和鸡,听柳三娘如此有板有眼的一席话,忍不住垂涎欲滴,死乞白赖地请求道:“三娘子,假如你肯给我做‘七沟黄泥鸡’,而且随了我的愿望,我就放了你,包你这辈子穿金戴银,吃香喝辣,不然,我就让你做皇军的慰安妇。”
  
  柳三娘幽怨地说道:“我倒也想给你做一只七沟黄泥鸡尝尝鲜,仅仅一切的配料都在面馆里,再说,我现在还身在牢笼里呢!”
  
  庞雄一听有戏,立马让八秀才去偷偷拿了一只白条鸡,然后押着柳三娘,从千佛阁后门出来,悄然回到了面馆。
  
  灶房里原本就备下了七沟黄泥,柳三娘取来,掺在一同,泼上烈酒、老醋,重复搓弄,直到像老面相同松软刚才干休;然后将一棵姊妹葱、一瓣独头蒜、一块光棍姜、一个后代角、一把枸杞子、一捏茴香面和一片含香叶,逐个放进老母鸡的肚子里,又把一根尖竹棒从鸡尾穿至鸡头,用七沟黄泥包起来,放到火上熏烤。顷刻后,黄泥便散发出缕缕青烟,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浓香。
  
  火越来越旺,泥越来越干,通过七次缓慢滚动,青烟断了,香气散了,柳三娘取下七沟黄泥鸡,在地上用力一磕,黄泥支离破碎,纷繁落下,显露一只古铜色的老母鸡,金灿灿、光秃秃、油汪汪、亮闪闪,一股动人肺腑的香气瞬间袭来,挥之不去。
  
  庞雄忍不住嚷嚷着:“好鸡,果然是好鸡!”
  
  柳三娘说:“还没吃呢,就叫好?先闻闻这鸡香不香?”
  
  柳三娘将七沟黄泥鸡拿到庞雄面前,庞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一股奇香沁诚意脾。庞雄刚想要叫好,只觉得嗓子一热,一阵疼痛闪电般传遍全身,他打了一个颤抖,鸡掉在了地上,穿鸡的竹棒却牢牢地钉在他的喉结上。庞雄指着柳三娘,软软地倒了下去……
  
  八秀才吓得魂不附体地说:“你、你杀死了庞雄,九木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我,咱们赶忙远走高飞吧!”
  
  柳三娘怒形于色,说:“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怕什么?一不做二不休,爽性回千佛阁,连小鬼子九木也一同杀了!”
  
  八秀才一听,傻了眼:“九木身边有许多鬼子,咱们怎么下手?”
  
  柳三娘伏在八秀才耳边嘀咕一番,接着,两人掘开伪军白日刚刚填上的水井,埋好庞雄的尸身,然后悄然回到千佛阁的柴房……
  
  九河刀削面
  
  天亮了,鬼子和伪军开端吃早饭,八秀才端着一碗面条,一边在九木面前来回踱着,一边长吁短叹,九木古怪地问:“你为何端着面条来回走动?”
  
  八秀才答道:“陈述九木队长,那个柳三娘真是难服侍,清水面不吃,葱油面不要,非要吃什么‘九河刀削面’不行。她现在被锁在柴房里,咱们又没人会做,我看饿死她算了。”
  
  日本人吃惯了大米,也早就吃腻了面条,一听“九河刀削面”的姓名,马上来了爱好,九木大步进了柴房,问:“什么是九河刀削面?”
  
  柳三娘不紧不慢地说:“高密境内有九条河,将河水装入九把特制的铜壶,煮上河滨的九种野果,蒸馏水慢慢流入中心的铁锅之内,烧至九眼开——也便是猫眼状,然后以刀削面,飞入锅内,最终撒入九河水边的九种蔬菜,这便是‘九河刀削面’。”
  
  九木听得一头雾水,听这名堂,够玄乎的了,他半信半疑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咱们到哪里去找这些东西?”
  
  柳三娘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些东西,我的店里一应俱全。”
  
  九木喜从天降,快乐地说:“假如你做得好吃,我不只能够放了你,而且让你做我的兵营厨师。”
  
  柳三娘笑了,说:“能够,仅仅我的削面刀被你们收走了。”
  
  九木对八秀才说:“带她去地窖找刀,咱们去面馆吃九河刀削面。”
  
  削面刀很快找到了,一行人来到面馆,柳三娘和洽面,将九河之水别离装入九把铜壶,架起一口铁锅,点起火,沸水很快猫眼似的四处乱蹦。
  
  接着,柳三娘将面团盛在托盘里,放在头顶上,手持双刀开端削面。只见她刀不离面,面不离刀,手眼一条线,一棱赶一棱,平刀是扁条,弯刀是三棱,削出的面一叶连一叶,如流星赶月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又如雪花入江,满天飘动后尽入锅中,欢腾的水涌动着翻滚的面,恰似银鱼戏水、龙穿涧瀑。
  
  柳三娘一边削面,一边唱道:“左右摇动半月刀,上下翻飞削面条,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
  
  鬼子和伪军都看呆了,不用一刻,柳三娘头顶的面不见了,她手里的刀也不见了,九木感觉到脖颈旁刮过一阵冷风,热血便喷涌而出,一个倒栽葱,扎入铁锅之内。
  
  鬼子和伪军四下一看,柳三娘早已蹿出头馆,钻入玉米地,不见了踪迹,八秀才也伪装追逐柳三娘,乘机跑了。
  
  从此以后,柴沟人再没有见过柳三娘。为了留念这位巾帼须眉,柴沟人便将五行醉螃蟹、七沟黄泥鸡和九河刀削面撒播了下来,慢慢地成为柴沟三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