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三和贡茶

[风闻逸闻] 三和贡茶

时刻:2013-04-04 来历:admin 点击:

  民国初年,在临唐州有一家“三和茶庄”,老板姓周。这天,周老板正呆呆地看着门口的洋槐树,那上面有个鸟巢,两只小鸟在枝头间跳动、鸣叫着,忽然他听到一个细声细气的声响:“周老板,还认得我吗?”
  
  周老板转过头一看,只见一个宦官带着两个战士走过来,他猛地一激灵,脱口叫道:“高公公?”
  
  高公公嘿嘿奸笑了两声,一挥手让两个战士守住门口,然后走进茶庄一屁股坐下,说:“废话少说,还有没有三和贡茶?赶忙交出来。”
  
  周老板坐到高公公对面,说:“公公曾是慈禧身边的人,应该知道三和贡茶每年只能制出三两。我已很久没制了,怎样又有人想喝了?”
  
  高公公满足地笑了:“现在大总统袁世凯预备从头当皇上了,所以让我来找你,带些三和贡茶回去。”
  
  周老板叹了口气,说:“有。不过,在交给你之前,我想跟你说说,三和贡茶是怎样制成的。这联系到我老婆……”
  
  “好,你说吧。”高公公忽然变得心虚起来,说,“不过,你老婆是自杀的,跟我可没有一点联系。”
  
  周老板没有接话,他站动身拿起紫砂壶,泡上一壶茶水后,说:“这三和贡茶,是通过天击、阴合、人世造化这三道工序组成的。我先给你说说天击……”
  
  天击
  
  多年前的一个清明时节,周老板进山采摘茶叶。他爬到一个崖谷,发现在崖壁上长着一棵茶树,而在茶树的两边,竟然还有两株灵芝。
  
  周老板激动得眼球子简直都要蹦出来。可怎样采摘呢?这崖壁峻峭润滑,便是山公也无法上去,周老板愁坏了。正在此刻,天色暗了下来,忽然一声惊雷响起,紧接着一阵古怪的响声从头顶传来。周老板昂首看去,竟然是那棵茶树滚落下来,毫无疑问是方才的打雷击中了茶树。再昂首一看,周老板不由得叹了口气—那两株灵芝还在上面。
  
  周老板有点不满足,他边采茶叶边想:老天爷你为啥不把灵芝也给我劈下来?
  
  几天后,周老板回到了家,把这批茶叶制造完成后,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批茶叶的色彩,怎样都透着点赤色?周老板匆忙沏了一杯,品了品,有股甜味,怪怪的,但很好喝。莫非是由于被雷劈过?仍是由于茶树旁有两株灵芝?无论怎样,周老板都很快乐,以他多年的经历来看,这批茶叶可谓极品,能卖大价钱。
  
  但周老板快乐得太早了,自从喝了那杯茶后,连着三天,他精奇特好,底子睡不着觉,直到第四天才康复正常。周老板吓坏了,莫非是那杯茶闹的?他让老婆也喝了杯,成果老婆也精力得三天没睡觉。
  
  这下周老板完全理解了:灵芝是大补之品,生长在茶树周围,茶树吸收了灵芝的灵气,再加上至刚至阳的天雷灼劈,已变成大补之品了。
  
  听到这儿,高公公诘问道:“那为什么老佛爷喝了却没事?”周老板说:“三和三和,要通过三道工序,这才是第一道工序:天击。下面该说第二道工序了:阴合……”提到这儿,周老板忽然变得哀痛起来。
  
  阴合
  
  自从发现茶叶有奇效后,周老板便将这批茶叶封存起来,只在外面留了一小罐。
  
  这天,周老板出门后回到家,一眼就看到那一小罐茶叶被翻开了。周老板大惊,自己临走前告知过老婆不许动的,所以匆忙去问。老婆想了想,说可能是女儿动了。女儿本年刚十六岁,还未婚配,是周老板最心爱的独生女。
  
  周老板急速赶到女儿的闺房,问:“丫头,你有没有动过爹房间里的那罐茶叶?”
  
  女儿允许说:“爹,那是什么茶?娘不让动,我就悄悄拿了点……”
  
  “真是该打!”周老板黑着脸说,“你喝了没有?”
  
  女儿摇了摇头说:“还没呢。”说着,从床头拿出一个纸包。周老板接过纸包,便回了屋。翻开纸包一看:怪了,茶叶上本来有点点暗红,怎样不见了?闻了闻,竟然没有任何味儿了。周老板大惊,就沏了一杯品了品,天哪,十分好喝!周老板不由得一口气喝完了。
  
  当晚,周老板没有任何反常,睡得很香。周老板疑问万分,那包茶叶经女儿之死后,竟然暗红衰退,自己喝后也没有任何反常。莫非茶叶通过灵芝滋补、天雷灼劈后,吸收了六合至阳之气,只需女儿的阴柔之身才干化合?
  
  想到这儿,周老板匆忙取出那批茶叶,让老婆封了个大布袋,然后铺在女儿闺房的床上。
  
  第二天天刚亮,周老板就让老婆去女儿的闺房拿茶叶,自己则在院内等着。哪料,等来的却是老婆的一声尖叫。周老板匆促冲到女儿的闺房内,只见女儿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脸上、身上布满了赤色斑驳,现已气绝身亡了。
  
  周老板抱住女儿,连声呼叫,忽然一口血就喷了出来,那口血不偏不倚,正喷在女儿的床上,登时一股茶香飘出,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莫非你闺女是这么死的?”听到这儿,高公公不由得打断道,“可为什么死呢?太怪异了。还有那茶香,见血就飘出来?”
  
  周老板悲戚万分:“是我害死了女儿啊。为化合茶叶里的六合至阳之气,却疏忽了我女儿的阴柔之身能否接受得住。”说完,两行热泪流了出来,良久才说,“茶香不是由于见血后才飘出来,只需见水,就能蒸发出来。”
  
  “为什么?”高公公诘问道。
  
  “唉!”周老板长叹一声说,“阴阳之气尽管化合了,却犹如干将、莫邪宝剑,刚刚铸造而成,需求时刻冷却、保藏,所以这第三道工序便是:人世造化。”
  
  人世造化
  
  葬了女儿后,周老板一下苍老了许多。尽管他不敢告知老婆,女儿是怎样死的,但通过这么多怪事,老婆现已感觉到,这批茶叶是不祥之物。
  
  这天,老婆趁周老板不在家,将这批茶叶拿到了山后。总共有三坛,老婆连着倒了两坛,想倒最终一坛时,却停住了。究竟,这批茶叶凝聚着她老公的汗水,还有女儿的性命。老婆长叹一声,从头封上口,把这最终一坛埋在了树下。
  
  没过多久,周老板就发现这批茶叶不见了,他几回诘问老婆,老婆矢口不移扔了,如此一晃就过了五年。
  
  这天,周老板和几位茶农来到县城,为慈禧太后制造茶叶当寿礼。繁忙好些天后,茶叶总算制成了。县令品味后,十分满足,当晚便设宴犒赏咱们。几杯酒下肚后,周老板有点喝醉了,对身边的人揄扬道:“我当年制造的茶叶,那才叫极品,人世难寻。”提到这儿,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登时哭了起来,“为了制茶,我那女儿啊……”
  
  周老板这么一闹,惊动了县令。县令问询他所说的“人世难寻的极品茶”在哪儿。周老板说自己喝多了,胡言乱语呢。县令哪里肯信,他表面上让手下好好款待周老板,背地里却让捕头去周老板家探口风。
  
  捕头一进周老板的家,就如狼似虎地吓唬他老婆:“现在,你男人犯了欺君之罪,那是要诛九族的。不过,只需你交出极品茶叶,就没事了。”
  
  老婆临危不乱,坚持说道:“只需把我男人放回来,我就给你。否则,你便是杀了我,我也不给!”
  
  捕头急速赶回县衙,照实禀报。第二天,县令就带着周老板来了。老婆拿出一个小瓷罐交给县令说,这便是极品茶叶。
  
  县令问:“怎样这么少?”
  
  周老板急速说:“为制这些茶叶,连我女儿也……”提到这儿,又哭了。县令转了转眼球,好言安慰了几句走了。
  
  三个月后,县令满面笑容地又来了,死后跟着一位宦官。本来,慈禧喝了临唐州送来的茶叶后,连声叫好,当场就下懿旨:今后就喝这茶了。可当她知道只送来一小罐后,很绝望,便宣周老板夫妻进宫,想问问怎样回事,能不能多制点。
  
  “后来的事我都知道了!”高公公接话道,“当年便是我去临唐州传的旨,领着你们夫妻俩入宫的。现在我才搞理解,为啥你每年只进贡三两。”
  
  周老板哈哈大笑道:“当然,那坛茶叶在树下埋了五年。老婆挖出来开封时,茶香满山。她料到这茶若贡奉上去,必会要求年年进贡,所以才留了这么一手。”
  
  毒茶飘香
  
  听到这儿,高公公两眼放光,急迫地说:“这么说,必定还有存货?”
  
  周老板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盯着高公公说:“你着什么急?我还有一句话想问问你。我老婆是怎样死的?”高公公转了转眼球,说:“你什么意思?”
  
  周老板仇视着高公公,说:“还给我装糊涂?当年你为了逼我多制茶叶,让慈禧把我老婆留在宫中。老婆为了救我,不愿说出三和贡茶的隐秘,被你活活摧残而死。真话告知你,我早已用三和贡茶,买通了太医,得知了本相。”
  
  高公公脸上的肉忽然跳了几下,他阴沉沉地说:“当年我就料到你们夫妻俩玩猫腻,只可惜没查出来。现在你知道了又能怎样?还不是在我掌心里。老老实实告知我剩下的三和贡茶在哪儿,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周老板仰天大笑道:“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当年我采摘茶叶时,眼里只需那两株灵芝,而不是茶叶;我用女儿的童贞之身,化合茶叶里的至阳之气时,满脑子只想着怎样制成极品茶叶,换来金银满屋;在县令府酒后的那些话,也是由于我想着若是献出茶叶,便能换来荣华富贵,所以成心装醉,引来县令留意。直到老婆被你害死了,我才理解过来,但全部都已太晚了……”提到这儿,他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高公公似乎认识到了什么,一会儿站了起来,吼道:“你喝的是什么?”
  
  周老板笑着说:“当然是三和贡茶了,你不是一向想献给袁世凯换来荣华富贵吗?那就满足你吧。还有最终的半斤,在门外槐树上的鸟巢中……”提到这儿,他嘴角溢出了鲜血,随后一头栽倒在地,七窍流血而亡。
  
  高公公吓得连退几步,脸色惨白,良久才缓过神来。他走出门让战士上树掏鸟巢,公然,鸟巢内有个油包。高公公翻开后,登时一股迷人的茶香直钻高公公的鼻孔,他贪婪地闻着,浑身有股说不出的舒畅感……
  
  没过几天,高公公就疯了,听说是由于闻了周老板泡制的毒茶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