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纵火奇案

[风闻逸闻] 纵火奇案

时刻:2013-05-15 来历:admin 点击:

  唐太宗年间,有一回,洛阳城搞了一次庙会。那一天,街上人山人海,好不热烈。正午时分,忽然不远处人声喧闹,还传来一阵阵呼救声,据说是几间铺子着火了。官府的人很快赶来,抓了六个纵火的。
  
  被抓的六人中,一个是屠户,一个庄稼人,一个墨客,一个小货郎,一个江湖郎中,还有个茶商。六人被关到牢房里,都惧怕不已,只要那墨客一脸正气,尽管文质彬彬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惧意。
  
  当天晚上,一个长得凶巴巴的官差来到监房前,把六份饭递到里边。饭菜非常丰富,有鱼有肉,还有酒呢,这却是奇怪了,牢房里哪有吃得这么好的?牢房的日子这么好过,咱们都来吃官司了!
  
  那个茶商见过世面,他一瞅,眉头拧成疙瘩,问官差:“官爷,不对啊,给咱们的饭食怎样这般丰富?”
  
  外面的官差一撇嘴,鼻子里“哼”了一声:“为什么饭菜这么丰富?由于这是断头酒,你们马上要被处斩了!”
  
  这话一说,世人全都吓坏了,腿发软,眼发晕,还有人尿了裤子,可死到临头,还有啥法子?等官差走了,世人想到要死也不妥饿死鬼,只得含着泪,把饭菜扒拉到碗里,一边哭,一边吃。
  
  过了一瞬间,那个官差又来了,表情很是奇怪。他走到监房前,说:“一二三四五六,你们总共六人,京兆府大人说,‘六’这个数太顺,你们结成伴到阎王那里可能会捣乱,思来想去,大人说要杀五个,留一个。”
  
  六人听了,面面相觑,留一个?真的会有一个走运的人活下来?这想法一同,几个人马上拥到那官差面前,争相求起情来,每人说了一大堆自己应该活下来的理由,只要那墨客面色安然,什么都没说,没半点怯色。
  
  官差听了,没理他们,一摆手,两个狱卒抬来一张小桌子,上面放了一叠一尺见方的白纸,一把毛笔,还有研好的墨水。
  
  几个人正面面相觑,官差干咳了两声,说:“你们六人,把你们中心最应该死的人写在纸上,字写大一点儿,一张纸写一个。每轮中谁的姓名呈现最多,就杀谁,六人里边杀掉五人,剩余的便是那个命最硬的人——他能够不死。”
  
  官差说着,又依照牢房里的规则,分别给六人起了一个“阎王勾魂名”:屠户叫钱盛,庄稼人叫赵观,货郎叫陈下秋,墨客叫盖挺华,郎中叫孙世和,茶商叫周贞天。
  
  姓名取好,官差让大伙儿想想,酝酿酝酿,该写谁就写谁。这一下监房里可炸了锅,每人都游说其他人别写自己的姓名,茶商说假如他最终幸存,他家里有的是钱,必定善待其他五家的家眷;屠户说,他假如活下来,就能够天天给其他五家供送猪肉、羊肉……世人又是请求,又是咒骂,人之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全都写在脸上、出在口上。
  
  墨客起先不肯写,说这是不仁不义。官差冷笑着说,你要是不写,无法把那个能够免死的人确认下来,那六个人就得全死。墨客想了想,只得也写。所以,六个人拿了纸笔,各自躲着,远离他人,纷繁动笔。
  
  第一轮,六人各交了一个姓名上去,交完后,除了墨客,个个面如土色,浑身哆嗦不断,不知灾害降到谁的头上。
  
  官差把六张白纸逐个看了,每看一张就瞅瞅六人,目光如白,落在谁的身上,谁就心有余悸。看完后,他一拍桌子,喝道:“成果出来了,姓名最多的是——钱盛!”
  
  “钱盛”,便是那个屠户,屠户尽管吓得面色惨白,但他究竟平常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胆子天然比他人大些,他登时大骂起来:“凭啥选我?我做屠户这些年,白叟买肉半价,残疾人买肉不要钱,我是个好人,你们好坏不分、良莠不辨,我到阎王那里等着,你们过来我就一刀捅死你们!”
  
  屠户嘴里嚷嚷着,可衙役人多,七手八脚就把屠户押了出去,紧接着,近邻监房里传来“咔嚓”一动态,那清楚便是刀子砍在肉身上的声响,今后就没了动态,看样子天然是身首异处,一命呜呼了。
  
  第二轮,官差看了看交上来的五个姓名,大声喊道:“第二人是孙世和,拉出去砍了!”
  
  “孙世和”便是那个郎中,郎中随即也被押了出去,顷刻后,近邻又传来“咔嚓”一声,郎中也命丧鬼域了。
  
  第三轮杀的是“赵观”,便是那个庄稼汉;第四轮被砍的是货郎陈下秋……
  
  官差正要喊第五个人的姓名,忽然,茶商说道:“官爷,我看这事有点奇怪。按理说,每次被砍头的必定是得票最多的那人,我第一次交上去的姓名是赵观,你砍的是屠户钱盛;我第2次交的姓名是陈下秋,你砍的是郎中孙世和。如此看来,被砍头的,如同未必是得票最多的,我想,其他人或许会有和我相同的疑虑吧?”
  
  官差听罢,非常恼怒,牙根子咬得“咯吱咯吱”响:“你嗦什么,要你死你就得死,不死也得死,来人,把周贞天砍了。”
  
  “周贞天”便是那茶商,茶商一拖出去,五人就全都毙命了,尽管这进程着实奇怪,但墨客好歹是最终的幸存者了,他皱皱眉头,慨叹地说:“没想到我却能活着出去。”
  
  官差的三角眼朝着墨客瞟了一下,“哈哈”大笑:“你想出去?原本么,咱们是想杀五人的,可后来一想,如果放出去的那人把滥杀五人的事说出去,怎样办?”
  
  墨客气坏了,怒声喝道:“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想让一人活命!你们这些浑人,不详查案件就杀人,杀人也就算了,还拿人取乐。大丈夫坐不改名,立不改姓,我不叫什么盖挺华,我叫吴东知!”说着,墨客大笔一挥,运笔如飞,在纸上写下“吴东知”三个字,他想自己死也要死得光明正大,所以脖子一横:“来吧,砍头吧,二十年后又是一条豪杰!”
  
  官差看了看“吴东知”三个字,又瞟一眼墨客,说:“什么?二十年后又是一条豪杰?哈哈,你二十年后必定是个老头!”
  
  “来人,把他们都放了。”官差呼喊一声,大手一挥,从近邻监房里走出五个人来,他们正是方才被“砍头”的货郎、庄稼汉、屠户、茶商和郎中。其实,方才那一声声“咔嚓”,砍的是一只羊,几刀下去,羊早就被砍成几大块了。
  
  官差叫人支起一个大锅,烤起了羊肉,他说:“各位受惊了,这羊肉是给你们压惊的,这也不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
  
  说罢,官差把交上来的那些纸仔细挑拣了一番,他只捡出墨客吴东知在五轮中写的那些字,一边看一边说:“真是好字,力透纸背,苍劲有力,好字啊好字,惋惜写字的人脖子太硬,想求个字难于上青天,这下好了,字全了。”
  
  茶商问道:“咱们都写了很多字,你怎样只把吴东知的字挑出来?”
  
  官差“哈哈”大笑:“你还好意思问,你们写的字都跟狗爬的相同,丑陋极了,谁要你们的字?”官差说着,把吴东知写的那些字排成一行,大声念道:“贞观盛世全国和—吴东知。”
  
  本来,唐太宗热爱字画,知道吴东知书法了得,可派去求字的人都受阻而归,要想让这个顽强的墨客写一句赞许的话简直是难上加难。皇帝不高兴,身边的人急了,思来想去,所以就想出个“火灾砍人”的法子,给几个人取了特定的姓名,里边含有太宗皇帝想要的那几个字,而“贞观”正是其时的年号。
  
  到了这时,世人才理解怎样回事,屠户咧着嘴笑了:“俺说呢,俺又不叫钱盛,本来你仅仅想要个‘盛’字。”
  
  茶商大笑,数说起屠户来:“谁想要你的字?人家要的是东知兄弟的字。”
  
  吴东知天然也全理解了,怪不得他们每次砍的,都是他写下姓名的人。他恨恨地说:“为一句美言不吝纵火涂炭大众,多么糊涂!”
  
  官差走上前来,笑嘻嘻地说:“吴先生,这您可就误会了。您不知道,咱们纵火是假,求字是真啊!”官差拍拍手,走进来几个满脸全抹着炭灰的狱卒,官差说:“瞧瞧,你们在庙会上看到的浓烟滚滚,其实便是他们在灶头里扇出来的。要不动点脑筋,哪能请得动您的大驾呢!”
  
  一屋子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时,羊肉也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