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他要听评书

[风闻逸闻] 他要听评书

时刻:2013-12-05 来历:admin 点击:

  早年间,有个叫卫平的年青人,痴迷评书,仅仅由于身子骨太弱,竟在一次听书时,突发急病,撒手人寰了。
  
  家里人得知凶讯后怎么哭天抢地省略不表,单说卫平出殡这一天,棺夫们刚一同棺,就发现了古怪,只觉这副棺材居然一点重量都没有。
  
  有经历的棺夫心里有数,知道这是死者心里有未了之愿,想让自己快点赶脚,早点儿遂了他的愿望,这样才可了无挂念地投胎转世。
  
  发丧部队一路上吹吹打打,来到了王家集,那里有个平话摊,平话先生名叫王晋方,此人是平话世家身世,祖上三代都以平话为生。
  
  王晋方最拿手讲《隋唐演义》,讲得极为精彩,卫平便是在听《隋唐演义》时发病的。发丧部队刚刚走到平话摊前,棺夫们忽然觉得膀子一沉,棺材如同变成了千斤巨石,重重砸在地上,任他们怎么用力,也难以抬起分毫。
  
  一位老者见状,捋了捋胡子道:“卫贤侄生平喜爱评书,想来是想听上一段才肯上路,顺了他的意吧!”
  
  世人便中止了跋涉,守着棺材,也跟着听起了评书。
  
  王晋方此时正在讲虹霓关那一段,说的是王伯当射死了辛文礼,东方玉梅本想替夫报仇,却一差二错爱上了王伯当……王晋方喜形于色地说了很长时刻,嘴巴不免有些枯燥,他随手抄起茶碗,想要润润喉咙,却发现茶碗居然剧烈地晃动起来,茶水溅了一地。
  
  王晋方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一见这情势,心里就理解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向听众抱了抱拳,朗声道:“各位,对不住了,小弟忽然身感不适,今日就先提到这儿了,还望各位见谅……”说完,他就一边抖着手,一边作势收摊。
  
  听众们一看王晋方开端收摊了,便散了个干干净净。等他们走得差不多了,王晋方渐渐中止了手上的动作,问那老者:“敢问棺材里但是卫平贤弟?”
  
  老者点了允许,王晋方笑了,往茶碗里从头续上水,将茶碗对着棺材高高举起,说道:“卫平贤弟,老哥知道你想将还没听完的故事听完,所以才阻我平话。你定心,老哥今日就为你讲个够!假如你赞同老哥说的,就让老哥好好润润喉咙,行吗?”说完,王晋方将碗挪向嘴边,碗没有再晃动,他很顺利地将茶水喝了个干干净净。
  
  王晋方回想了一下,他记住卫平死的那天,自己讲的是“李元霸锤震四平山”那一段,便从那里讲了起来。他讲得很投入,大伙儿很快就听得入了迷。王晋方说得鼓起,忽然来了句—“欲知后事怎么,且听下回分解”,将醒木往桌上重重一拍,立刻有人叫起好来。
  
  老者被这醒木一震,立刻回过神来,昂首看了看天,暗叫一声欠好,要是错失出殡时辰罪行可就大了。他急速招待发丧部队赶忙上路,棺夫一抬棺材,发现仍是无法抬动分毫。
  
  老者有些无助地瞅了瞅王晋方,王晋方也有些忧愁,他原本是这样计划的,卫平之所以不愿下葬,或许由于自己其时没有敲醒木,使得他的灵魂无法从评书中摆脱出来。只需现在找个比较好的时机,将醒木敲一下,卫平的灵魂可以得到摆脱,此事也就方便的解决了,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成果。
  
  王晋方毕竟是久经风波的人,眼球一转便有了主见,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居然提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世人很古怪,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过了一瞬间,王晋方停着笔,在纸上悄悄吹了吹,比及墨干后,将纸张叠好揣入了怀中。
  
  随后,王晋方胸中有数地说道:“卫老弟,你听好了,老哥我不想误了你的好时辰。这样吧,老哥我跟着大伙儿一块儿走,我们边走边讲,行不行?”
  
  王晋方冲着棺夫做了个往上起的手势,棺夫们一用力,发觉仍是抬不动,只得无法地摇了摇头。
  
  王晋方沉吟顷刻,猛地一拍脑门,茅塞顿开道:“卫老弟是不是想知道,到你的下葬之处前,能不能把书说完?那我告知你,肯定能说完,你定心吧!”
  
  还甭说,王晋方讲完话后,棺夫们复兴棺时,竟真的抬了起来,仅仅重量很重,棺夫们抬得很费劲,速度就慢了下来。王晋方暗自好笑,知道这是卫平干的功德,他生怕自己听不完,所以就用这种方法让世人减缓跋涉速度,这样他就可以有足够的时刻听完评书了。
  
  一行人慢慢向前,王晋方边走边讲,眼瞅着到了卫平下葬的当地,但是王晋方还剩余最终一回没有讲,这下子卫平不干了,硬生生在自己的坟边停了下来,不愿下葬。
  
  老者急了,入土的时辰立刻就要到了,怎么是好?正在他束手无策之际,王晋方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出那张纸,在卫平的棺材前用火折子一点,不多时便化成了灰烬。
  
  王晋方道:“抓住让他入土为安吧!”
  
  棺夫们略一用力,棺材便抬了起来,一番忙活后,总算是将卫平安了葬。
  
  过后,老者猎奇地问王晋方:“你在卫平棺材前烧的那张纸,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啊?”
  
  王晋方“呵呵”笑了笑,说:“我仅仅在纸上画了一个人的肖像,写了他的名讳及生平,仅此而已。”
  
  老者一愣,说道:“就这些?”
  
  王晋方点了允许:“您老知道,我家祖上三代都以平话为生,我爹对平话的酷爱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卫平听书的劲头。我在那张纸上画的,便是他老人家!我还告知卫平,我爹的评书说得比我强多了,剩余的这最终一回,你就去找他老人家给你讲吧!”
  
  老者听后,不由哈哈大笑:“你拐了这么个弯儿,到底是为何?”
  
  王晋方苦笑道:“还不是被我爹他老人家逼的!”
  
  “怎么回事?”
  
  王晋方哭丧着脸说:“我爹逝世时,刚好提到《隋唐演义》倒数第二回,所以他老是给我托梦,告知我,由于没能讲完最终一回,他心里一向憋得难过,特别想找个人把最终一回讲完,让我帮他物色物色。这不赶巧了,卫平正好是个听书迷,所以我就成心没来得及讲最终一回,让他赶忙去找我爹。您是不知道啊,我爹说了,要是我不想方法了了他的心思,他就持续天天到我梦里摧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