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被勒索者

[海外故事] 被勒索者

时刻:2014-07-14 来历:admin 点击:

  每天早上,汉克都会到红枫公园漫步,然后在邻近的路旁边摊吃早餐。一杯热奶,两个鸡蛋,三块肉饼,汉克一边品尝着早餐,一边翻看着当地的晨报。
  
  今日天然也是这样,汉克眯着眼,靠近报纸,仔细阅览着一条报导:几天前,本地发作了一同劫持勒索案,被害者家族依照劫持者的叮咛,将赎金用报纸包好装进塑料袋,伪装成废物放到指定的废物箱里。粗枝大叶的家族彻底没有留意,报纸上残藏着面包屑和腊肠的气味,这使得一条该死的狗在劫持者抵达之前叼走了塑料袋。
  
  那条狗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界中,或许是它的主人躲藏了赎金,或许那仅是一条流浪狗,赎金被扔到了某个不起眼的旮旯。如此一来,不幸的被害者家族被勒索十万美元,儿子还惨遭暴打,简直丧身;而倒运的劫持者则分文未获,终究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
  
  汉克看得入神,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就像忽然拉响的火灾警报。汉克忍不住吓了一跳,彩屏显示出女儿的手机号码。汉克定定神,接通电话,里边传出女儿撕心裂肺、惊慌短促的呼救声:“爸爸,快来救我……”
  
  汉克惊奇地问道:“海伦,怎样了?”
  
  手机里传出一阵杂乱的动静,接着一个沙哑的声响说道:“汉克先生,你的女儿在我手上,马上预备十万赎金。我正告你,赎金不要被流浪狗叼走,你更不要报警,不然,在差人送我上法庭见法官之前,我会先送你的女儿到天堂去见天主!”
  
  汉克做梦都没想到,倒运的事会如此之快地落到自己身上,他一边诅咒警方的无能和罪犯的猖狂,一边乞求道:“我知道你们的规则,只需拿到钱就不会损伤人质。请不要损伤我的女儿,我决不会报警,我马上回家拿钱,可是,我怎样把钱交给你?”
  
  手机里边传出沙哑的笑声,那人说:“像你这样的人,家里总有必定数额的现金,以备不时之需。很好,这样你的女儿就能够少受许多罪。享受完你的早餐,然后回家预备赎金,我等你的电话。”
  
  劫持者知道汉克在吃早餐,毫无疑问,劫持者不只知道他,而且此时此刻就在邻近监督着他。汉克警惕的目光四处环视着,周围的人或许来去匆匆,或许怡然自乐,没有人在留意自己。
  
  谁是劫持者?汉克不得而知,但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如有不妥,马上会引起劫持者的置疑,他可能会抛弃赎金,继而杀死自己的女儿。汉克缄口结舌,马上丢下早餐和晨报,风风火火地回到家里,翻开保险柜,取出十万美元装进手提箱里。这是女儿的救命钱,他可不想让狗把它叼走。
  
  汉克拨通电话,告知劫持者赎金现已预备就绪,对方有些惊奇,乃至置疑是否听错了,可是,他的口气显得很满足:“汉克先生,你可能是交纳赎金最及时、最爽快的被勒索者,很好,我很喜欢。”
  
  汉克急迫地说:“我仅仅想让我的女儿尽可能少受些罪,告知我下一步怎样做?”
  
  劫持者说道:“带上赎金,然后步行到市立医院门口的废物箱邻近,等候我的下一步指令。”
  
  乌云密布,大地暗淡,好像暴风雨即将来临。汉克一手拎着手提箱,一手拿着雨伞,马上赶到市立医院门口,而就在这时,劫持者又让他改去小学门口,接着是邮局、商场……汉克走马灯似的来回络绎,简直走遍了整个城市,最终,劫持者竟然又让汉克回到了红枫公园门口。
  
  汉克知道,这是劫持者为了安全起见,所做的最直接也是最有用的反侦查做法。毫无疑问,劫持者就像打猎的毒蛇相同潜伏在草丛里,监督着他的一举一动。汉克累得疲惫不堪,汗流浃背,双腿就像灌满了铅,瘫倒在路旁边。
  
  就在这个时分,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那个沙哑的声响说道:“走到前面的桥头旅馆,108房间。”
  
  汉克迫不及待地来到桥头旅馆,悄悄敲响了108房门,里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响:“房门没有锁,请进。”
  
  汉克推门而入,看见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胖子问道:“是汉克先生吗?”
  
  汉克答复:“是的,钱我带来了,正好十万。”
  
  胖子又问:“是你自己的钱吗?”
  
  “是的,我没有到银行去取,也没有找朋友去借,更没有做记号。你们定心,我没有给你们下套。我的女儿在哪里,我能够见她了吗?”
  
  这时,瘦子开口了:“她在卧室里。”汉克推开卧室的门,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汉克走进去,发现女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汉克用力推推女儿,着急地问:“海伦,快醒醒,他们损伤你了吗?”
  
  海伦张开惺忪的双眼,惊奇地问:“爸爸,你怎样来了?”
  
  汉克说:“天主啊,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连昨夜发作的工作都记不起来了吗?”
  
  海伦抹了抹眼睛,说:“昨天晚上?我当然记住。在化装舞会上,我知道了一个朋友,他的口技很好,学什么声响都活灵活现,他学我的尖叫声连我自己都分辩不出来。我想跟他学口技,咱们好像去了一家旅馆……”
  
  汉克火急火燎地问:“然后呢?”
  
  海伦答道:“爸爸,别忧虑,咱们仅仅喝醉了,没发作任何事。”
  
  汉克又问:“那个人在哪里?你的手机呢?”
  
  海伦不知道那个人是何时脱离的,她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当然,她更不知道接下来发作的工作。汉克恼怒地走出卧室,大声喝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告知我,这到底是怎样回事?”
  
  胖子不紧不慢地说:“我是警官詹姆斯,这是我的帮手贝利。本地发作一同抢劫案,咱们今日早上接到告发,说你是那起抢劫案的第二嫌疑人,而且你正妄图搬运赃物,所以,咱们对你进行了盯梢。”
  
  瘦子接着说:“告发者让咱们在这里等你,他说你的女儿将为你搬运赃物。汉克先生,你能告知咱们这些钱的来历吗?”
  
  汉克登时语塞,由于他便是从废物箱里衔走十万块钱的那条狗的主人。可是,那个该死的告发者是谁?他是怎样找到自己的?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怎样向警方解说那些钱的来历。
  
  当汉克被押上警车的时分,暴风雨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