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古塔盗影

[中篇故事] 古塔盗影

时刻:2014-08-23 来历:admin 点击:

  1。夜探古塔
  
  清嘉庆年间,河东一带发作地震,一时刻全国大乱,一些心术不正的“地老鼠”趁乱活泼起来,黑五便是其间的一个。
  
  这黑五履历多、才智广、手法高,江湖上还撒播他盗墓不过五的说法,便是盗再大再难的墓,也不超越五夜。现在世事困难,黑五做梦都想干一票大的,从此金盆洗手,退隐江湖,所以,他盯上了万梵宇里的多宝佛塔。
  
  相传这座古塔里有四件宝,分别为塔顶玉珠、金版佛经、翡翠玉佛和鎏金宝瓶,相传是顺治皇帝赴五台山落发为僧,途经此寺特意藏下的宝藏。不过,因为塔内机关重重,让不少打古塔主见的人望而生畏,并且,不久前老方丈的无端暴毙,更为这座古塔烘托了奥秘色彩。
  
  他人惧怕,黑五可不怕。他深信:所谓奥秘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中了机关是因为他们道不深、技不精。
  
  这天夜里,黑五来到万梵宇踩点,暮色之下,浮屠高耸矗立。黑五感叹:地震导致修建坍毁很多,这浮屠却仍然无缺如初,果然有神异之处,这更坚决了他盗塔的决计。
  
  “且慢,来者何人?”黑五正蹑手蹑脚地观察地势,被一声呼喊吓了一跳,回身看去,居然是一个胖和尚。他不由一愣,转念一想,自己如此当心都被发现,可见此人也并不一般,如真要盗塔,这胖和尚是个硬骨头。黑五想试试此人功力,便寻衅道:“问老子是谁,老子还要问你这秃驴是谁呢!”
  
  胖和尚一听,气得急吼:“斗胆!你夜闯佛门净土,还狗血喷头,看我怎样拾掇你!”说罢,拎起禅杖狠狠顿了顿,大地登时颤了两颤。
  
  “哎呦喂,这不是护塔高僧—净空师傅吗?误解误解……您这一动,我认为又地震了呢!”黑五回身,见一小个子不知何时呈现,可见轻功了得。只见小个子满脸讪笑,掏出一锭银子塞到胖和尚怀里,一边作揖一边抱歉,扭头对黑五说:“这位大哥一看便是跑江湖的,连净空师傅都敢得罪,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啊!”几句巧舌把二人拉开了。
  
  待胖和尚净空走远,小个子把黑五拉到一边,悄声问:“大哥,是干那行的吧?”黑五一听,又呆愣了,好家伙,这人可真是火眼金睛,自己还没出手就被猜得正着,他眯着眼睛问:“小兄弟何出此言?”
  
  待小个子作了毛遂自荐,黑五居然大喊:“久仰久仰,相见恨晚啊!”
  
  小个子叫王小六,是本地人,祖上也曾干过盗墓的行当。他十六七岁时,因人精干、武艺高被录用到兵营做了一名维护盐产的兵卒,后来又凭仗一身好功夫,调到府里当了捕头。
  
  小六的威名在这一带传得挺广,黑五天然也传闻过。黑五深思,这深更半夜的,他也在邻近散步,难不成也要重操祖上“刨土窑、开砖窑”的旧业?和盗墓不同,此次古寺盗塔非同一般,绝非一人能为,与其多个对手,不如给自己找个辅佐……
  
  想到这,黑五方案打听一下小六的心意,他作了个揖,问道:“小六老弟在府里宦途正顺,回乡却是为何?”小六叹道:“唉,当今官场险峻,兵匪一家,衙门里的饷银都被上面贪掉了,有啥子混头?做不成兵,当不了官,还不如回来做其他营生,也正好给二老修修老宅,尽尽孝心……”
  
  黑五说:“要修老宅,怕要不少银子呢!”小六允许道:“是啊,现在我们这儿处处落难、家家受灾,从哪儿能筹得这么些银子呢?真愁人。”
  
  黑五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你呀,这是抱着金饭碗讨饭呢!”小六不解地问:“此话怎讲?”黑五奥秘兮兮地将古塔盗宝的方案向他耳语了一番。
  
  小六惊道:“你不要命了?传闻这古塔机关重重,现已有不少探宝之人不得善终。何况你刚见到的那个护塔高僧,武艺高强,能隔山打牛,我们这不是虎口夺食吗?”
  
  黑五冷笑:“我说小六兄弟,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你别忘了,你的老宅还不是靠你祖上干这营生挣来的?趁现在全国正乱,我们还不如就此赌一把,若是成了,你修你的老宅,我回乡间娶妻生子,各不相干,安稳度日。”
  
  小六如同动了心,允许道:“五哥,事出无奈,咱就赌一把!输则命葬佛塔,赢则家财万贯……”
  
  2。翡翠玉佛
  
  当地俗称阴历七月十五为“鬼节”,一般人在这晚都足不出户。夜深人静,小六践约来到万梵宇,藏身于门前的柏树林。此刻月光如银,寺院幽静,塔影绰绰,松柏蔽天。
  
  不一会儿,一个蒙着面罩,背着包袱、手持短剑的人溜了过来,猫着腰学了几声蛐蛐叫。小六知道是黑五,便与他会集。二人随即发挥轻功,翻墙入寺。
  
  他们摸近方丈室,黑五手指蘸上唾沫,在窗户麻纸上戳了个窟窿,朝里望去,只见室内一张八仙桌上杂乱无章,桌上堆着五坛酒,那胖僧净空袒胸靠在椅背上,现已喝得烂醉如泥、鼾声如雷。小六唾了一口,说:“这秃驴,倒逍遥。”他按住黑五的手,吩咐道:“五哥,不必你着手,我们玩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