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尚书救子

[民间故事] 尚书救子

时刻:2014-09-04 来历:admin 点击:

  民国年间,归州城新开了一家“一阳当铺”,当铺的店主姓巫名阳,好像很有钱。据他自己说是北京城的人,见归州既有水码头又有旱码头,就想先在归州开家当铺,试试行情。
  
  巫阳延聘了当地最有名的老掌柜孙掌柜,原本,孙掌柜年岁大了,在家颐养天年,由于巫阳给的薪俸丰盛,就从头出山。不过,孙掌柜有言在先,假如碰上价高而又拿不定主意的东西,他有必要请能人帮助判定,这费用,由巫阳出。巫阳爽快地应承下来。
  
  孙掌柜是个好掌柜,对瓷器、书画、金银器都有研讨,不出半年,为巫阳挣了不少钱。
  
  这天,孙掌柜差人找到巫阳,让他去一趟当铺,巫阳知道有要紧的事,立刻来到当铺。到了当铺,只见孙掌柜正和一个中年人坐在里屋谈天,中年人身着绸衫,姿态却极端鄙陋。
  
  见了巫阳,孙掌柜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玉虎把玩件,然后向巫阳介绍中年人,说:“这位是前朝举人,在京城吏部为官数年,大清消亡后在京城很不满意,就想回老家。不幸路上遇见劫匪,抢走了行李,不得已,才想当掉这只羊脂玉虎。”
  
  巫阳问:“预备当多少钱?”
  
  中年人说:“两千大洋。”
  
  巫阳把孙掌柜叫到一边,低声说:“我敢跟你打赌,这羊脂玉虎,多半是假的。”
  
  孙掌柜说:“我看未必,这玉虎包浆光泽光滑,如上了油脂一般,还有几处枣皮红斑,正是羊脂玉的特性,假如是真的,至少值五千大洋。但是这家伙要价甚低,又含糊其辞,眼露狡黠之光,所以,我也拿不定主意。”
  
  巫阳说:“连你都拿不定主意,我又如何能判定真假?”
  
  孙掌柜说:“您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事到如今,只好请能人来帮助判定。不过,这人要价甚高……”
  
  巫阳忙说只需有真本事,要价不打紧。孙掌柜点点头,说:“那您从速预备一乘轿子。”
  
  巫阳问为什么要轿子,孙掌柜说:“由于他是个瞎子,我们都叫他贺瞎子。”
  
  巫阳奇怪道:“已然是瞎子,怎么会判定玉器?”
  
  孙掌柜告知巫阳,贺瞎子天然生成眼盲,他的父亲是世袭祖业的玉器商人,识得全国美玉,可一辈子就生了贺瞎子一个儿子,只好自认倒霉,说贺家的技艺要在他这辈断绝了。不料贺瞎子尽管眼瞎,心却不瞎,他从小就喜爱摸玉石,时刻长了,不管什么玉石,只需用手一摸,就能说出是什么玉质。他父亲便网罗了各种质地的玉石,供他摩挲。时刻长了,贺瞎子的双手居然比人眼更为奇特。
  
  巫阳听了,半信半疑地叫了乘轿子,让孙掌柜去请贺瞎子。过了半个时辰,贺瞎子坐着轿子来了。几个人问寒问暖一番,孙掌柜就把玉虎交给贺瞎子。贺瞎子摸了一遍,说:“好玉好玉,这但是上好的羊脂白玉。”
  
  孙掌柜听贺瞎子说是真的,立马开了当票,把当票和两千大洋交给中年人。
  
  等中年人走了,巫阳拿着玉虎,对贺瞎子说:“那人说他是前朝举人,可我看他语无伦次的姿态,必定不是官场之人,这个玉虎,不会有诈吧?”
  
  贺瞎子摇了摇头,说:“原本我们都有钱赚,互无干与,我也没必要把本相告知你。但你已然问了,我就给你透个底吧,由于这个玉虎……”贺瞎子指了指地下,然后停口不说,收了一百块银洋的“掌眼费”,坐着轿子脱离了当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