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捡漏

[风闻逸闻] 捡漏

时刻:2014-09-06 来历:admin 点击:

  捡漏,是每个保藏者都朝思暮想的奇遇,精明的掌柜却从中玩出了新花样……
  
  民国初年的一天,耒阳人柴亦清在一个古董黑市花十个铜子儿买来一只脏兮兮的蓝花大海碗。他把海碗拿到赏古轩古董店,从掌柜的祝二爷手里换来了一千块大洋。本来,那只蓝花大海碗竟是明代宣德年间的东西。
  
  这次成功捡漏使得柴亦清名声大噪,一时成为耒阳保藏界名人。其实,他仅仅初识古物,许多东西一无所知。这次可以幸运捡漏,纯粹是看中了那只大海碗廉价,能盛白开水,不料买回家洗洁净之后,碗底露出了一条栩栩如生的盘龙,他这才意识到这碗可能是个好东西,所以就拿到赏古轩,没想到还真让自己捡了一次漏。
  
  这天中午,柴亦清正在街上闲逛,一个头戴瓜皮小帽、身穿长衫的中年人喊住他,说:“这不是柴老弟吗?几年不见,发福了。”
  
  柴亦清定睛一看,这人竟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谈虎。两人问寒问暖了几句,谈虎说:“相逢不如偶遇,来,到茶室喝杯茶,叙叙旧。”说着,拉柴亦清进了路周围一家茶室,坐了下来。
  
  柴亦清和谈虎也算老相识了,早年常在一同走动,后来迫于生计,走动得少了,逐渐就没了消息。谈虎告知柴亦清,自己新近在本城开了家古董店,不过生意不太好。一听谈虎开了家古董店,柴亦清的爱好就上来了,问:“店里有没有好东西?”
  
  “好东西?当然有了。”谈虎点允许,“要不要到我店里看看?”
  
  “行呀!”柴亦清新快地容许了。
  
  两人从茶室出来,直奔谈虎的古董店。谈虎的古董店名叫补拙斋,开在街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店面不大,安置得挺高雅。谈虎从里间捧出一只小香炉,来到柴亦清面前,说:“这是件明代龙泉小香炉,你看看。”
  
  柴亦清细心一看,不由吸了口气,这只香炉釉水肥厚,粉青釉面,器形规整,做工精密。他当心谨慎地辗转反侧观看,越看越喜爱,就问:“卖多少钱?”
  
  谈虎略加思忖,说:“假如你要,就两百大洋吧!”柴亦清听得理解,谈虎的言下之意是说,给你两百大洋,给他人就不是这个价了。他满心欢喜地应道:“行,成交。”
  
  谈虎笑了笑,说:“柴老弟是豪爽之人。我看,你先别急,两百大洋不是个小数目。这只香炉有人说对,有人说不对,我也没个准头。要不这样,你拿去给祝二爷掌掌眼,他说对,你再买,这样行吗?”
  
  祝二爷是赏古轩古董店的掌柜,便是他一眼看中了柴亦清那只蓝花大海碗,花一千大洋买走的。柴亦清想,自己对古董根本便是个外行,假如有祝二爷掌眼,那是再好不过了,这样想着便连连允许。
  
  很快,柴亦清揣着香炉走进了赏古轩。祝二爷接过香炉,凑在眼前,左看右看,看完后放到桌上,嘟囔了一句:“显着不对,这东西假如对的话,最少值五百大洋。”
  
  正说着,一个穿西服的人走了进来,他听到了祝二爷的后半句话“最少值五百大洋”,不由猎奇地凑过来看。一扭头,这人看到柴亦清,说:“咦,是你呀,又捡到漏了?这香炉怎样样?”
  
  柴亦清没多想,说:“不错,是个好东西。”
  
  这人又盯着香炉看了一瞬间,然后跟祝二爷打个招待,出门走了。
  
  这人走后,祝二爷仍坚持他的判定,认为东西不对。已然祝二爷这么必定,柴亦清当然不能买,他揣着香炉还给了谈虎。谈虎却并不介怀,微笑着说:“让祝二爷掌过眼,我就有数了。对的你就买,不对的就不要买,这样你我都安心。”
  
  谈虎这几句话坦白大方,让柴亦清大为感动,所以他问道:“你这还有什么能让我开开视野的?”谈虎冲他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东西有,下次再看吧,来日方长。”
  
  第二天下午,柴亦清散步着又来到了谈虎的补拙斋,他脑子里还在想着那只香炉。谈虎见他来了,赶忙出来招待。
  
  柴亦清说:“谈兄,你把那只明代龙泉小香炉再给我看看。”
  
  “香炉?”谈虎有些尴尬地说道,“现已卖掉了。”
  
  柴亦清忙问:“卖掉了?卖给谁了?”谈虎支吾了半响,才小声道:“卖给祝二爷了。”
  
  柴亦清一听,不由愣了。祝二爷分明说这东西不对,怎样还要买?谈虎见柴亦清脸色欠好,忙安慰道:“东西考究缘分,你没得到,阐明你和它的缘分没到。慢慢来,好东西会有的。”
  
  柴亦清吐了口气,问:“香炉卖了多少钱?”
  
  谈虎说:“四百大洋。”
  
  柴亦清一听,更惊奇了。假如昨日自己买的话,只需两百大洋,可被祝二爷误导,错过了。他越想越气愤,一摆手,说:“不行,我得找他去。”
  
  此刻,祝二爷正坐在店里,一见柴亦清气冲冲进来,就感到有些心虚。柴亦清径自走到他面前,说:“祝二爷,我是为了香炉来的。”祝二爷眨巴眨巴眼,没说话。柴亦清持续诘问:“你为什么说香炉是不对的?”
  
  祝二爷笑了:“你也太诙谐了,分明不对的东西,为什么要说对呢?”柴亦清凉笑道:“已然不对,那你为什么要花四百大洋买下来?”
  
  祝二爷一听就气愤了:“我喜爱就买,与你何关?你认为我买的是真东西?做梦去吧!要是那只香炉是对的,我当你面吞下去!”
  
  见祝二爷这样坚持,柴亦清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末端,他说:“那请你把香炉拿出来再给我看看。”
  
  “不行能。”祝二爷黑着脸说完这句话,就走进了里间。
  
  从赏古轩出来,柴亦清懊丧地又来到谈虎的补拙斋。谈虎招待他坐下,一边给他斟茶一边问:“问清楚了?”柴亦清摇摇头,说:“没有,越问越糊涂了。真想不理解,祝二爷为什么要买那只不对的香炉?”
  
  谈虎当心肠朝门口看了一眼,压低声响说:“按道理,这种事我不应该告知第三者,但我仍是跟你说了吧!昨日你在祝二爷店里时,是不是有个穿西服的人进来过?”
  
  柴亦清说是有这么个人,谈虎说:“你走后不久,这人就又回来了。由于他其时听你说过一句对香炉比较认可的话,他相信你的判别,认为香炉是祝二爷的,就提出要买。祝二爷跟他讲,这东西真假难说,但他坚持要买。祝二爷觉得是笔好生意,就从我这儿四百大洋拿走,五百大洋卖给他,转下手,轻松赚了一百大洋。所以,祝二爷不行能对你讲实情。”
  
  听完工作的缘由,柴亦清惊得呆若木鸡,他万没想到由于自己一句话,那个穿西服的人就买下了香炉。他讷讷道:“为什么会这样?”
  
  谈虎笑道:“别忘了,你是个捡漏高手呀!戋戋一个海碗就赚了一千大洋,不信你信谁呀?”
  
  听谈虎这么一说,柴亦清才理解过来,本来耒阳保藏界现已把他当成了专家,可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啊!他提示自己,今后说话得当心,不能再误导他人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谈虎在当地最奢华的一家饭庄请柴亦清吃饭。柴亦清走进包厢,见已来了好几个人,有当铺老板、绸缎庄老板、盐店老板等,他们见到柴亦清,纷繁和他拱手打招待。盐店老板说:“传闻你这个古董专家要来,我才放下手头的活,赶了过来……”这话让柴亦清感到有些不安。
  
  谈虎是饭局的主人,他端起酒杯,说:“今日能请到诸位,是我的侥幸。我敬各位一杯。”
  
  我们纷繁碰杯,气氛很快和谐起来。绸缎庄老板吞下一块扣肉,说:“买古董又影响又好玩,都说瓷器水深,我连续买了五件,竟有三件是对的,仅仅还没有官窑。”
  
  谈虎笑着说:“好东西可遇不行求。柴兄和我是多年老友,我店里的东西,常请他掌眼。今日我带了几件来,有中意的你们就拿走。”说完,谈虎在一边的长条桌上摆出了六件器皿。柴亦清一眼扫曩昔,只见分别是:龙泉梅瓶、月白四系罐、德化狮耳花瓶、元代青花瓷、釉里红鼻烟壶和宜兴紫砂壶。
  
  我们借着酒劲都动身去看。柴亦清跟上去一瞧,吃了一惊,只见标价都在一千大洋以上。他凭直觉感到没一个像真的,不由脱口说道:“谈兄,这些东西你就别拿出来卖了。”谈虎瞪他一眼,说:“那怎样行?我们都是朋友。”
  
  当铺老板拍拍柴亦清的肩,问:“柴先生,你说哪个好?”柴亦清想起前车之鉴,笑笑,没说话。
  
  当铺老板叹口气,说:“现在的人啊,都学精了,已然不肯指导,那我就自己选。”说着,当铺老板选中了其间的月白四系罐。很快,剩余的五件也被拿完了。
  
  饭局散场的时分,夜已深,柴亦清有些醉了。他走到门外,跟世人拱手离别。走在乌黑的大街上,他想起饭局上的那些器皿,他叫谈虎别卖了,他人却认为他小气,不想让谈虎把好东西卖给他们,成果反而一抢而空,让谈虎赚了个盆满钵满。走着走着,柴亦清的酒劲上来了,他情不自禁地靠着路旁的一株大树坐了下来。
  
  这时,一个小伙计打着一盏灯笼引着祝二爷从周围巷子里走出来。只听小伙计说:“师傅,今晚补拙斋谈掌柜请客吃饭,传闻高价卖出了不少瓷器。”
  
  祝二爷说:“谈虎是个人才,他捡到漏了,当然会挣钱。”
  
  小伙计奇道:“捡漏?他捡到什么漏了?”
  
  祝二爷说:“谈虎捡到的这个漏不是东西,是人。”小伙计疑问道:“是人?哪个人?”祝二爷笑道:“你自己去想呀!”
  
  两人说着话,从柴亦清背靠的大树后走了曩昔。
  
  柴亦清听着两人的对话,一时懵了,他闹不理解古董能捡漏,人莫非也能当漏捡?那谈虎捡的这个漏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