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脱颈之发

[风闻逸闻] 脱颈之发

时刻:2014-12-04 来历:admin 点击:

  一发难寻
  
  明朝万历年间,都察院周大人贵寓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天,周大人刚下朝回府,忽然听得院中乱成一团,一个家丁来报:“大人,不好了,令郎疯了。”周大人赶到院中,只见儿子蓬首垢面,龇牙咧嘴,一瞬间在地上打滚,一瞬间又啃咬树皮,一瞬间又爬到了树上,远看就像猫相同。
  
  儿子周金天本年十七了,打小就爱跟猫玩,该不会是……周大人心中一紧,急忙找来各路郎中。郎中们望闻问切一番,说周金天得的是疯猫病,要想治,一个字—难!周大人只需这一根独苗,看儿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姿态,周大人心如刀绞。
  
  这天,来了一个江湖郎中,眼大如蛤蟆,说话嗡声嗡气。周大人想,名医都请遍了,这游医有戏吗?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蛤蟆眼”一番诊治下来,说法跟前面几位郎中差不多。周大人一时灰心丧气,就在他简直失望时,蛤蟆眼又说话了:“大人,这疯猫病,说白了是邪性作祟,小的老家有个偏方,说可用几缕‘脱颈之发’做药引,以正压邪,没准能见效!”
  
  周大人一听傻眼了,“脱颈之发”可不是一般的头发。在明朝,假如皇帝判一个人有罪,并且罪当斩首,但又念其有功,能够削发抵罪,削下来的头发便是“脱颈之发”。
  
  在民间,人们信任正能压邪,而削发抵罪的必是忠臣烈士,所以这用脱颈之发做药引、治邪病的偏方,周大人也不是第一次传闻。
  
  可脱颈之发哪儿弄去?一来这个人有必要是大官,二来要正派,这倒好办,可要犯了龙怒以发抵罪,太难了!周大人试着向几个联系不错、正派不阿的同僚讨来几缕头发,烧成灰入药,却毫无成效。
  
  蛤蟆眼传闻了头发的来历,嘴一撇,说:“周大人,您别瞎忙活了,便是皇帝老儿的头发都不可。这脱颈之发,有必要是大臣要以发抵罪那几缕头发。要是放在前些年,却是不难找,现在啊,估量悬!”
  
  冒死进谏
  
  周大人听懂了蛤蟆眼的话外音。眼下朝廷里有个权倾朝野的宦官,为非作歹多年,曾经一些弹劾他的大臣都惨遭栽赃,有的削发抵罪,有的受迫害致死。
  
  多年过去了,最初被削发的官员皆已离世,当今的官员都变得圆滑圆滑,成了容易不作声的“哑巴官”。
  
  周大人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总算想理解了一个道理—能救儿子的,或许只需自己。他为官多年,早年也勇于直谏,可后来发现朝廷一片乌烟瘴气,为了一尘不染,也就不敢再开罪小人。
  
  可今时不同往日,周大人暗自立誓:为了儿子,有必要冒死一试!若进谏弹劾奸臣,极有或许被奸臣反咬一口。皇帝要科罪,念在自己对朝廷也算有功,或许能够削发抵罪;就算皇帝大怒要砍头,那从自己头上削下来的头发也是脱颈之发。为了儿子,舍出老命又怎么?
  
  这天,周大人没有急于上朝,而是穿得破破烂烂,蹲在一家字画店门口。字画店一开门,他赶忙闪了进去,这看看那瞅瞅,最终目光落在一幅山水画上。说实话,那幅画画功低质,山不像山,水不似水,与名人字画一比,简直是不堪入目。偏偏周大人看上了,说要买下这画。店东一皱眉头,细心打量了周大人一番,摇摇头说不卖。周大人微微一笑,说:“自己人,我与作画之人相识……”店东笑而不语,收下银子,把画给了他。
  
  周大人上朝后,“扑通”一声跪倒在朝廷之上,说自己耽搁上朝,罪不妥赦。皇帝问何原因,周大人从袖子里抽出一幅画,说自己从字画店通过,被一幅名画迷住了,有心想买下但无法画作贵重,自己回府拿钱,又向街坊借了不少,凑足五百两银子才买了下来,自己十几年俸禄全都搭进去了。
  
  皇帝一听,来了精力:“快让朕看看是什么字画让爱卿拔不动步。”翻开画作一看,皇帝差点笑了,这哪叫画啊,画中的景色满是败笔,就算是小书童也能画得比这强。
  
  皇帝问:“爱卿,这幅画竟要五百两?依朕看,画者的水平真实过分稀松往常,连五文钱都不值。”
  
  周大人说:“臣绝不敢犯欺君之罪,假如皇上不信任,能够派人去那家店查询。”
  
  皇帝问:“这是哪位咱们的画作啊?”周大人说:“是司礼监宦官画的。”
  
  一时刻,朝上顿起波涛,人们议论纷纷。其实咱们都心知肚明,这叫“雅贿”:假如张三求李四就事,不会直接送钱。李四画一幅画“卖”给字画店,张三再以极高的价格买下,然后再送还李四,而字画店把钱与李四“分赃”,其实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皇帝现已显露不悦的面庞,但仍是说:“朕会按理查处的。”
  
  话虽如此,几天过去了,朝廷仍然惊涛骇浪,看来这事又一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周金天的情况越来越差,茶不思,饭不想,唯一喜爱吃生鱼。把鱼递到他面前,他连鱼鳞都不去,直接活吞进肚里,俨然变成两条腿的猫了。周大人见了,心想若再不抓住时机扳倒奸臣,拿到脱颈之发,儿子保不齐就……
  
  周大人理解,要想让皇帝把亲信查处,有必要下剂“猛药”。所以,他暗地里组织了线人,几经探查,总算探得宦官的谋逆之罪,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一剂猛药
  
  没过多久,周大人传闻皇帝要外出祭祀,喜从天降,他找到一位养鸽人训练了一只白鸽……
  
  皇帝选了良辰吉日,招集文武百官前去祭祀,通过一处宅子时,忽然飞过一只白鸽,这鸽子全身洁白,唯一屁股上的毛是赤色的,俗称“雪中红”。
  
  雪中红在空中回旋扭转几圈,飞到皇帝头上,“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侍卫想去轰鸽子,却被一名官员拦住了:“这鸽子是雪中红,这是佳兆啊!人常说‘良禽择木而栖’,这雪中红为何偏偏在皇上头上回旋扭转,阐明皇帝是人中龙凤,连鸽子都知道的。”
  
  皇帝听了马屁很是受用,叹道:“爱卿果然是才学过人,这雪中红甚是风趣。”
  
  周大人趁机道:“这雪中红喜爱美玉,听说见了美玉就不愿脱离。”刚说完,雪中红飞进了一处宅子。那宅子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明眼人知道,这是司礼监宦官的私宅。雪中红飞进屋中,是不是阐明屋里有宝玉呢?
  
  皇帝来了兴致:“让朕看看,里边是不是有美玉。”
  
  皇帝带世人进去,见雪中红落在桌子上,周围果然有个玉像。走近了,世人都傻眼了,由于这玉像竟然是“行什”,行什是压尾兽的一种,皇宫的墙瓦上才干有。
  
  皇帝大怒:“这是谁的宅子,竟敢用行什?”
  
  众官员都知道司礼监宦官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便说尽管宅子是宦官的,但行什落在屋檐上才是压尾兽,在屋里摆放则不算太大的得罪。
  
  皇帝收敛了一下怒容。周大人站了出来,说:“皇上,雪中红喜爱美玉,皇上身上也佩戴了美玉,这鸽子竟不睬皇上,而飞到桌子上,阐明这玉行什是玉中极品啊!”
  
  皇帝更气愤了,宦官收点优点也就算了,贪的宝物竟盖过了皇帝。皇帝命人将行什拿走,但那雪中红仍是站在桌子上不动。周大人说:“这雪中红嗜玉,行什拿走了,怕是这桌子抽屉里还有稀世珍宝?”
  
  桌子上了锁,皇帝叫人把锁头砸了,翻开抽屉,里边是一叠来往函件,里边的内容竟是宦官与几位高官勾通谋反的内容。
  
  周大人道:“皇上,微臣该死,司礼监宦官与人合谋,营私舞弊之事,微臣早有查询,但无法宦官身边喽啰很多,臣怕操之过急,才……”结党谋反是大罪,而知情不报也是重罪,皇帝把宦官放逐,原本也想治周大人失算,但想到宦官也是依靠皇权违法乱纪,能设巧计锄奸已是不易,便下旨削去周大人的几缕头发,以发代头,结了案件。
  
  朝中奸臣被根除,音讯一传出,皆大欢喜。周大人来不及快乐,举着被削下的头发,一路小跑,赶回府中。一进门,不由愣住了,儿子正陪蛤蟆眼喝茶呢。
  
  周大人问道:“我儿的病……”
  
  周金天笑了:“父亲,这次是咱们欺骗了您,装成患了怪病,假造一个药引,从而让您进谏根除奸臣。这件事,我知道父亲一向想做,便是顾忌家中长幼才挑选一尘不染。眼看奸臣一日不根除,大众就无一日安生,咱们就出此一计,望父亲切莫见怪……”
  
  蛤蟆眼也说:“周大人,宽恕咱们出此下策,不过您看,朝廷虽缄口结舌,可是只需有一人带头摇旗呐喊,根除奸臣,咱们一定会一呼百诺。”
  
  周大人非但没有气愤,相反还有些自责,他将这缕脱颈之发尽心保藏起来,时刻提示自己:为官清正,切莫助纣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