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梭哈监狱

[海外故事] 梭哈监狱

时刻:2014-12-12 来历:admin 点击:

  二战后期的一个深夜,德意志主力奸细芬格利接到使命:潜入梭哈情报站盗取一份重要军情。“梭哈”是苏联盟军树立的巨大情报站,资源丰富,但传闻没人能从那里带走情报,去过那里的奸细都不可思议地失踪了。芬格利不信邪,这份首脑钦点的军情,他志在必得!
  
  赶到梭哈情报站时,芬格利发现这儿的岗兵表情迟钝、防范懈怠,怕冷似的缩在呢子大衣里。他轻松地上到三楼,据可靠消息,方针情报就在三楼13号房。
  
  走廊空荡,没有幻想中守备威严,房门多达几十间。芬格利默数门牌号:“10、11、12、14……”他忽然停步,怎样没有13号房?
  
  不仅如此,芬格利很快发现,后边的门牌号越来越乱,整个三楼的房间排序都是打乱的,毫无规则可言。时刻已不容许挨个房间承认,终究哪一间才是真实的13号房?芬格利苍茫了,看来梭哈不是他幻想的那样简略。可主力毕竟是主力,他略加思索,有了对策。
  
  芬格利悄然下到二楼,这一层的房间不知是做什么用的,但门框边上刻着暗码,摆放规整,他在走廊初段找到13号房,不费吹灰之力撬开了房门。
  
  屋里有浓重的酒味,几个人正在熟睡,看样子是情报站的工作人员。芬格利暗喜,蹑手蹑脚来到窗边,用无声焊枪烧断铁窗,翻出窗外,爬上三楼的房间。
  
  如他所料,二楼13号房的楼上,正是三楼13号。即便门牌号被打乱,房间却是停止不变的,规整的二楼便是被打乱三楼的参照物!很快的,他在这个房间里找到了方针情报。
  
  这使命对芬格利而言太轻松了,他乃至有些质疑上峰对梭哈情报站的高估,好奇心起,他竟想要一探终究,所以就近翻开几扇房门,不料瞬间呆住了。
  
  每个房间都摞着成堆的文件,有各国密函,也有重要的军事战报。芬格利顺手一翻,不由感叹苏维埃的情报网公然强壮!这些情报的价值于他而言,就相当于提升勋章、黄金白银!芬格利手忙脚乱地往包里塞着情报,心里暗自慨叹:这下兴旺了。
  
  这时,走廊上遽然传来开关房门的动静,然后,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是情报站的看守吗?芬格利护紧怀中的情报,握紧腰间的枪。
  
  几分钟后,一名身穿夜间作战服的年轻人溜了进来。芬格利理解了,是同行!他悄然站出来,首先打破僵局,坦言自己也是奸细,一起悄悄摆开枪栓,若有任何异动,芬格利都会先下手为强。
  
  大约没料到屋内有人,年轻人体现得比芬格利更慌张,听了他的解说,这才稍有放松,牵强微笑道:“别开枪。我也是一名奸细,咱们各取所需。”
  
  年轻人名叫索罗,是意大利奸细。索罗比芬格利早到一个小时,但他被三楼的障眼法困住了,这才想挨个房间找找看。
  
  “早就传闻梭哈是奸细的监狱,没人能从梭哈带走情报,现在我信了!”索罗泄气地说。
  
  芬格利并不计划把破解的诀窍告知索罗,反而取笑道:“得了吧,走廊上连个巡查的都没,算哪门子监狱?”不经意间,芬格利发现索罗的目光逐步不对,由于他也看到了房里海量的情报。
  
  芬格利深谙见者有份的道理,打听地开口:“情报还有许多,你要不要也拿一些?”
  
  索罗欣然同意,他们合力从其他房间找来更多的情报,堆得像小山相同高,开端张狂地挑拣。不久后,芬格利瞥了一眼窗外,估量换岗时刻到了。他不想再耽误,正要跟新朋友道别,忽然在一堆文件里瞥见了了解的铁鹰标志,那是索罗的战利品。
  
  芬格利心中一紧,这是有关自己国家的情报!索罗拿去想干吗?尽管德国跟意大利是盟友,可一旦情报走漏,结果不堪设想……他当即要求索罗交出一切德国的情报。
  
  索罗天然不愿,冷笑道:“你不是也拿了不少意大利的情报?别以为我没看见。”
  
  两人一起拔出枪来指向对方,房间里气氛忽然严重,芬格利怕惊动了岗兵谁都走不成,所以自动把意大利的情报抽出来扔掉了,见此,索罗也只得丢掉德国的相关情报。
  
  少了这部分,两人手中的“财富”显着缩水,心里都有点不是味道。芬格利趁机甩掉索罗,带着一包情报逃出情报站。
  
  没走多远,芬格利发觉有人盯梢自己,他猛地一闪,躲到一堆废油漆桶后边,盯梢他的人一闪而过,身穿呢子大衣,领口印有红五星,居然是梭哈的岗兵!
  
  不!那些迟钝的岗兵不可能发现他,莫非是索罗想要杀人越货?以奸细的身手,干掉一个岗兵假装出逃一点儿也不难……这样想着,芬格利冷不防被人揪了出来,那人不知何时绕到后方,绑着芬格利往回走,力道之大,不容他一点抵挡。芬格利一路被摁着头,乞求道:“是索罗吗?情报都给你,请不要杀我。”
  
  那人把他押回到岗哨,松开手,芬格利回头看见了那张脸,一阵错愕,惊呼:“你是德意志奸细训练营第一届的里德?师兄你好!我是十届的。”说罢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里德为难地笑了笑,这时天刚蒙蒙亮,有个身穿囚衣的人走来跟里德换岗,里德脱下军大衣披在那人身上,显露里边相同的囚衣来。
  
  见芬格利不理解,里德把他带进了梭哈情报站的二楼。
  
  夜里看不清楚,现在天亮了,人们连续起床,芬格利才发现,这儿的人都穿戴跟里德相同的囚衣,他们底子不是什么工作人员,而是罪犯!走廊上飘来烩菜的香气,一切房门随意敞着,人们聚在一起抽烟、谈天、打桌球,这哪是罪犯待遇?跟三楼比较,二楼简直是另一个国际。
  
  包含里德在内,芬格利又见到了许多常见于军事报刊的面孔,是那些消失已久的传奇奸细,本来他们一向待在梭哈。
  
  里德拍了拍他的膀子,说:“这座苏联的情报站,原先守备威严,捉拿了不少奸细,他们优待俘虏,就让咱们住了下来。”
  
  “你们宁可当监犯,也不跑吗?”芬格利不解。
  
  里德轻叹一声,用过来人的口气娓娓道来:开始,每个人都想跑,但随着战事逐步深化,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形势,尽管咱们国籍各不相同,但态度却渐渐趋同。他们清楚,一旦有情报被走漏,将会有国家遭到更多无意义的冲击,他们的家园或许就在其间。为了能让家人提前脱节战役暗影,咱们甘愿挑选“失踪”,在梭哈自觉放哨,甘愿为苏联护卫这座情报站,不让盗取情报的家伙踏出去一步!
  
  这样看来,梭哈情报站更像是个圈套,看似守备懈怠,引诱奸细上钩后,再让他们互相掣肘,被囚于此,战役形势当然更有利于苏联盟军。
  
  里德说:“其实我早发现你们了,见你穿戴德军作战服,我本想放你脱离,可是换岗的兄弟不容许,假如我不把你抓回来,你带走的情报会形成无法估量的结果,他们会要了我的命。”
  
  芬格利把满满一包情报扔在地上,说:“我什么都不带走,放我回国行吗?”里德反诘:“没拿回情报,那些独裁者能饶得了你吗?”
  
  这时,走廊止境传来枪声,芬格利循声望去,只见背着满满一包情报的索罗拒不受捕,被这儿的监犯生生打死了。
  
  里德递给芬格利一件囚衣,面无表情道:“只需不逃跑就没事。其实这儿挺好的,不必交兵,吃喝不愁,多闲适!咱们都能活到战役完毕,我都快爱上这儿了。”
  
  总算,芬格利这张主力变成了梭哈牌堆里的一张废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