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由于一条绿裙子

[海外故事] 由于一条绿裙子

时刻:2014-12-25 来历:admin 点击:

  若冰是个热爱莎士比亚戏曲的姑娘。爸爸妈妈逝世后,为了照料身患重疾的姐姐乔安娜,她回到故土小镇当了一名护理。小镇日子压抑庸俗,乔安娜的乖僻性情更让她备受摧残。若冰在日子中仅有的趣味是,每年省会举行莎士比亚戏曲节时,她都坐火车去看一场莎剧,短短几个小时的高兴韶光,能使她忘掉烦恼,对未来充满期望。
  
  那一年莎剧节,若冰穿戴一条绿色伞裙来到省会。表演完毕后,她遽然发现手包不见了。本来,她在中场歇息去洗手间时,把手包忘在了那里,等再回去找时,手包已没了踪迹。不幸的若冰现在身无分文,只能在街头徜徉。
  
  就在这时,一名正在遛狗的男人从若冰身边走过,他的狗碰到了若冰的裙子,男人急速向若冰抱愧,见若冰一副懊丧的姿态,就关心地问询是否需求协助。得知若冰专门坐火车来看莎剧,男人以为这是个异乎寻常的姑娘,他非常愿意借钱给她买车票。男人提议:“走之前你应该吃点东西,否则就享用不到坐火车的趣味了。”
  
  自幼家教极严的若冰,平常从不跟生疏男人说话,但不知为何,她对眼前这位男人产生了信任感,非常依从地跟从他回了家。
  
  经过攀谈,若冰得知男人叫丹尼洛,来自黑山共和国一个小山村,以修补挂钟为业。挂钟店也便是他的家。在这儿,他们伴着动听的音乐共进晚餐,老练而赋有魅力的丹尼洛让若冰一见倾心。共处的韶光如此时刻短,为了赶上终究一班火车,丹尼洛送若冰来到车站,在火车行将进站的时刻,丹尼洛总算向她表达了爱意,这让若冰惊喜不已。
  
  临别时,丹尼洛告知若冰,自己立刻要回祖国办些事,会有很长一段时刻不在这儿。考虑到家园时局不稳,通邮不畅,他和若冰约好一年内不通讯,第二年莎剧节的第一天,还在这间挂钟店相见。丹尼洛厚意地说:“下一年夏天咱们将再次碰头,你不必告诉我,假如你的感觉还没有变的话,来便是了。”他又说,“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你仍然得穿这条绿裙子,这样我就能很快认出你来。”两个年轻人神往着一年后重逢的场景,都激动不已。
  
  遇到丹尼洛,使若冰第一次坠入情网。丹尼洛像影子相同布满在她的日子中,令她变得反常充分,心里不时充满了柔情。乔安娜的折腾和小镇日子的单调也变得无关宏旨了。她对患者无微不至,关怀备至,得空就钻进图书馆查阅黑山的材料,还自学斯拉夫语。她这才理解为何早年看不上任何男人,本来都是为了等候命里注定的丹尼洛。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若冰早早订好了莎剧节戏票。那条绿裙子自她和丹尼洛碰头后,就被精心收存起来,再没舍得穿,但若冰仍是决议送去干洗,她期望裙子像刚买时相同簇新。成果,到了约好取裙子的日子,店员却抱愧地告知她,由于担任熨烫的女工忙于照料患病的儿子,她的裙子无法准时取回。
  
  心急如焚的若冰只得再买一条绿裙子。在镇上仅有一家时装店,她幸运地找到了一条橙绿色裙子,这条裙子比较于本来那条不只有色差,质地也更薄些,但也只能迁就了。
  
  若冰来到了省会,这次观看的莎剧是《大快人心》,但由于穿的裙子薄,剧场里强壮的凉气把她冻得瑟瑟发抖,而行将到来的约会更让她心情激动,致使无法专心于剧情。总算,若冰决议不等戏曲完毕,提早去找丹尼洛。
  
  隔着挂钟店的纱门,若冰一眼就看见丹尼洛正在货台里聚精会神地修补挂钟。他仍然那么傲岸帅气,若冰很想摆开纱门扑向他,但女性的拘谨和羞涩又让她强抑愿望,隔着纱门悄悄叫了他一声。声响太小,丹尼洛如同没听见,接着他昂首,如同无意中看见了若冰。他站动身,迟迟疑疑地朝她走来,忽然,他烦躁地环顾四周,当他从头看着若冰时,又难以想象地晃着脑袋,呲着牙……终究,他如同下定决心,当着若冰的面,关上了纱门后的房门。
  
  整整思念了一年的那个他忽然变成生疏人,若冰感触到巨大的羞耻,她想冲进去找丹尼洛算账,大喊大叫,但是,激烈的自尊心使她忍住了。若冰猜想丹尼洛从黑山带回了他的妻子,此时就在楼上,所以他才匆忙地赶她走;而自己则太轻信男人,太轻信偶尔的邂逅、瞬间的约好……丹尼洛那一脸的慌张击退了她一年的梦想,她苦楚得不能自拔,在街角抽泣起来。
  
  痛哭之后,沉着的若冰仍是决议勇敢地正视这个冲击,挺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四十年过去了,姐姐乔安娜现已逝世十几年,若冰则成为医院的威望、本城公认的气质最拔尖的女性。这些年里,她从前试着谈过几场爱情,却都没有成果。她知道,在心里,自己仍然在爱着丹尼洛,尽管他从前那么深深地伤害了她。现在的若冰心境安静,四十年不变的是她仍旧钟情于戏曲。仅仅她再也没有去过省会,而是到更大、更远的城市去看莎剧。
  
  这天,医院新接收了几个从外市转来的患者,暂时安顿在若冰的科室。若冰惊异地发现其间一位昏倒者竟有些面善,再细心审察,天啊,竟是丹尼洛,仅仅他的身体比之前萎缩了许多。若冰刻不容缓地查看了患者材料,才发现,此人并不是丹尼洛,而是丹尼洛的孪生哥哥,他是个聋哑人,轻度智障,受过挂钟修补练习。材猜中说,这个智障哥哥一向依靠弟弟丹尼洛照料,而丹尼洛几年前逝世了,他哥哥的精力因而呈现了严峻不稳定状况。
  
  若冰忽然觉悟,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过错:明显,四十年前若冰去找丹尼洛,碰到的不是丹尼洛,而是他的智障哥哥。怪不得他像不认识她似的,怪不得他举动那么奇怪。
  
  若冰浑身打战,她不能承受这份荒唐。莎士比亚的戏曲中也有许多双胞胎引起的误解,仅仅,戏里总有误解免除的时分,都是大快人心的结局,可若冰的终身呢?
  
  生命的轨道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若冰为何不看完那场剧呢,两人约好的是看完莎剧后的时刻呀;假如若冰去找丹尼洛时他刚好和一年前相同去遛狗了呢?他怎样知道若冰会提早离场?假如不是担任熨烫的女工忙于照料患病的儿子,若冰就不会买那条太薄的新裙子,或许就不会提早离场……
  
  当然,若冰想,就算他们没有错失,就算他们相爱了,或许仍是会有对立。一个人有性情怪僻的残疾姐姐,一个人有又聋又哑的智障哥哥,他们怎样能在一起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