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千里送宝

[风闻逸闻] 千里送宝

时刻:2015-01-19 来历:admin 点击:

  早年,京城有一大户人家姓钱。钱老爷是位大商人,自己运营着一个车队,亲身从关外运货回来卖,家业越做越大。
  
  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钱老爷有三个儿子,都已成家,却都目不识丁,三房媳妇还整日吵吵闹闹。
  
  钱老爷年岁渐长,身体大不如前。这天,他把三个儿子叫到了面前,苦口婆心地说:“爹这次是最终一次出关,要押一个重宝——手抄古兰经本来。这本来无价之宝,若能顺畅接货入关,送入朝廷,那就是高官厚禄,送给商贾,那就是金银珠宝。”一番话说得三个儿子眼中放光。说罢钱老爷又再三叮嘱,“你们千万不行走漏风声,连媳妇都不能说。”三个儿子连连容许,他们不只没说一句关怀的话,还敦促老爷子快快启航。
  
  钱老爷去关外来回一般要三个月,关内外相距甚远,钱老爷养了几只信鸽用来传信。这次整整三个月过去了,老爷子却音讯全无。
  
  三个儿子忧虑起来,这天总算有信了。
  
  三人正吃着饭,家丁阿虎送来一只信鸽,附有一封字体杂乱的家书:“钱货一讫,马匪来夺,孤身闯出,身受重伤,临危托得镇远镖局将古兰经送给……”后边缺了一角,显然是被人仓促撕去的。
  
  老迈一把拽住阿虎:“荒谬绝伦,这宝物必定是托给长子,你素日与老二交好,所以撕去了要害字句。”
  
  阿虎急忙跪下磕头,连连发誓,绝无此事。
  
  老二剜了老迈一眼,冷冷地说:“你怎样知道宝物一定是你的呢?”
  
  老三一贯窝囊,素日里大哥二哥吵起来谁赢就站在谁那儿,是个规范的墙头草。这次,他一看大哥二哥斗了起来,退到一边说:“且听哥哥们的。”
  
  来日,一队骠骑来到钱家,领头的是一位髯须大汉,他拱手行礼,自报家门,正是镇远镖局的镖头傅强,他受钱老爷之托来送宝。他见三子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死后的镖箱,不由一笑,说:“诸位,鄙人乃此次护镖的明镖头,货不在此。”
  
  老迈忙问:“那货在哪里?”
  
  傅强答复:“此次镖太宝贵,所以我佯装带着宝物,大模大样地先来。实则宝物在其他武功高强的暗镖头维护下,他们稍后就到。”
  
  老二听了,又古里古怪地对老迈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宝物,着什么急啊?”
  
  老三还有点良知,问傅强:“父亲伤势怎样?”
  
  傅强见这种状况,忙安慰说:“各位别争了,之前被撕掉的飞鸽传信也封在箱内,火漆封口。明日宝物到了,你们三位一起在场才能开镖箱,箱内的信与你们收到的信须对得上,这是验镖的凭据。唉,老爷子受伤挺重,和我也失去了联络,愿老天保佑。”
  
  三个儿子听了也就闭口不言,安排好镖局人马后,只待第二日验镖了。
  
  第二天不到午时,镖箱由几位镖师送到了钱府。傅强开箱验镖,那信的后半联公然在里面,与原文连在一起是:“钱货一讫,马匪来夺,孤身闯出,身受重伤,临危托得镇远镖局将宝送给老三保管。”
  
  老三接过箱子,说:“镖头作证,父亲亲身吩咐的,并无虚伪吧?”老迈老二比对一番,竟双双将古兰经拱手相让。
  
  这天晚上,老三一回到房里,便把门窗掩上,与媳妇细细抚摸古兰经。这古兰经虽容貌朴素,但气相庄重,贵重特殊。媳妇连连夸奖老公精干,从大哥二哥那里抢来了宝物。
  
  本来,老三早就动了把宝物据为己有的心思。要说三个儿子里,老迈脑筋简略,老二疏懒无能,老三素日里不跟老迈老二争,可无论谁赢了都会给老三一点优点,所以他其实是最精明的。昨夜深夜,老三去找傅强,他开门见山道:“傅镖头,您必定知道我爹在镖箱内写的是谁吧?”
  
  傅强一愣,问:“何以见得?”
  
  老三一看有戏,忙说:“我爹写的信笔迹马虎,必定是用最终力气写的,并且还要等墨干,再撕去一角,放入盒内用火漆封口,需有人帮他吧?你千里送镖,刀口舔血,我爹又命悬一线,你总得知道向谁要镖银吧?”说起镖银,老三拿出一张银票塞给傅强,“据我所知,我的哥哥们可没我大方。”
  
  傅强摇头:“三少爷公然聪明,大少二少远远不及,不过惋惜,鄙人直说了吧,老爷子想将宝物传给二少爷,恕鄙人帮不上忙,请。”
  
  老三脸色一变,强笑道:“傅镖头,我看您误会了,这是给兄弟们的辛苦费。”说着,老三从另一只袖子里摸出了一袋流光溢彩的珠翠和十几张田契,这但是老三媳妇的悉数陪嫁品。
  
  傅强一看,眼睛都直了。
  
  老三又细细说来,只要傅强知道暗镖头是谁,何时能到,暗镖头届时,傅强接货,翻开箱子,在写着“老二保管”的那张字条上加上一横,变为老三保管。
  
  傅强翻了翻白眼,这个主见可说是低劣备至,不说笔迹简单被看穿,并且那个封口的火漆损毁莫非看不出漏洞?
  
  傅强想把手上的珠翠推回去,老三摆手说:“别着急,要点在后头呢。”本来,老三要傅强夜里别离去找老迈老二,跟他们说老爷子把宝物传给了老三,若他们肯出点钱,他就乐意把真品的古兰经给他们,届时候给老三一个赝品,从老迈老二那里,傅强还能弄到不少赏钱。待到隔天,傅强别离约老迈老二,伪装时刻急迫来时就拍碎了火漆,送出古兰经仿本,待到三子齐聚一堂时,现已午时,而老迈老二心里有鬼,天然不会细细验证。并且他们各怀鬼胎,恨不得老三从速收掉“赝品古兰经”才好。
  
  实际上只要最早见着无缺火漆,及细细比对过“老二保管”字条的老三拿到的才是真品古兰经。
  
  老三满意地摸了摸到手的古兰经,在媳妇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要不是媳妇你倾其所有,这事怎样能成啊,哈哈哈……咱们拾掇拾掇,趁夜黑,赶忙送宝物到奇珍斋。”
  
  这时,宅院里传来阵阵嘈杂声,老迈老二异口同声地喊:“咱们上圈套啦。老三快来看,爹回来了。”
  
  什么?老三跟媳妇连滚带爬冲了出去。他们面色苍白地问:“爹,您没受伤?”
  
  “受什么伤?”钱老爷一身露宿风餐,“这次关外沙尘气候,困得人动弹不得,跟送古兰经的人错了信期,鸽子也放不回来,只好带了些日常皮货回来了。你们怎样回事?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老迈老二哭丧着脸,抢着把事都说了。
  
  钱老爷一听工作通过,立马命人把收信鸽的阿虎找来,下人报答阿虎不见了。
  
  钱老爷虎目一瞪,问:“你们是谁走漏了风声?”
  
  老迈老二互看一眼不敢吱声,本来几天前大伙算得钱老爷归期将至,老迈老二就为了古兰经大闹一场,闹得府内人尽皆知。估量阿虎那时起了心思,叫人假扮镖师来趁火打劫。公然,老迈送了百两黄金,老二给了珍品古董,老三更是砸了血本……
  
  钱老爷怒喝:“此事漏洞甚多,你们收到信鸽第二日镖局就上门了,他们哪里有如此快的脚程?再有那字条,对方将托付给谁掐掉,让你们起了抢夺之心,下降防备,就轻易地骗过了你们!儿啊,长进些吧,爹还能护你们多久啊……”三兄弟听了,都羞愧地低下头去。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通过此事,钱家三兄弟面目一新,齐心协力学起了做买卖,没几年就把钱老爷的生意做到了大江南北。
  
  但咱们都不知道,此事发作的一年后,钱老爷曾收到一只信鸽,附一封信件:“钱老爷,鄙人不辱使命,将所得金钱分给了江南哀鸿,咱们都感念您的大恩。傅强阿虎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