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豆腐宴

[风闻逸闻] 豆腐宴

时刻:2015-06-02 来历:admin 点击:

  有个叫黄高的田户,租种了本村杨员娘家几亩薄田,农闲时就做豆腐卖。他不管种田仍是做豆腐都有一套,被我们称为“小能人”。这名号传到杨员外耳朵里,惹得他不太高兴,总想借机作弄一下黄高。
  
  几个月后,杨员外的老父亲死了。当地有个风俗习惯,谁家有凶事,村里的老少爷们都要去帮助。假如主人家人多事杂顾不过来,就让他人办一桌宴席款待客人。杨员外便找来黄高,说:“你帮我款待一桌客人吧。”
  
  黄高一听着实慌了:这样款待一桌,少说也得三十两银子,他哪来这么多闲钱?所以,黄高连连摆手说:“老爷,这事叫有钱人办吧!”
  
  杨员外一听,瞪圆了眼睛说:“你不是‘小能人’吗?我有事求你帮助,你竟推三阻四。那从今往后,咱就当机立断,不要交游了!”
  
  黄高是聪明人,一听这话,也理解了大约。他怕开罪杨员外,只好先应承下来。
  
  黄高脱离杨员娘家,一路都在想怎样筹酒席钱。亲属都是些穷亲属,比较来说,就自己还算赋有的。怎样办?怎样办……忽然,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跌倒。他定睛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老头两手捂着肚子,面色蜡黄,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看姿态病得不轻。
  
  黄高急忙俯下身,问他怎样了。
  
  老头精疲力竭地说:“好人,救救我。”他见黄高一脸尴尬,又说,“我是想吃豆腐脑想出病了。你只需给我弄碗热豆腐脑喝就好啦!”
  
  黄高一听,松了口气,急忙说:“那好办,我家是卖豆腐的,你跟我回家吧。”说完,他将老头背起来就走。黄高背着老头回到家,正赶上老婆在磨豆腐。他马上舀了半瓢豆腐脑服侍老头喝了。
  
  老头喝下去今后,公然康复了元气,没半袋烟的时间,脸色就光润起来。
  
  黄高却仍紧蹙眉头,一脸愁容。老头便问他:“什么事把你难住啦?要是我能帮,就搭把手;要是我帮不了,出个主见也好啊。”
  
  黄高便把自己的烦心事和老头说了。老头听完,竟说:“这好办。你不是会做豆腐吗?就用豆腐款待客人呗。”
  
  黄高只觉难以想象,问他:“光豆腐就能办成宴席?”
  
  老头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必定把这桌宴席帮你办好了。”
  
  虽然黄高对用豆腐办宴席仍是半信半疑,但眼前他也只好把死马当活马医了。这时,他才想起来,还不知道老头名字家世。
  
  老头只说自己姓蒋,其他不肯再多说。
  
  到了宴席当天,黄高按蒋老头的组织,做了两包豆腐。一包老的,比砖块还硬;一包嫩的,比现卖的还嫩。然后,他又向街坊借了碗盘。全部准备就绪,蒋老头又拿出些粉粉面面当引子,烹、炸、炖、炒、蒸……他七弄八弄一番忙活,就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时辰一到,杨员外带着客人来了。其实,他本来只想尴尬一下黄高,让他出出丑,知道自己一个穷田户配不上“小能人”这种名号。谁知道,黄高不只容许款待宴席,还做得有模有样。只见桌上摆了满满一桌菜肴,香气扑鼻、刀工精深、色泽诱人。
  
  杨员外也算见多识广,却从没见过这样的菜色。但在吃之前,他还要鸡蛋里挑骨头。他问黄高:“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人能吃吗?”
  
  黄高急忙答复:“回禀老爷,这些菜满是用豆腐做的。我以身家性命担保,您虽然吃。”
  
  杨员外听了,暗自吃惊,想不到这黄高还真是能人。但他仍是故弄玄虚地说:“黄高,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欺骗谁啊?弄了一桌烂豆腐!”
  
  黄高知道杨员外有钱有势,吃过各种山珍海味,不会稀罕这些豆腐做的菜。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说:“老爷息怒。您先尝尝滋味,再抱怨小的也不迟。”
  
  杨员外听了黄高的话,就拿起筷子,就近夹了一筷,放在嘴里一尝,眉头就皱了起来。
  
  黄高在一边看着杨员外的表情,心跳到了嗓子眼。莫非这菜不合他口味?
  
  杨员外又连尝了几盘后,才舒打开眉头,招待其他人一同品味。
  
  客人们纷繁拿起筷子,他们尝完都瞪大了眼睛。这些菜肴看起来似肉非肉,似鱼非鱼,似花非花,吃到嘴里,却是洪亮爽口,耐人寻味。世人一边品味,一边拍案叫绝:“好滋味!”
  
  杨员外本想借机找茬,没想到黄高还真有本领。他只好就坡下驴,一边吃,一边和客人夸奖:“好滋味!”送走了客人,杨员外向黄高探问:“你这桌菜花了多少银子?找谁做的?”
  
  黄高不敢隐秘,如数家珍地说了出来。
  
  杨员外听完只觉惊讶,他想了想,叮咛说:“你叫蒋老头再给我做一桌,做好了我重重酬报。”
  
  黄高把杨员外的要求对蒋老头说了。蒋老头听了,哈哈一笑说:“行,叫他拿一百两银子来。”
  
  这下,轮到黄高吃惊了。他问蒋老头:“这桌菜只用了两包豆腐,怎样好问他要这么多钱?”
  
  蒋老头却振振有词地答复:“我要的是手工钱,他要不容许,那我就不去了!”
  
  黄高只好传话给杨员外。杨员外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银子,当场决定容许了。
  
  第二天,蒋老头带着两包豆腐,由黄高领路来到杨员娘家。
  
  杨员外叮咛自家的厨子,形影不离地陪在蒋老头左右。这么做意图有二:一是偷学手工;二是要看看这桌菜终究是不是用两包豆腐做出来的。
  
  蒋老头对此心知肚明,却没有道破,该怎样做还怎样做。满满一桌子好菜,除了调料,满是豆腐做的,色香味齐全……
  
  这一次,杨员外特别请了很多贵宾来品味。成果,我们仍是齐声赞好。杨员外这才心服口服。
  
  杨员外送走了蒋老头,便刻不容缓地问自家厨子,手工学得怎样样。
  
  厨子胸中有数地说:“老爷,我服侍您这么些年,手工怎样样您是知道的。我有曾经的手工垫底,再学他那点,还不是小事一桩?说不定我做出来的还更好吃呢!”他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还说要当场露一手。所以,他依样画葫芦,开端做菜,成果不管怎样尽力,都没有蒋老头做的滋味好。
  
  杨员外一看这状况,便叮咛自家厨子:“快,急忙去把蒋老头请回来!我要雇他专门做豆腐菜。”
  
  厨子一听就慌了。他心说:同行是冤家。要是这老头一来,还不抢了我的饭碗?想到这儿,他就说:“老爷,不就是用豆腐做菜吗?您老要是喜爱,我今后渐渐揣摩,还愁做不出来?何须再去花费?并且您现在是图一时新鲜,觉得好吃,多吃两次就厌烦了……”
  
  杨员外看出了他的心思,就安慰他说:“你定心,我先让他来做一段时刻,等你把手工学会了,再辞了他。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
  
  厨子听了这话,吃了定心丸,急忙去请蒋老头。他走到半路,正好遇到了蒋老头。他忙迎上前,传达了杨员外的意思。
  
  谁料蒋老头急着赶路,怎样也不肯去。厨子没办法,只好一边装出不幸巴巴的姿态,说自己奉命行事,办不好要挨罚,一边连拖带拽将蒋老头弄到杨员娘家。
  
  杨员外一见蒋老头,就开门见山地说:“老师傅,你年岁也大啦,别东跑西颠啦,留在我家做工,我绝不亏负你。要多少,你开个价!”
  
  蒋老头看杨员外那财大气粗、得意忘形的姿态,不屑地说:“皇帝的御膳房都留不住我,就你一个土财主还想收购我?”说完,他拂袖而去。
  
  杨员外呆呆地看着蒋老头的背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说:怪不得!他是宫里出来的,咱可开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