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卖秘笈

[风闻逸闻] 卖秘笈

时刻:2015-06-05 来历:admin 点击:

  清朝末年,大洪山一带突降一场千年难遇的暴雨,一向下了五天五夜才暂停。山顶的伏虎观墙倒观毁,一片苍凉。
  
  清修道长带领徒众花了近半个月的时刻才清理完断砖残瓦,看着残缺不胜的道观,他叹息说:“要想修正道观,得一大笔银子,看来,只要卖祖传秘笈了。”
  
  清修道长所说的秘笈,便是闻名全国的“伏虎十八掌”的修炼口诀及图解,是伏虎观的祖师爷掌灯道长首创的武功秘笈。想当年,掌灯道长凭着“伏虎十八掌”打遍全国无敌手,英名盖世,晚年创立伏虎观,悉心撰写了“伏虎十八掌”的秘笈。
  
  师弟清净道长竭力对立,“伏虎十八掌”应该只要伏虎观的弟子才干修炼,怎能容易撒播民间?要是传入凶恶之人手里,岂不是助纣为虐?
  
  清修道长一笑,说:“最初师祖集众家武学之长,才创出独家掌法,武功本来是全国人的财富,源于全国,散于全国,有何不可?至于免入凶恶之人手中,师兄我自有妙法。”所以派出很多弟子,四处张榜公告:伏虎观化缘补葺道观,凡施舍三百两银子的施主,以手抄的“伏虎十八掌”秘笈赠送。
  
  公告贴出,应者聚集。
  
  大洪山脚下的赵家湾有两个年青后生,是堂兄弟,一个叫赵宝,一个叫赵贵,从小跟着武圣宫的和尚习武,看见公告,带了银两,结伴而去。
  
  来到进山路口,赵宝和赵贵看见路口周围竖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请各位施主到前面大洪山镇上的银昌号银庄兑换银票”。站在木牌下的小道士对他们解说,伏虎观只收银昌号银庄的银票,不收现银。
  
  赵宝和赵贵来到银昌号银庄,兑换了银庄独裁的三百两面额的银票,进了大洪山。
  
  来到伏虎观,站在观门口迎候的小道士把他俩引到偏殿,解说说,为了表明对师祖的尊重,施主有必要跪在师祖塑像面前立誓,不得将秘笈别传,然后将银票塞入周围的积德行善箱里,出来后,就能够取得一份秘笈抄本。一次只能进去一人,轮番排队。
  
  赵宝先进去。他依照要求在殿门口的挂号处挂号了名字和原籍,然后进得殿内,只见四周一片乌黑,只要掌灯道长的塑像前燃着一盏油灯,没有一个道士在里边。赵宝跪在塑像前发了誓词,虔诚地叩了三个头,然后把银票塞进了积德行善箱里。
  
  出来后,道士递给赵宝一个锦盒,里边便是绝世武功“伏虎十八掌”的武功秘笈。
  
  比及赵贵捐献完出来后,两人结伴下了山,赵贵推说要去访问邻近一位朋友,让赵宝一人先回。
  
  赵宝回来后,依照武功秘笈,一招一式地练起了“伏虎十八掌”,练着练着,练到第十式时,却发现秘笈现已到了最终一页,页末写着一行小楷:“九月初九,来道观拿下册,逾时不候。”赵宝感到好笑,秘笈还分上下册,分两次给,真会折腾人!
  
  伏虎十八掌才练到一半,深邃的都在后边,没有后边的九式,前面学的一点皮裘,完全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赵宝正在心里发牢骚,这时赵贵拿着秘笈找上门来,本来他的也是相同,只要前半部分。看来所有人都相同。
  
  转瞬到了九月九,赵宝和赵贵来到了面目一新的伏虎观,偏殿里早已站满了人,咱们正在成群结队地议论纷纷,秘笈分两次给,不知伏虎观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到了正午,看看人差不多到齐了,清修道长带领众弟子出来,朗声说:“今日,是鄙观补葺竣工仪式之日,为了铭记各位施主的积德行善,本观特修建了一座积德行善碑。”然后手一挥,站在院侧的小道士把红布拉掉,一座精美的积德行善碑展现在世人面前。
  
  清修道长接着说:“现在,由本观人依照积德行善碑上的名字次序点名,但凡被叫到名字的施主,上前来收取秘笈的下册。今后,你们便是伏虎观的俗家弟子,如在练功上有不明之处,能够随时来本观,本观绝不藏私。”
  
  一百多人中,有一大半被点了名,赵宝也在其间。他拿了秘笈出来,发现赵贵没有被点到名,正懊丧地和那些与他相同的人吵吵嚷嚷地发牢骚。
  
  清修道长双手往下一按,暗示咱们安静,他说:“没有被点名的,是没有捐银的,依照约好,不能赠送秘笈。”
  
  赵贵怒声说:“咱们分明相同拜了祖师爷捐了银票,你凭什么说咱们没有捐?”“是呀,凭什么啊?”很多人人云亦云。
  
  清修道长说:“少安勿躁。为了还咱们一个洁白,请你们有疑问的跟我来。”
  
  清修道长把咱们带到偏殿,来到师祖的塑像前,叫小道士把积德行善箱掀倒,咱们发现积德行善箱没有底座,地上显露一个洞口。清修道长说:“这是一个复式楼层,下面是小道士们的睡房。但凡进来捐款的,在殿门口挂号了名字原籍后,小道士拿着挂号簿交到守在下面的道士手中,进行挂号。银票塞进积德行善箱里,会直接掉到下面。”
  
  想不到积德行善箱下面还躲藏机关,咱们议论纷纷。
  
  清修道长接着说:“我之所以设了这么一个机关,首要便是调查人道善恶。品行不端之人,在无人监督之下,会突起贪婪之心,昧了银票,他会以为,没人知道他有没有往积德行善箱里塞银票。我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武功秘笈落入品行不端之人手中,让其为非作歹。”他回头问赵贵他们,“你们以为你们配得到秘笈吗?”
  
  赵贵他们羞红了脸,在人们的嘲笑声中,灰溜溜地走了。
  
  但是赵贵他们不甘心就这样丢了脸面,这些歹人聚在一起一算计,跑到县衙里伐鼓告状,矢口不移清修道长成心设骗局,吞没了他们的银票。
  
  县官派人传唤清修道长到堂,公开审理。两边各不相谋,县官明知德高望重的清修道长不会扯谎,但是这些工作都是伏虎观的道众自己私自操盘的,缺少说服力和公信力。赵贵这些人矢口不移伏虎观的道士私自侵吞了他们的银票,那些所谓的机关和骗局之说,纯粹是掩耳盗铃的托言。县官一时不知怎么才好。
  
  这时,清修道长淡定地说,他有证人。县官一听,匆促传唤证人。
  
  来的证人是银昌号银庄的吴掌柜。吴掌柜拿出一本账簿交给县官,说:“启禀大人,最初,清修道长特别和我相商,让银庄特制了这种三百两票面的银票。银庄对银票编了号,每放出一张,都在账簿上挂号了兑换者的名字和原籍。后来这些没有捐款的人拿着银票来到银庄,说没有买到秘笈,要求兑回银子,账簿上不光有他们的亲笔签字,还按有手印。”
  
  县官看完,举着账簿呵责道:“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赵贵他们低着头不敢出声。
  
  跟着来观看审案的赵宝这才理解,难怪那天赵贵托言要访友,让赵宝先回,本来他是偷偷去兑回银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