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奥秘雇主

[新传说] 奥秘雇主

时刻:2015-07-25 来历:admin 点击:

  马宗是个油漆匠,退休后在家闲得无聊,就想出去找点活儿干。这天上午,他写了一块“马师傅刷油漆”的牌子,来到桥头寻觅雇主。
  
  没多会儿,天遽然阴下来,周围等活儿的工人纷繁散去。马宗正要脱离,有人凑上前说:“师傅请留步。”
  
  那人五十出面,戴着大墨镜,将半张脸遮得结结实实。他瞅瞅四下没人,便说要请马宗干两天活儿。马宗说工钱一天二百,那人也不讨价还价,摸出四张大票塞到马宗手里。
  
  马宗说先干完活再收钱,那人说:“看你是老师傅,我信得过。”问他详细啥活,他只说:“你留下手机号码,到时候我会告知你,但你一定要保密。”
  
  马宗回到家拿出工钱,并把方才的状况讲给妻子徐珍听。徐珍猜疑道:“有这等功德?背面会不会有圈套?”
  
  午饭后,天放晴了,那位雇主打来电话,要马宗到小孤山去干活儿。徐珍听了,劝马宗别去:“那种荒僻当地有啥活儿?我看多半是圈套,咱宁可不赚钱,也别担那份危险。”
  
  马宗说:“真要是骗子,无非是骗钱骗色,这两样我都没有,他能骗我啥?再说,收了人家工钱,我就得讲信用。”他不管徐珍阻挠,背着工具包,骑上电动车走了。
  
  小孤山是个矮山包,距市区二十里远,本来那里景色不错,周末或节假日会有许多游人光临,现在环境不如早年,游客也逐渐少了。马宗一路上都没见什么游客,到了山顶,才看见一对情侣在孤山亭下交头接耳。见马宗上来,俩人静静走开了。
  
  马宗环顾四周,并没有雇主的影子,他正纳闷儿,电话便打过来了,问马宗在哪儿。马宗提到孤山亭了,对方便要马宗为亭子的立柱刷上油漆。
  
  因年久失修,眼前的亭子已破旧不堪,立柱上的漆面脱落了多处,却是游客用刀在柱子上刻的“××纪念”、“××到此一游”的字样仍是那样刺眼。马宗边看边想:这若是公家的活儿,应该对亭子作全面补葺,为何只刷四根柱子?若是哪个人出钱做功德,为啥又鬼鬼祟祟的?马宗想不理解,干脆不想了,管他呢,有人出钱我就干,横竖又没干坏事儿。
  
  马宗刚拿出砂纸预备打磨立柱,妻子徐珍仓促赶来了,喘着气说:“你一走我这心就悬了起来,你记得不,仨月前这儿发生过一同凶杀案……”
  
  马宗说:“那是黑帮内斗,跟咱这平头百姓扯不上联系。你已然来了,就帮我干活,先用砂纸打打光,再抹一层腻子。”
  
  干了一瞬间,徐珍遽然惊叫起来:“呦,咱家超凡也是不着调,这柱子上有他刻的字:‘马超凡大爷到此一游’。”
  
  马宗望曩昔,公然,几个大字很是夺目。马宗拿出手机拍下来,说:“拿给他看看,告知他今后别干这种不文明的事儿。”
  
  黄昏收工时,雇主打来电话,问询工作进度,马宗说:“现已打过腻子了,剩余的漆活儿明日悉数完结。”
  
  徐珍小声对马宗说:“你也问他点儿其他,咱好摸摸他的内幕。”可对方现已挂了电话。马宗说:“他人的隐私,不探问也罢。”
  
  第二天,徐珍仍然随马宗来到现场,一是出于忧虑,二是由于猎奇:她很想澄清那位奥秘雇主到底是啥人。
  
  干了一个上午,三根柱子现已刷完了漆。这时在外读书的儿子打来电话,说要回家温习考研,现在正在火车上。马宗看看表,时刻不早了,便让徐珍去火车站接儿子,说剩余的活自己一瞬间就干完了。
  
  徐珍不放心,说:“留你一个人,如果……”
  
  马宗说:“光天化日的,哪来那么多如果?不必忧虑,你快去车站吧。”
  
  徐珍脱离亭子,刚到坡下,就见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她想,准是雇主前来验收了,我且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所以在路旁悄悄瞄着。那人本来没戴墨镜,下车后才掏出来戴到脸上,虽然只要几秒钟,徐珍仍是看清楚了,不过看面相,那人倒不像是坏人。
  
  那人走上孤山亭,围着四根柱子看了一圈,表明很满足,随后又拿出四百元钱。马宗说:“你给的工钱现已不少了,我不能再收。”
  
  那人说:“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干活儿,很辛苦的,就算是给你的车马费吧。”
  
  马宗一手提漆桶,一手拿刷子,不方便推托,那人将钱塞进马宗的口袋,仓促道了单个,就下山走了。
  
  马宗回到家时,见徐珍已接了儿子回家。徐珍把这两天的怪事讲给儿子听,让他帮着剖析那个奥秘的雇主是好人仍是坏人,儿子超凡想来想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马宗拿出手机,调出在孤山亭拍的那张相片给超凡看,想借此经验儿子几句。超凡看了一眼就说:“这字不是我刻的,你们看,这姓名上头还多了一个字,还有,下边刻的日期是三十年前的,那时我还没出世呢。”
  
  马宗夫妻俩赶紧凑过来看,公然,姓名上面还有一个“司”字,连起来是“司马超凡大爷到此一游”,时刻也确实是三十年前。
  
  马宗见错怪了儿子,便顺坡下驴,说:“不是你更好,那种人本质低,我儿子必定不会干那种事。”
  
  晚饭后,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本地新闻。看着看着,徐珍遽然站起来叫道:“妈呀,便是他!”
  
  马宗说:“他是谁呀,你一惊一乍的!”
  
  徐珍上前,用手点拨着电视屏幕说:“他便是雇你干活儿的那个人!”
  
  此刻,电视画面上是一个大会会场,镜头对准了主席台上的一溜官员,徐珍点拨的便是其间一个。马宗细心一看那人的脸型、发型,可不是吗,这便是雇他刷漆的人!这时,只听主持人说道:“下面欢迎新任市长司马超凡同志说话。”
  
  什么?奥秘雇主竟然是市长!马宗一家人看得呆若木鸡。
  
  超凡毕竟是大学生,马上理解了,他指着父亲手机上的相片说:“这‘司马超凡大爷到此一游’几个字应该便是这位新市长刻下的。三十年前,他曾来过此地玩耍,登上孤山亭时心血来潮,就刻下了那几个字。现在,他来这儿当市长,遽然想起自己留下过这么一笔‘劣迹’。若是普通百姓,并不算啥,可此事对一个堂堂市长来说,负面影响就大了。限于市长的身份,他怕人发现,所以悄悄雇我爸把那几个字刷掉了。”
  
  马宗和徐珍都赞同儿子的剖析。超凡笑笑,翻开电脑,说:“我把这张相片在网上晒晒,点击率必定高。”
  
  马宗拦住他说:“算了吧!一个人年轻时,多少都会做点不着调的事。你在网上一发布,咱们当地人很快就知道了,今后市长就欠好开展工作了。此前的事都是旧账了,要害看他今后能不能当个好官。”
  
  超凡允许认同父亲的话,说:“那我就先给这位新市长留点体面。不过咱得保存监督权,看他是做大爷仍是当公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