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十分艳遇

[新传说] 十分艳遇

时刻:2015-10-01 来历:admin 点击:

  覃浩本年二十多岁,是一家公司的电脑高手,业余时刻挣些外快,常常上门帮别人修补电脑。一传十十传百,覃浩的上门服务越来越多。这天下午快下班时,他接到一个新客户打来的电话,听对方说明晰缺点,他很快就判别出了缺点地点。
  
  下班后,覃浩赶到客户家里。开门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妇女,姓林,她很谦让地把覃浩带到自己的书房。电脑就放在书桌上,覃浩查看了一番,说:“阿姨,这台电脑主板不行了,所以会常常自动关机。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保修期内?”
  
  林阿姨听后直摆手:“嗨哟,这台电脑都买了七八年啦,哪还有保修?你看着修吧!”覃浩所以报出一个价,林阿姨皱起眉头,半吐半吞的姿态。等覃浩满头大汗地将主板卸下来,林阿姨踌躇了一下,遽然说:“小伙子,你要价也太高了吧?要么算了,不修了。”
  
  “这,这……我都忙乎半响了。”
  
  林阿姨心意已决,下了逐客令:“就这样吧,我明日要出门旅行,得做些预备……”
  
  自己大老远赶过来,没赚到钱,覃浩心里很不爽快,但又百般无奈。
  
  第二天,覃浩拾掇挎包时,忽然发现包里有一串钥匙。他想了半响,总算想起来了:这应该是昨日那位林阿姨家的,由于这串钥匙和自己的那串差不多,其时急匆匆的,必定是拾掇东西时,无意间把钥匙装错了。
  
  覃浩想,林阿姨掉了钥匙必定着急,所以他又一次来到林阿姨家,敲了几下门,里边没人回应。覃浩忽然想起来,昨日林阿姨说过今日要出门去旅行,里边没声音,必定是旅行去了。覃浩本想把钥匙交到门卫室,可当他把钥匙掏出来的时分,想到昨日的不愉快,忽然,一丝邪念从心中升起:那女性把自己喊过来,忙活了半响,价钱都谈好了,可她说变卦就变卦,一点诚信不讲,害得自己空跑一趟。现在正好钥匙在自己手里,我何不进去找件值钱的东西补偿一下丢失?
  
  想到这,覃浩一咬牙,就用钥匙打开门,进了屋子。覃浩究竟不是窃贼,进了门后,不由得心里怦怦直跳,四肢颤抖。为了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他并没有急于着手,而是先接了杯水,坐到沙发上喝起来。可没想到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听到敲门声,覃浩不由得紧张起来,但他很快就又冷静下来,想:林阿姨旅行去了,这敲门的,必定不是这家的主人。就算碰上他家的亲戚朋友也没关系,自己是来送钥匙的呀,横竖还没有动过她家的一针一线呢,怕什么?想到这,覃浩胆子就壮了,放下水杯,渐渐走过去拉开了屋门。
  
  敲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美丽姑娘,肩上挎着包,一看便是个上门跑推销的。工作还真被覃浩猜中了,美丽女子果然是推销稳妥业务的,看着覃浩说:“先、先生,我是推销稳妥的……你看……”
  
  这姑娘长得的确美观,覃浩至今还没有女朋友,一瞬间就傻了,居然忘记了眼前的境况,鬼使神差地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姑娘进了屋子后,覃浩俨然成了这家的主人,周到地给对方倒了一杯水。
  
  两人坐定,很快就自由自在地闲谈起来。这姑娘名叫田馨,是一家公司的职工,为了进步收入,还在一家稳妥公司做兼职。田馨认真地介绍起了自己的稳妥业务。而覃浩却面有难色,他家在乡村,爸爸妈妈盼望不上,全赖自己打拼,哪有闲钱买稳妥?田馨倒很识相儿,一看没戏,就没有再牵强。不过通过这一阵子闲谈,两边都有了好感,临别时,相互交换了手刺。
  
  田馨走后,覃浩略有所思:亏人家把自己当成朋友攀谈了半响,可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呀,是来行窃,是来做贼的啊!覃浩脑筋开端清醒下来,他幸而自己还未着手,不然的话,那可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试想,哪个姑娘会乐意跟一个窃贼往来下去?
  
  想到这,覃浩掏出钥匙,写了一张字条压在钥匙下面,随后锁好门,脱离了林阿姨的家。
  
  第二天晚上,覃浩不由得给田馨打电话,约她出来。半小时后,覃浩和田馨坐在了绿岛咖啡厅。两人闲谈了一瞬间,覃浩不好意思地说:“有个误解仍是告知你吧!其实我现在还没有房子,一向租着人家的房子。”
  
  田馨听了一惊,成心笑着说:“你就别逗了,那凤凰小区的房子莫非不是你的?”
  
  覃浩苦笑了一下说:“那房子哪是我的呀!房主是一位姓林的阿姨,前天她找我修电脑,后来走的时分我一差二错把她家的钥匙装到包里了。昨日我是去给林阿姨送钥匙的,没想到正好碰到你去推销稳妥……”
  
  听完覃浩的倾诉,田馨诡秘地笑了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随即拿出一张字条递给了覃浩。覃浩一看那张字条惊呆了,正是昨日自己留在林阿姨家的。他惊奇地问:“这字条怎样会在你手里?”
  
  “由于我便是那套房子的主人呀!喊你修电脑的林阿姨便是我妈!”
  
  覃浩惊奇得彻底说不出话来,他一脸茫然地望着田馨,却听田馨不慌不忙地向他道出了本相。
  
  原本,田馨的确是林阿姨的女儿,她使用业余时刻跑稳妥业务。昨日周末歇息,田馨就到邻近跑了一圈。回家时发现屋里有动态,就伪装去敲门。没想到覃浩居然开了门。但田馨是个机伶的姑娘,她很快冷静下来,想:要是小偷的话只能智取,来硬的自己必定不是他的对手。想到这,田馨就假势撒了个谎,以跑稳妥业务为由,和眼前这个生疏小伙子扳话起来。聊了一瞬间后,她越发觉得他不像是个小偷。但田馨大惑不解的是,这个小伙子是怎样进门的,他来我家的意图又是什么呢?为了不操之过急,田馨就决议花招一向演下去,随后还成心脱离了自己的家,把覃浩一个人留在了屋里。不过在攀谈的时分,田馨现已悄悄用手机把覃浩给拍了下来,这样,这小伙子万一是小偷的话也逃不掉。
  
  后来,田馨就躲在楼下街坊家里,一向听着家里的动态,直到覃浩脱离。她立刻回家,当即发现了那串钥匙和字条。她又细心查看了一下,发现家里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少,这才放了心。
  
  听了田馨的倾诉后,覃浩暗自幸而:我的妈呀!幸而自己昨日没有持续动邪念,假如确实拿了林阿姨家的东西,那可真的要懊悔一辈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