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

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

时间:2015-10-28 来源:admin 点击:

  我不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常兴之所至地迷恋一样事情,但刚学了皮毛便兴味索然。
  
  插队时我是知青点的管理员,常跟公社食堂的管理员打交道。此人之所以令我印象深刻,皆因一架凤凰琴,他那又拨弦又弹键很陶醉的样子令我心动,于是趁回城购物时买了一架。再见到管理员,请教完账目我便请教弹琴。后来便很有模样地可弹奏一些简单的曲子了。只可惜我后来当兵去了,凤凰琴不知所踪。
  
  我当兵那年正值恢复高考,学英语成为所有有志青年的爱好。我想我也应该学门外语。但大家都学英语我也学它便好似落了俗套,遂决定学日语。70年代学日语很不方便,一无教材二无老师。所幸我们师医院有位药剂师懂日语,我便拜她为师,从五十音图学起,得空就划拉几笔天书一样的平假名、片假名。
  
  我对日语的热情还算保持时间最久的,直到复员后还专门参加了日语班。日本人似乎对中国人要学他们的语言很在意,当我给日本NHK电台写信索要教材时,对方居然真的航空快递给我一套。须知那可是80年代初啊,这在我的单位很轰动了一阵儿。
  
  老师常表扬我发音纯正,加上音色的特别,听上去很像日本人发音。可最终我连句“丝咪玛森”都没说,就跟日语“撒哟那拉”了,因为我突然想要学画画了。
  
  我学的是水彩,每天黄昏赶往一位著名画家的绘画班上课。晚霞映照着身背画夹的我,很有水彩画的意象。但学了几个月我又意兴阑珊了。我不觉得我能成为一个画家,既如此学它做甚?于是当即将画夹送了一位爱画画的朋友。因为我又想学乐器了。凤凰琴虽已丢失,但乐器情怀还在。一位老师听说后,把闲置的手风琴借给我。估计各位已想到了结局,我刚能凑合着演奏一曲就又兴趣转移了,我——想写小说了!
  
  有人说,耐性这东西是有数量的,一旦用光就不会再来了。这让我为自己的缺少耐性、一事无成找到了些许安慰的理由。可紧接着我就被哲学家培根狠狠抽了耳光,“不管任何人,只要失去了耐性,就是失去了灵魂。”天呐!难道我根本就是一个失去灵魂的人?
  
  我很为自己悲哀。
  
  前些天,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网友晒出退休后画的油画,看得我心潮澎湃又拿起了画笔。真的拿起了笔才悲哀地发现我已老了,那么多好时光都被我轻易丢掉了。如今腰不灵了,颈椎也增生了,痛到拿不得毛笔,只能躺在床头握只铅笔,勉强寻找绘画的感觉了。别说我太晚才觉悟哦,倪萍也是50岁才学画,作品竟拍出了百万高价。而河南那个从没动过画笔的农妇常秀峰,70岁才学画画,竟神似梵高,被称为“梵高奶奶”。我没信心将自己培养成他们那样,但至少可为生活添一份趣味,何乐而不为?只要得此觉悟,那么,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