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诙谐故事] 谁让我们是街坊呢

[诙谐故事] 谁让我们是街坊呢

时刻:2015-10-30 来历:admin 点击:

  青年作家杨明最近在写一部长篇小说,为了有一个安静的环境,他特意在市郊租了一间平房。邻近没几户人家,近邻街坊小李人又厚道,杨明觉得自己的选的地址不错,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便是这个小李两口子,一天到晚吵得人不得安定。
  
  提起这小李,人长得又瘦又小,性情也厚道窝囊,三天两头被老婆臭骂一顿,有时候还遭受点家庭暴力。只需一挨老婆打骂,小李就往杨明家躲,杨明看他那样怪不幸的,也欠好下逐客令,这样一来二去,倒把他写作的创意给弄没了。
  
  这一天,杨明正在构思一个情节呢,近邻又噼里啪啦打起来,他的思路彻底被打断了,气得再也不由得了,出门直奔小李家,进屋就说了小李老婆几句,再怎样说也是你男人,干什么这么欺压他。小李老婆一看杨明牛高马大的姿态,倒也被震住了,再也不敢着手了。
  
  第二天,小李拿着生果来看杨明,感谢他帮了忙。杨明看小李的手都被抓坏了,不由摇了摇头:“你也真厚道,就不能凶猛点?”
  
  小李遽然捉住杨明的手:“杨哥,我有事求你。”
  
  杨明吓了一跳,心想不会让自己帮着写离婚协议吧,老话讲:“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人家两口子的事,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往离婚道上领。
  
  谁想到小李不是这意思,他是想和杨明演场戏,伪装两家发作对立,他上前把杨明骂两句,这样显得有男人样,不就能让老婆另眼相看了吗?
  
  杨明却坚决不同意:“你却是表现男子汉气魄了,我无缘无故被你骂一顿,我的体面往哪放?再说,我未来的丈母娘最厌烦男人脆弱,假如让她知道了,还不得让她女儿跟我分手?这事我帮不了你,街坊又不止我一个,你去找他人商议商议吧。”
  
  可小李却软磨硬泡起来,说邻近的街坊都和老婆熟,装出来也不像,再说,杨明的块头大,这样更能显得他有本事。
  
  杨明后来总算容许了,一是看他真实不幸,二是这儿也没熟人,估量也丢不了太大的体面。第二天晚上,小李家又吵闹起来,杨明气冲冲地冲了曩昔,一脚踢开门,大吼道:“你们还有完没完,天天这么吵,影响我写作知道吗?”
  
  小李老婆被吓得不敢吱声了,却是小李来了精神头,一下蹦起来,一把揪住了杨明的衣领子:“姓杨的,我们两口子吵架,要你管什么闲事。我老婆有心脏病,你再敢踢我家门吓唬她,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依照事前商议好的,杨明立刻软了下来,灰溜溜地走了。回到家里他自己都笑了,没想到小李还演得挺像回事,看来这招必定管用。
  
  果不其然,小李家消停了好几天。杨明既帮了街坊的忙,又能够安心写作了,心里正满意呢,小李上门了,手里拎着一个包,他从包里拿出些下酒菜,说什么也要请杨明喝酒。
  
  两个人倒上酒,杨明却发现小李左脸上模模糊糊有五道手印,他吃了一惊,这是怎样回事?莫非那招没管用?
  
  小李苦笑一声:“就管了两天,昨日她又开端嫌我赚钱少,这回她怕再把你招来,就没大声骂,直接便是一巴掌。”
  
  杨明气得一摔筷子:“太欺压人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她怎样连脸都打上了,已然没管用,那你今日怎样还请我喝酒?”
  
  小李说:“这不是又来找你帮助了吗?”说着,他从包里又掏出一个木棒来,这东西是乡村洗衣服用的。杨明一会儿站了起来:“你……你要干什么,我可不能帮你打老婆。”
  
  小李急速解说,本来他觉得前次那个主见是不错,便是火候差了点。这回两个人再演一把,把道具换成木棒,把谩骂换成打人,必定能让他老婆惧怕。
  
  杨明这回说什么也不同意,木棒可不长眼睛,一旦伤了自己怎样办?再说,究竟自己也是一百八十多斤的大块头,让一个又瘦又小的街坊追得四处跑,也太丢人了。
  
  小李又开端没完没了地求他,又是请他喝酒了,又是求他做做功德吧,最终还说:“能做街坊便是缘分,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杨哥你今日帮了我,今后有事我必定也帮你,人这一辈子,谁知道啥时候会摊上点事呢。”
  
  这番话倒把杨明说动了,他只好点了头。
  
  当天下午,小李站在门口双手叉着腰骂,说杨明不讲公德,把废物倒在他家门口了。听他骂得这么凶,连他老婆都说算了吧,正在这时候,杨明气地出来了,瞪着眼睛回骂小李:“是我倒的,你能把我怎样样?瞧你瘦得像个猴,还想跟我叫板。”
  
  一听这话,小李按捺不住了,从死后抽出那根木棒,八面威风就奔着杨明去了,吓得他老婆在后面尖叫起来。依照设计好的情节,杨明顺着胡同往外跑,小李在后面紧追,直追到到没人的当地,这场戏就算功德圆满了。
  
  可是,刚跑了没几步,胡同口就停了一辆出租车,从车上下来两个女性,一个年长的板着个脸看着这一幕,周围那个年青的惊叫了一声:“天啊!快来人啊,有人行凶了!”
  
  看到她们,杨明猛地停住脚步不跑了。这时候小李在后面现已举着木棒上来,眼看就要撞到他身上,杨明一抬手,敏捷捉住了小李的手,顺势往后一扳,一会儿就把他按地上了。
  
  小李疼得直哎哟,不等他开口,杨明现已吼了起来:“告知你,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可是你要敢欺压到我头上,我就让你尝尝凶猛。”
  
  局势骤变,小李老婆喊着要街坊们出来帮助拉架。后来仍是那个年长的女性说话了,让杨明放了小李。小李被老婆扶起来,他呆若木鸡地看着杨明正喜形于色地请那两个女性进屋。
  
  那个年长的还边走边说:“我这辈子最厌烦文弱书生,听菲菲说找了个写作的,我就不快乐。没想到你还挺英勇,这样才像个男人,今后老婆挨欺压了,最少你能维护她。不过,跟街坊要好好共处,得饶人处且饶人……”
  
  晚饭往后,杨明送走了女朋友和未来的丈母娘。还没等进门,就发现门口有个人在吸烟,不是他人,正是小李。杨明立刻带着抱歉说:“兄弟,这事不怪我,人这辈子,谁知啥时候会摊上点事。你说我找个老婆也不容易,我不能让丈母娘瞧不起呀。怎样样,是不是连累了你,又被老婆给打出来了?”
  
  小李笑了:“杨哥,这回老婆看我被你按在地上,可知道疼爱我了。”
  
  杨明这才松了口气:“这就好,进程虽然有点改变,但结局仍是喜剧。今后有啥事虽然开口,千万别谦让,谁让我们是街坊呢。”
  
  小李说:“杨哥,还真有事找你帮助。我老婆方才把一切能打架的亲属都通知了,还有个是跆拳道的教练呢,她说不能眼看着男人被他人欺压,非要给我出这口恶气不行。杨哥,你要报警那便是你不够意思,我看你出去躲一阵子吧,等我老婆气消了再回来。这有点冤枉你了,没办法,谁让我们是街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