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你是我的保护神

[新传说] 你是我的保护神

时间:2016-02-11 来源:admin 点击:

  那年夏天,我家在镇上的养鸡场里的鸡都到了产蛋期,爹那时刚好又得了病,需要在家输液,没办法,我只好搬了过去,晚上住在那儿。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书,突然听到一阵鸡叫。我赶紧起身跑到鸡棚里,发现所有的鸡都竖起了翅膀,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
  
  我赶紧数了数笼子里的鸡,还好一只没少。我想,这个偷鸡贼可真大胆,明明我的房间还亮着灯呢,就敢下手。我走出鸡棚,看着躺在院子里的那只叫阿黄的狼狗,狠狠地踢了它一脚,骂道:“没用的东西,偷鸡贼来偷鸡都没有觉察到!”阿黄看着我凶巴巴的样子,很无辜地用鼻子蹭了蹭我的裤腿,那意思是说它以后会加大警觉力度。
  
  第二天晚上,我刚想睡觉,鸡棚里又是一阵鸡叫,而且这次阿黄也狂吠起来。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下来,抄起一把铁锹就冲了出去,我想这一次一定要把那该死的偷鸡贼给逮个现形。
  
  可等我把院子里的灯拉开一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却见阿黄在鸡棚门口低着头咆哮。
  
  我走近一看,原来阿黄的嘴边正蜷缩着一只硕大的刺猬。等我看清楚后,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这只刺猬太大了,大得跟个猫似的。这只大刺猬显然已经吓破了胆,但它浑身是刺,惹得阿黄干着急,却无从下口。
  
  这时,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晚上一直捣鬼的就是这只偷偷跑到鸡笼子下面捡饲料吃的刺猬。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还了得,现在鸡正是下蛋的时候,养过鸡的人都知道,蛋鸡一旦受惊,产蛋量就会骤减。我用铁锹把这只大刺猬铲起来装到一个袋子里,等天明后再去发落。
  
  奶奶早晨来给我送早饭,一看到这只大刺猬,连连惊叹:“阿弥陀佛,别说你一个小青年,我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刺猬啊!”
  
  我笑了笑,拿起那把菜刀就要把它给剁了,奶奶连呼不可:“傻小子,你知道什么啊,像长这么大只绝对不是普通的刺猬。以前的老人们就说,刺猬是护家的生灵,这只大刺猬是神仙派来保护咱们的。”
  
  我虽然也觉得这刺猬体积真是大得出奇,但却不相信奶奶那一套迷信的理论,执意要把它给喀嚓了。
  
  奶奶一把把刀夺过来,厉声说:“你个混小子啊,你杀了它咱家会遭报应哩。你不是知道吗,前两年镇上的李大麻子杀了寄生在他家的一条大青蛇,第二天身上就开始长疮,怎么也治不好,还没过半年就全身化脓给疼死了。”
  
  我也来气了:“那把它放了?那它还会来偷吃饲料,还会来惊扰咱的鸡啊!”
  
  最后奶奶想了想说:“这样吧,你把它扔到野外去吧,扔得远远的。”
  
  当天下午我就把刺猬装在编织袋里抛到了一公里以外的一片庄稼地里。
  
  晚上奇怪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阿黄又疯狂地叫了起来,我走出门一看,阿黄正站在养鸡场旁边的一片灌木丛边汪汪地吠叫着。
  
  我走过去用手电一照,顿时惊呆了——下午送去的那只硕大的刺猬又回来了,再看看灌木丛里有一堆软草,哦,肯定是这家伙的窝了。
  
  第二天,奶奶看着我再次逮着的大刺猬,脸都吓白了:“孩子啊,这下你明白了吧。它不是一般的刺猬,这是神灵啊,咱丢是丢不掉的。”
  
  我心里也纳闷,刺猬本来就行动迟缓,走路跟蜗牛爬树似的,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竟然能走一公里的路程,更奇怪的是我丢它的时候是装在编织袋里的,它是怎么摸回来的呢?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还是认为奶奶说的是迷信,这次发了狠心,趁奶奶不在的时候把这个大家伙提到镇上卖给了餐馆的刘老板。刘老板和在我们镇羽绒厂里上班的大多数人一样,都是从广东过来的。他们不像我们北方人敬畏这些东西,他们是很喜欢吃刺猬肉的。刘老板一看到这只大刺猬,当即大方地递给我一百块钱,还一个劲地夸这么大的刺猬真是罕见。
  
  过了两天,奶奶向我问起那只大刺猬的事来,我支吾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实情。奶奶伸出手就往我身上打,一边打一边骂:“我的小祖宗哟,你咋这么不听老人的话哟,得罪了保护神,早晚会得报应的!”
  
  奶奶说的话的确应验了,没过两天,我家的蛋鸡接突然无缘无故、三三两两地死掉,来的兽医一时也查不出病症来。奶奶看着一只只死鸡,一个劲地数落我:“看见了吧,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这时,我也慌了,心里莫名地害怕起来。这时,正好镇上的刘老板到我们家买死鸡,说出了一件更离奇的事情。刘老板说那天我卖给他的大刺猬第二天就逃跑了,还说真没想到那么结实的铁丝笼子它也能咬破!
  
  奶奶这时双手合一,直呼“老天爷保佑”,接着对我说:“看到了吧,有灵气的东西是杀不死的。”
  
  就在刘老板买鸡的当天晚上,阿黄再次狂吠起来。我走过去一看,我的天啊,大刺猬竟然从刘老板饭馆里逃出来又回来了!神奇,太神奇了!
  
  这次我怀着敬畏的态度把这只脚上沾着泥水、形容憔悴的大刺猬装到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箱里,在里面撒上给它拌好的饲料,我要好好地照顾我们家这个保护神,再也不敢得罪它了。
  
  可是这只大刺猬显然是生我们的气了,面对再好的食物也是颗粒不吃,没过几天就断了气。
  
  奶奶看着死了的这只大刺猬,眼泪都出来:“孩子啊,咱福薄啊,保护神是从刘老板的饭馆里逃出来了,可它真的是生咱的气了,如今它要走谁也拦不住了,唉……”
  
  我拿把铁锹心情沉重地提着这只刺猬走到灌木丛边,想挖个坑把它好好地埋了。
  
  正当我挖坑的时候,刘老板刚好又来养鸡场买鸡,连忙问我干啥哩。我不好意思地说:“实在对不住,刘老板,这就是从你饭馆里逃出来的那只大刺猬,我……我本应该还给你的,可被我给扣下了……”
  
  刘老板很惊讶:“没有啊,你卖给我的那只大刺猬的确是从笼子里逃了出去,可是当天晚上,我们听见了院子大门口有叽叽的叫声,走过去一看,正是那只逃出去的大刺猬想趁着晚上逃走,可惜院子的大门关得太严实,它只有干着急……现在那只大刺猬早已成了下酒菜了。”
  
  我一下子糊涂了,心想那我手里这只大刺猬呢。
  
  刘老板一把从我手里夺过死刺猬,用手拨弄了半天,嘿嘿笑了:“这就对了,我说呢,这东西是很重情的,再大的刺猬也都是成双成对生活的。这只是公的,对了,那天我杀的那只是母的,唉哟,你不知道,肚子里还怀着两个呢……”
  
  我听完刘老板一说,脑子一片混乱,好大一会儿我才理清楚了:我手上这只大刺猬就是那天我丢到田野里的那只,它为了寻找它的爱人,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艰难地摸了回来,可回来自己的爱人却不见了,遂伤心欲绝,绝食而死;而那天我卖给刘老板的恰恰是它的爱人,而它的爱人为了寻找自己的“丈夫”,以多大的勇气咬断牢笼,试图逃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