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东方夜谈] 土地神的烦恼

[东方夜谈] 土地神的烦恼

时刻:2016-05-10 来历:admin 点击:

  老莫是灵村的土地神,土地神尽管也是神仙,但在神仙中等级太低,充其量只能算是神仙中的“村官”。最近,老莫却发现自己连村官都不如了,这是怎样一回事呢?
  
  这天清晨,老莫和土地婆还在睡梦中,遽然听见土地庙外有人在喧嚷。老莫睁眼一看,是村里的王大贵夫妻俩,这夫妻俩也真是罕见,哪儿不能吵架,偏偏要到土地庙前来扰人清梦?老莫竖起耳朵,再细细听来,登时气得差点没从庙里蹦出来。
  
  那王大贵几乎无法无天,居然把老莫的神位从龛台上搬到了一边,换上了灵村陈书记的相片,然后毕恭毕敬地磕头上香。他老婆在一边拉都拉不住:“大贵,你到这儿来作践土地神,也不怕报应?”
  
  王大贵底子没把老婆的话当一回事,反而吼道:“我一年到头给土地神上香,不说让他保佑我,就连一块宅基地都不给我,还供着他干什么?我还不如把陈书记供着,说不定宅基地就来了!”
  
  老婆急了:“那你也不怕人家笑话?”王大贵说:“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便是要让人家一起来笑话我!”
  
  老莫听到这儿,总算理解了是怎样回事。两年前,村里拆迁,各家各户都分到了宅基地,可偏偏王大贵跑了许多趟,便是没有。什么原因呢?由于王大贵是拆迁后才结的婚,陈书记说不符合规则,不批。有人提示王大贵,从拆迁补偿里拿一点,给陈书记意思一下,可王大贵刚成婚,又要存钱建新房,底子拿不出剩余的钱来。一来二去,这事就拖下来了,最终,王大贵居然弄出这么一出闹剧。
  
  老莫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要说这两年来,王大贵夫妻俩对自己的确还不错,隔三岔五地总忘不了来土地庙上点香火,现在弄出这事来,看样子还真得帮他们一把。
  
  怎样帮呢?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陈书记,搞定了陈书记这事就算处理了。想到这儿,老莫一刻也没耽误,直奔陈书记的家里。
  
  陈书记家新建的小别墅真气度,宅院宽阔,金碧辉煌。老莫决议作法,把王大贵家拆迁的废渣全搬到这宅院里来,这样,陈书记必定就会知道是怎样回事了,届时候,还不乖乖帮王大贵把事办了?
  
  老莫升起云头,站在宅院上空,凝思命运,预备开端作法。正在这时,忽然听到耳边一声大喝:“老莫,你干什么呢?”老莫吓得一颤抖,睁眼一看,本来是财神老海。老莫说了来意,并要老海帮着作法,老海不阴不阳地笑了笑:“老莫,你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吗?”
  
  老莫不解,老海满意地用手一指陈书记的别墅:“你看见没有,阁楼那间便是陈书记专门留给我的,每天供着上好的香火和贡品。你说,人家待我这样,我还好意思给人家添乱?”老海说得有理,老莫只好皱着眉说:“那就不难为你了,我仍是自己来吧。”
  
  “那也不成啊,莫非人家供着我,我就一点不照料人家?老莫啊,打狗也要看主人嘛!”老海的意思很明显,绝不会让老莫施法打扰陈书记。
  
  老莫的等级和法力都不如老海,底子就不是对手,更何况老海财大气粗,仙脉极广,没方法,老莫只能脱离,心想:说什么打狗看主人,老海清楚是得了陈家优点,才出手阻挠的,这究竟谁是狗,谁是主人,还真欠好说呢!
  
  老莫气地回到了土地庙,嗬,庙这边可热闹了,围着许多人在评头论足,还有人拿着手机摄影、发微博。老莫那个惭愧啊,土地庙供着陈书记的相片,这音讯很快就会传遍人世和仙境,他老莫还不被人笑话死?
  
  这样下去可不是方法,老莫思来想去,决议去找老关,请他帮助劝劝老海。老关是谁?老关正是关公,他义薄云天,说不定会帮自己。
  
  老关在茶室,老莫赶届时,老关正皱着眉看一张图纸,好像在研讨着什么。老关看到老莫,连连招手说道:“老莫,你来得正好,来看看我这关帝庙规划得怎样样?”
  
  老莫哪有这心境啊,打着哈哈说:“你天天被人供在茶室里不也挺好,干吗还非要修庙啊?”
  
  “唉,老莫你这说的哪里话,你和老海都有自己的窝,我怎样也得弄一个对不对?好在现在村里都是陈书记说了算,我从老海那儿得到精确音讯,建庙的事陈书记现已批了,很快就开工了!这事啊,还真得感谢他呢。”
  
  老莫知道坏了,这下自己还怎样开得了口,那不是自找尴尬吗?老莫有些忧愁,老关乐了:“老莫,你别忧愁,我知道你来找我什么事,这不,我现已给你想好方法了。”
  
  老关公然够义气,老莫赶忙问道:“快说说,是什么方法?”老关“哈哈”一笑:“你还不知道吧?陈书记现已决议了,把土地庙拆了,在旧址上修一个大大的关帝庙。我想,不能看着你遭受痛苦啊,等我的庙建好了,我给你留一个耳间,确保比你本来的当地还宽阔,行了吧?”
  
  老关后边再说什么,老莫一句也没听进去,他万万没有想到,不光没能处理王大贵的问题,反而连自己的庙也丢了。这也太欺负人了,不可,绝不能让一个陈书记随心所欲!老莫在天空中徜徉了良久,决议去找玉皇大帝告状,他就不信,全国还没有公理了!
  
  老莫来到了南天门,被哮天犬拦在了门外,哮天犬尽管仅仅一只狗,架子却不小,它龇着牙问老莫来干什么。老莫说要见玉皇大帝,哮天犬狠狠地瞪了老莫一眼:“我说你怎样啥也不明白,玉皇大帝日理万机,是你想见就见的?”说罢,挡着老莫,任他怎样乞求,看都不看他一眼。
  
  老莫这才想起,哮天犬看门一向有个不成文的规则,便是谁想进天庭,有必要先付通报费。老莫将全身上下摸了个遍,也没摸出一文钱,自从村里拆迁之后,许多农人都搬到城里,没有了土地,土地庙的香火一泻千里,哪儿还有剩余的金钱啊?
  
  老莫无法,只能蹲在门口守着。正在这时,二郎神正好路过,老莫赶忙上前抱怨。二郎神听老莫说完,摇了摇头说:“老莫,这便是你的不对了,乡民不供你,又要拆你的庙,必定是你做得欠好,怎样来给玉帝添费事呢?”说罢,二郎神头也不回地进了天庭,只留下老莫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一瞬间,老莫萎靡不振地回到土地庙,发现庙前的人现已散了,他的神位现已还了原,王大贵正必恭必敬地又在磕头:“土地神,我实在是没方法,才出此下策。现在好了,微博转发千万条,完全曝了光,上面的领导们都知道了,我总算理直气壮地拿到了宅基地。现在我把您的神位请回来,您可千万别见责,我这儿给您磕头赔不是了。”
  
  老莫不由得心里一酸,闪身躲在一边,直到王大贵走远,才长吁短叹地进了庙门。土地婆见状,说道:“这事不完毕了吗?你怎样还愁眉苦脸的?”老莫苦笑了一声:“王大贵的工作是处理了,可咱们的费事来了,陈书记要拆土地庙,在旧址上建关帝庙。”
  
  土地婆听完,登时变了脸色:“这……这可怎样办呢?你不能学学人家王大贵?”老莫听到这话,忽然心中灵光一闪……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老莫就把王大贵的相片端端正正地摆在神龛上,而自己跪在神龛前。土地婆一见,吓了一大跳:“你这是干什么?”
  
  老莫没好气地说:“我在学王大贵呢!”土地婆骂道:“看你这点长进,也不怕其他神仙笑话?”老莫嚷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便是要那些神仙笑话我,这次,我要等天上的媒体也来给我曝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