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领导的规则

[新传说] 领导的规则

时刻:2016-08-07 来历:admin 点击:

  前阵子,艾可被调到了营销二科,首要担任对国企和各事业单位的事务。艾可从来没跟这些单位的领导打过交道,生怕做欠好,只得找顶头上司董司理咨询。
  
  董司理沉吟半晌,说:“这样吧,刚好咱们公司要向园林局推销一批设备,你先跟进一下这件事,边学边做。”艾可只好乖乖领命,驱车来到园林局。
  
  园林局里,招待艾可的是工作室陈主任。“陈主任,传闻贵局要举办一次园林设备的招投标,我想来拿份材料。”一见陈主任,艾可就赔着笑脸说。
  
  “那可不可!”陈主任公然一口拒绝,“投标文件涉及到商业秘要,不能随意来个人咱们就给。”
  
  艾可一听这话脑子就活络地转开了——难不成,这位陈主任是要我意思意思,才肯把文件给我?
  
  艾可看四下无人,当即拿出个小信封就要往陈主任衣兜里塞。哪知道陈主任一会儿就从椅子上跳起来,又惊又怒:“你干什么?想贿赂我?马上给我滚出去!”
  
  艾可出师不利,只得又找董司理求救。董司理听完通过,奥秘地笑笑:“现在上上下下都在抓反腐,哪个公务员敢收你的红包?所以要打通关节,就必须要懂得这儿面的规则……”
  
  所以董司理带着艾可,再次来到园林局,进了陈主任的工作室。
  
  “哟,陈主任,这次咱们公司来投标,可要多多费事您和工作室的诸位同僚了。这儿有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费事您给大家伙分一分。”董司理说着,掏出一打钢笔,搁在陈主任的工作桌上。
  
  艾可见了,心想,这董司理也太抠门了吧!12支钢笔,仍是工作室的人一人一支,能值几个钱?
  
  谁承想,陈主任一看到这些钢笔,脸上就浮起笑脸:“投标文件就在这儿,你们拿去吧。”董司理赶忙抓住时机,提出晚上要约请陈主任吃饭,陈主任也一口容许。艾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戋戋几支钢笔,为什么就有偌大的法力呢?
  
  “这你就不懂了,这就是给领导送礼的规则。”出了门,董司理解说说。本来,公务员纳贿的底线是,收受对方价值一千元以上的资产。而他送出的派克金笔,每支刚好仅售998元。若是日后惊涛骇浪,陈主任大能够把全部金笔据为己有,等于收到董司理一万余元的优点;若是风声紧了,陈主任亦可把金笔分发给搭档,自己仅拿一支,就是纪委也拿他百般无奈。
  
  董司理满足地说:“最重要的,送出这几支钢笔,能够让陈主任知道咱们确实是懂规则的人。这样他接下来与咱们打交道,也就定心了。对了,晚上我要请陈主任吃饭,你知道去哪儿订饭馆吗?”
  
  茅塞顿开的艾可马上接口说道:“当然知道。我这就去市里最好的蓬莱阁订个奢华大包厢!”
  
  “得了,仍是我来订酒店吧。”董司理说完,几个电话便把全部搞定。待陈主任下了班,董司理将他接上一辆再一般不过的桑塔纳轿车,直奔西郊一栋表面看起来普一般通的农家乐。仅仅才进了那破落的大门,艾可便发现其间别有洞天,只见一栋栋亭台楼阁边,种满了果木花卉,充溢闲情野趣。端上来一盘盘农家风味,更是由五星级酒店的专业大厨精心烹制。艾可心中暗估,吃一顿这样的晚饭,没万八千底子就下不来!可让艾可奇怪的是,董司理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却一向没提出让陈主任举荐园林局的一把手,一晚上东拉西扯,只谈些趣闻逸闻,便尽欢而散。
  
  似乎看出艾可的疑问,董司理意味深长地说:“话在酒中,这也是规则。定心吧,陈主任现已收到咱们释放出的信号了。”
  
  公然,到了第二天,陈主任打电话约董司理和艾可一同喝茶。艾可原以为,陈主任是要将他们二人举荐给局长,可等两人赶到茶室时,坐在陈主任周围的,却是一个20出面的小伙子。陈主任也不客气,开门见山地说:“这位是咱们局长的远房表弟,最近想成婚,但还缺一套房子。”
  
  艾可心中腹诽,这么说话,不就是要变相地索贿吗?不过做事务的,不怕你没要求,就怕对方不提任何要求。艾可刚想一口应承,董司理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后开口说道:“提到房子,咱们公司刚好有几套要出售。看在陈主任的体面上,能够打个九五折的优惠。不过,至少得先交10万的订金。”
  
  才打个九五折,并且还要交保证金!艾可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谁知陈主任脸上却浮现出满足的神态,问道:“我这位朋友想要一套二居室的房子,市价要在60万左右,你有吗?”
  
  “巧了!我手头上正好有一套这样的!”
  
  接下来,董司理竟然还真带着陈主任去看房子,接着又召来中介写下正式的购房合同。而陈主任也爽快地付了10万块订金,并再三叮咛董司理赶快办妥售房手续。
  
  “总算是功德圆满啦!”送走陈主任,董司理愉快地说。艾可憋不住了:“司理,咱们以市价卖给局长表弟一套房子,还收了陈主任10万块订金,您就不怕……”
  
  “傻小子,有什么好怕的?这也是规则,给领导送钱的规则!”
  
  本来,董司理卖给局长表弟一套房子,明面上看,没有任何问题,可接下来,董司理就会反悔要吊销合同。而作为违约方,依照合同要求,银河公司就得补偿给局长表弟30万,至于那30万最终会落到谁的手里,那就天知道喽。
  
  “高!司理您实在是高!”艾可诚心诚意地竖起大拇指。
  
  接下来,就得艾可赶快完结悔约、补偿等一系列程序。只需那位局长表弟收到了钱,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变数了。艾可没日没夜地连轴转,总算在开投标会的前一天,将全部工作做好。艾可兴冲冲地向董司理陈述这个好消息,刚到了工作室,董司理却正在大发脾气。
  
  艾可傻了,一探问才知道,陈主任方才打电话给董司理,说是由于有领导的重视,这次投标,不能再给予照料,银河公司只能与其他公司一同公平竞争。
  
  “这个陈主任太不讲规则了!收了钱,竟然不就事!不可,咱们必定要去告他!”
  
  “不能告!除非今后抛弃园林局这个大客户,不然就只能自认倒霉了。”董司理此刻反倒平静下来,“随时争吵不认账,这也是规则——只归于领导的规则。”
  
  艾可走出董司理工作室,然后拨通了陈主任的电话:“表哥,工作现已处理了。可你怎样知道董司理睬咽下这口恶气不再追查呢?”
  
  “由于你们董司理是位懂规则的人。”电话那头,陈主任满足地说,“惋惜他懂的规则,都是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的潜规则。就算咱们俩合谋吞掉他30万,他又怎敢把自己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