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鬼子不屈服

[传奇故事] 鬼子不屈服

时刻:2016-09-07 来历:admin 点击:

  鸡毛山下有个叫马木棒的赌棍。腊月的一天晚上,马木棒在赌场输得精光,连衣裳都当了,最终只剩下条裤衩,颤抖着往家奔。
  
  半路通过一座破庙,马木棒冻得受不了,就钻进去取暖。庙里墙颓屋歪,马木棒扯了一把柴草当香烛,“扑通”跪倒在掉了半颗头的财神爷面前,嘴里祷告:“财神爷啊财神爷,求你保佑我马木棒,升官发财走大运,日后我兴旺了,必定给你老人家修古刹,塑金身。”
  
  正祷祝着,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蒙眬中,一个人影跄踉着由远及近,奔进庙里,刚进庙门,就摔倒在地。马木棒吓了一跳,等了半响,那人仍是一动不动,他就大着胆子走了曩昔,借着月色,看到那人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浑身是血,尽管昏了曩昔,可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匣子枪。
  
  马木棒吓得大气不敢出,拔腿就跑。刚跑两步,他又犹疑了,回身回到汉子身前,大着胆子把手伸进他的口袋,一阵探索,摸出了一把白花花的银元。马木棒大喜,这可真是天上掉下个财神爷!他正想揣上银元,溜之大吉。忽然想到:这人手里有枪,浑身是血,必定不是善茬,自己偷了他的钱,等他醒来知晓,自己必定小命难保。
  
  犹疑一再,他把银元塞回汉子的口袋,然后背起他就走。他本想把汉子背到清静处,扒了他的衣裳,偷了他的银元,抢了他的匣子枪,再来个毁尸灭迹。谁知,他正乐滋滋地打着如意算盘,一个严寒的枪口顶在了他的后脑勺,背上的汉子居然醒了,问他:“你这是要背我去哪里?”
  
  马木棒差点吓死了,他颤抖着大叫:“豪杰饶命!我、我、我是背你去看大夫啊!”他本便是个混混,在这紧要关头,眼珠子一转,瞎话随口就来。汉子置疑地打量着他:“你能这么好意?”马木棒挺起胸脯,说他见到汉子晕倒在破庙,尽管浑身是血,但是一身豪气,他判定汉子是个遭难英豪,自己平生最敬仰豪杰,因而想救他一命,假如他想打歪主意,早就偷了汉子的银元跑了。
  
  汉子一摸自己的口袋,银元一个不少,他不由对马木棒抱拳说:“是我错怪你了,还请见谅。”说着,掏出了一把银元,塞进马木棒的手里,然后说了句“后会有期”,拂袖而去。
  
  第二天,马木棒听到街坊四邻都在谈论,说是昨天晚上,当地有名的飞贼“草上飞”,偷了镇上刘财主家,在逃跑时,草上飞被护院警卫开枪打伤了,警察局现已张贴了通缉令。马木棒心一动,立马跑去看通缉令,上面的画像正是昨夜破庙里的汉子。
  
  草上飞给马木棒的银元,没过多久又被他丢进了赌场,最终连家里的宅子都输了,马木棒只得住进了破庙里。不久后的一天,马木棒正在墙角晒太阳,捉虱子,就见一个人跳到他的面前。马木棒昂首一看,来人正是草上飞。
  
  草上飞瞅着马木棒的落泊样,不由得皱起眉头,说:“我不是给了你银元吗?你为何落到如此境地?”马木棒哪敢说自己把银元赌光了,只苦着脸说:“我这人啥本事没有,坐吃山空,再多的钱也不够花呀!”他的意思是叫叫苦,再骗草上飞点钱。谁知草上飞会错了意,想了想说:“不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钱再多也不如一技傍身。你也算救过我一命,有恩不报非正人,今日我不给你钱,就教你两手本事吧。”
  
  马木棒暗暗叫苦,摆手说:“我这人腚大腰粗骨头硬,你那一身功夫,我恐怕学不会……”
  
  草上飞“嘿嘿”一笑:“你误会了,我这身功夫,你便是想学,我也不会教你。我要教你的是这个。”说着,他拿出根绳子,三两下打了个绳结。草上飞说,这个绳结叫“阎王扣”,能松能紧,能收能放,是风筝门的绝活儿,鸡毛山稀有不清的野兽,只需把阎王扣下在山上,确保扣扣不失败,捉到的野兽卖掉的钱,满足他衣食无忧。
  
  马木棒学会阎王扣后,试着上山下了几个扣,没想到第二天上山,果然扣扣不失败,捉了一堆山鸡狍子,乃至还有头野猪。靠着阎王扣,捉野兽卖钱,马木棒过了一阵好日子,手头也攒了一笔小钱。
  
  这年,日本鬼子打到了鸡毛山,在通往山外的大道上,修了一座炮楼,四周扯上了铁丝网,但凡进山出山都要通过鬼子查看。每隔一段时刻,鬼子兵就会出来扫荡,抢粮食拉牲口、抓民夫,遇到大姑娘小媳妇,二话不说就拖进炮楼里。家人哭着来讨人,鬼子快乐,就让家人拿钱赎人,鬼子不快乐,讨回去的只能是具尸身。
  
  那年,一户人家娶亲,新娘的轿子刚到半路,就被鬼子抢了。新娘家抬着银元去讨人,走到炮楼下,看到几个鬼子在炮楼上踢皮球,新娘子衣衫不整地倒在血泊里,头不知去向,再细心一瞧,畜生呀!鬼子兵踢的“皮球”,正是新娘子的头……
  
  鸡毛山的老百姓被鬼子祸患惨了,最终,咱们一协商,决议推举几个有头有脸的乡绅,去跟鬼子商洽。乡绅们跟鬼子交涉后,两边达成了一个协议,今后鬼子不扫荡,不杀人,鬼子需求东西了,就在炮楼上升一面日本旗,看到旗子,老百姓就把粮食、牲口、棉衣准备好,派人送给鬼子。这几年,日本深陷我国战场,由于军力缺乏,鸡毛山的鬼子连续被抽调走了,最终只剩了十几个,其他的满是些奸细伪军。鬼子兵少,张狂不起来,奸细伪军都是些怕死鬼,听见枪响跑得比兔子还快,一听这个提议,他们立马赞同了。从此,鬼子缺啥了,就在炮楼上升旗,一见“膏药旗”,人们就赶忙筹集东西,去给鬼子送“贡品”。
  
  这天,膏药旗又升上了炮楼,老百姓赶忙凑齐东西,依照规则,各家各户轮番给鬼子送东西,这次轮到了马木棒。马木棒雇了几辆马车,把东西运到了鬼子兵营外。按理说,鬼子收了东西,就要降下旗子,可这次怪了,东西送去了三天,膏药旗还飘在炮楼的旗杆上。咱们人心惶惶,不明白鬼子的意思,难道说他们嫌东西少?所以一算计,咱们咬牙又满满装了几车东西,让马木棒去送。马木棒一听,很不愿意,吵吵该换他人送了,大伙说:“他人送了东西,鬼子收下就降旗,偏偏你送东西,鬼子便是不降旗,自己的屁股自己擦,这次仍是你去。”
  
  没办法,马木棒只得硬着头皮,再次来到鬼子兵营。到了那儿一看,他傻眼了,只见三天前送的那几车东西,还原封不动地堆在门口,兵营里悄然无声,暮气沉沉。马木棒又惊又奇,犹疑一再,大着胆子爬进兵营,只见十几个鬼子全都剖腹自杀,奸细伪军跑得干干净净,地上丢着几张报纸,他捡起来瞧了半响,才知道:日本无条件屈服了!
  
  鸡毛山偏远阻塞,通往外界的仅有大道,还蹲着鬼子的炮楼,因而这个天大的音讯,居然无人知晓。马木棒激动不已,正要张口大叫“鬼子屈服了”,却忽然住了嘴,眼光落在了那几大车东西上。霎时间,他的心思拐了十八个弯,他悄然把老百姓的东西,全都运到了自己家里,然后爬上炮楼,把膏药旗降了下来。
  
  鸡毛山的人们不知底细,认为鬼子收了东西,满足了,因而都放下了心。才开端,马木棒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有点胆战心惊,后来一瞧,咱们无人置疑,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从此,他每隔几天,就潜进空无一人的炮楼,把膏药旗升起来,人们远远望见旗子,就赶忙去给“鬼子”送东西。到了晚上,马木棒再悄悄把东西拉回自个家里,靠着这手移花接木,他立刻富得流了油。
  
  这晚,马木棒正喝着小酒,哼着小曲,清点悄悄运回来的东西,一个人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马木棒吓了一跳,细心一瞧,来人居然是草上飞。草上飞面冷如冰:“祝贺马大财主,你但是找了条发财的好门道啊!”马木棒肝胆俱裂,没想到这事居然被草上飞知晓了。他颤抖着,脸上奋力挤出一团笑:“这个……那个……”
  
  草上飞冷冷地说:“你不必解说,正人爱财取之以道,你打着鬼子的幌子,大发国难财,该当何罪?”马木棒见草上飞一脸杀气,不由得一会儿跪倒,磕头如捣蒜:“饶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我但是救过你一命啊!”草上飞说:“我教你下阎王扣,救你出烂泥塘,送你银元,帮你还账,这些足能抵得过你救我的恩惠吧?”马木棒脸色惨白,不住求饶:“只需你放过我,我甘愿把万贯家财都送给你。”
  
  草上飞摇头,说盗亦有道,不义之财他不取。然后他问马木棒:“你知道日本鬼子为啥在我国祸患了这么多年才屈服吗?”马木棒双腿颤栗:“不……不知道。”草上飞一咬牙:“便是由于咱们我国,像你这样贪心缺乏的无耻之人太多,日本一个小小的四岛之国,才敢蹂躏我堂堂华夏!”
  
  马木棒一泡热尿撒在裤裆,怪叫一声,爬起来就跑。草上飞三两步赶上,一脚把他踢翻在地,手起刀落,马木棒的脑袋从身子上飞出去,滴溜溜滚出去了老远。
  
  第二天,鸡毛山的人们惊讶地发现,鬼子炮楼上膏药旗没了,只挂着颗血淋淋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