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百两纹银抢个爹

[民间故事] 百两纹银抢个爹

时刻:2016-12-17 来历:admin 点击:

  一、老头被抢
  
  这天,当阳县张县令刚升堂,就有人扑进来大喊委屈,说自己的老爹被抢走了。张县令大吃一惊,光天化日之下有抢美人的,现在居然还有人强抢老头?他忙让此人把状况具体说一下。来人抹了把汗,说:“大人,我叫王五,本年四十五岁,我的老父亲已年近七十了,身体还很强健。昨日,老父外出访友未归,我们一家人整整找了一夜,后来听邻居说,老爹在村口被几个人架上马车拂袖而去。我们问遍了亲朋,都没有音讯,这不是被人抢走了吗?求大人为草民做主啊!”
  
  张县令定睛一看,王五穿着朴素,看起来不像有钱人,就问:“你父亲身上可有值钱衣物?”王五叹了口气:“不瞒大人,小人也曾十年寒窗,却连个秀才也不曾考上,并无才有所长,所以家境贫寒,只能温饱,家父身上天然没有贵重物品。”“那你可有仇敌?”王五又连连摇头:“小人素不与人争持,一向与世无争,并不曾与人结怨。”
  
  这就怪了,不是劫财,不为报仇,抢一个老头做什么呢?张县令想了半响没条理,只好安慰了王五几句,又将目击王老汉被抢的人找来具体问询。来人叫李才,是个卖油翁,他说那时自己正往家赶,由于内急就躲进路旁边的树丛里解手,当他正要拎裤子站起来,猛听到一声惊呼,探头张望时,正看到王老汉被人捂着嘴架上一辆马车,正想喊,却见一片刀光闪过,他吓得扑通就趴到了地上,待战战兢兢动身,马车已拂袖而去。
  
  张县令问:“你怎样确定是王老汉?”李才说他和王家几十年的邻居了,必定不会看错。“那抢人者你可看清?”李才摇摇头:“他们都蒙着脸,底子看不清容貌。”再问询王家的为人,简直和王五说的相同,家境贫寒,但一家都厚道本分,几十年的邻居了没见他们家和人争持半句,王五更是个孝子。张县令心里一动,暗道不会是绑票吧,便叮咛王五:“本官会立刻派人寻访,你家中若收到索要赎金的音讯,立刻来告诉我。”王五磕头:“小人哪怕竭尽所有也会把父亲赎回来。”张县令允许,或许强者便是抓住了王五的孝顺来敲诈一把。
  
  二、门上匕首
  
  一晃三天过去了,寻访的衙役们一无所得,王五家里也没什么动态,他天天泪眼汪汪来催问音讯。张县令想了想,叫上王五:“我们再一同去老人家被抢的当地看看吧。”他换过便服,与王五穿街过巷,来到王老汉被抢的村口。这儿说是村口,却很荒芜,不远处凋谢散着几间房子,路上并没有行人,在这儿下手抢人确实是个好当地。“你父亲怎样会来到这儿?”王五说,顺路走出二三里便是父亲老友的家,想来便是从他家回来的时分被抢的。两人便顺路往前走,大约走出一里地的姿态,路旁边呈现一大块瓜田。正是盛夏时分,瓜多叶茂,地头是一个瓜棚。张县令走过去,刚喊了一声,瓜棚里钻出个小伙子,闲谈一阵后张县令问小伙子最近有没有见到生面孔,几个人一同的。小伙子想了想说:“有啊,他们还来买了我的瓜呢,吃得连连叫好,传闻他们是从京城来的呢。”
  
  “京城来的人?”张县令一愣神,小伙子看看四下无人,低声说:“据说是状元村的状元老爷派来的,他家老太爷要过七十大寿呢。”张县令心下一紧,不错,状元村离这儿几十里地,由于二十年前出了个状元而得名。尽管状元胡老爷现在已是朝廷重臣,但在这儿我们仍然称他为状元爷,状元爷权倾朝野,老太爷的七十大寿天然盛大。”
  
  第二天一早,张县令还在想王老汉被抢的事呢,王五又来了,他咧开嘴一笑:“大人,小人的父亲找到了,不劳大人您再操心了。”“真的?”张县令又惊又喜,“那他老人家可安好?是怎样回来的?”王五又是咧嘴一笑:“安好,安好,他老人家是自己回来的。”张县令正想问询概况,却发现王五笑得比哭还丑陋,就说:“那好,你立刻带我去看看老人家。”他站动身来就走,王五一把拉住了他:“大人,不必,不必。”张县令把脸一沉:“王五,究竟怎样回事,你赶忙从实讲来。”这下,王五绷不住了,他扑通跪倒,痛哭流涕:“大人,小人的父亲永久都回不来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张县令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不许再找你爹,否则,取你全家性命!王五又掏出一包银子和一枚匕首:“大人,银子和纸是今早用这匕首钉在我家门上的。我尽管不怕死,可我还有五个孩子啊,那可都是我父亲的心头肉。”王五说着,大放悲声。
  
  张县令盯着纸细看,纸是好纸,字是好字,银子足有一百两,这个数目一般人家可出不起,除非……“看姿态我父亲不是被强者劫持。”听了王五的话,张县令允许,可不是嘛,土匪只会要银子,哪有倒贴钱的,他深思顷刻,问王五:“你是想要银子仍是要爹?”王五直截了当:“当然要爹。”“那么……”张县令在王五耳边低语一番,王五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三、以命换命
  
  状元村全村都欢天喜地,胡府更是张灯结彩,进进出出的人繁忙着,乡民们都在称誉胡状元孝顺,说光寿礼就拉来好几十车。“胡老爷果然是有福的,前段时刻还传闻他如同病得很严重,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可不是吗,传闻连寿材都预备好了,成果,这一祝寿,一冲喜,传闻比曾经还强健呢。”“真是有福之人啊。”“不是有福,传闻是请高人做了法的,才换来胡老爷一命……”“快干活,别胡说!”一个管家容貌的人大声喝道,几个人匆忙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