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青年文摘> 忠诚与虚假

忠诚与虚假

时间:2017-03-07 来历:admin 点击:

  忠诚是对待崇奉的一种细心的情绪,而不是崇奉自身。一个本无真实崇奉的人却做出忠诚的姿势,必是虚假的。
  
  歌德说得好:“忠诚不是意图,而是手法,是经过魂灵的最纯真的安静到达最高涵养的手法。”
  
  从转义来说,忠诚是面临崇高之物的一种恭顺谦卑的情绪。这种情绪自身还不是崇奉,而仅仅崇奉的一个表征,真实的崇奉应是对崇高之物有所领会。
  
  一个人假使一直停留在这个表征上,对崇高之物毫无领会却极力保持和显现其忠诚的情绪,咱们就有理由置疑他的这种情绪是装出来的。
  
  所以,我以为歌德接下来说的话是言必有中的:“但凡把忠诚当作意图和方针来标榜的人,大多是虚假的。”
  
  正派不是严厉,就像教条不是真理相同。真理用不着板起面孔来增加它的威望。在那些一本正派的人中心,你简直找不到一个严厉考虑过人生的人。不,他们考虑的八成不是人生,而是权利,不是真理,而是利益。
  
  相反,最高的严厉往往形似玩世不恭。真实严厉考虑过人生的人知道生命和理性的极限,他能自嘲,肯宽恕,乐意用一个打趣替受窘的对手突围,给正派的论敌一个经验。他以诙谐的口吻谈说真理,似乎成心要削弱他的发现的重要性,以便只让它进入真实知音的耳朵。
  
  尤其是在崇奉溃散的年代,那些佯癫装疯的狂人却是一些太严厉地对待其崇奉的人。鲁迅深知此中之理,说嵇康、阮籍表面上破坏礼教,实则却是太信任礼教,由于不满意当权者使用和亵渎礼教,才以反礼教的过激行为宣泄心里愤想。
  
  置疑论实在是过于细心看待崇奉或常识的成果。哲学史上的置疑论者大略都是太细心地要追查人类知道的可靠性,成果反而疑团丛生。
  
  在任何崇奉体系之下,多数人并非真有崇奉,仅仅做出信任的姿态算了。所以过火细心的人就起而论究对错,阐释崇奉之真理,成果被视为异端。
  
  有崇奉者永远是少量。利益常常借崇奉之名交兵。
  
  崇奉是情感的事,理性不利于崇奉。
  
  在一个宗教内部,虔信者大多是一些情感激烈理性单薄的人。理性激烈情感单薄的人无意做信徒。介于两者之间的是情感和理性皆强的置疑者,他们巴望崇奉而不易得,精神上最苦楚。以及情感和理性皆弱的顺从者,他们实际上并无崇奉,仅仅随大流算了。
  
  置疑来自过火细心。元所用心的人从不置疑,但也没有崇奉。当然,这不阻碍他们以崇奉的名义绞杀置疑者。
  
  有真崇奉的人满足于说出真话,喜爱立誓的人往往并无真崇奉。
  
  立誓者极力揣摩对方的心思,他立誓要做的不是自己真实想做的工作,而是他以为对方期望自己做的工作。假如他揣摩的是地上的人的心思,那是卑怯。假如他揣摩的是天上的神的心思。那便是亵渎了。
  
  《圣经》中说:“不行打听你的天主。”我以为这是崇奉的题中应有之义。谁若打听他的天主,他就不是真有崇奉。
  
  崇奉要求的是朴实,只为所崇奉的真理自身而不为其他什么。凡打听者,必定另有所图。细心想想,打听何其遍及,真崇奉何其稀疏。做善事图现世善报,干坏事存幸运之心,当然都是显露的打听。教堂里的祈求,佛庙里的许愿,假如以灵验为鹄的,也就都是在打听。
  
  至于希求魂灵升天或来世转运,则不过是把打听的周期延伸到了身后。这个问题关于不信教的人相同存在。
  
  你有一种根本的日子信仰,在实际的压力下或引诱下,你发生了不坚定,觉得违反一下未必有伤节操——这正是你在打听你的天主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