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轶事] 林家兄弟

[风闻轶事] 林家兄弟

时刻:2017-07-16 来历:admin 点击:

  乾隆六年,有林氏三兄弟,在小镇上开了个茶庄。林老迈尽管不识字,但身强体壮,担任打理整个茶庄;老二有经商脑筋,并且能说会道,能把死人说活了,进货出货由他掌管;老三读过私塾,写得一手好字,茶庄的账目都是他担任的。
  
  林家兄弟往复于小镇和京城之间,靠着贩卖茶叶赚点差价。六月初,林家兄弟又要往京城赶,在这之前,老三年幼,两位大哥不放心带他走货,一向留他看家,这次老二提议要带老三长长才智,所以三兄弟全去了。
  
  可还没走一半路,老三忽然上吐下泻,老迈、老二觉得这一路上车马波动,加上不服水土,便暂时停顿下来。老二熬了路上带的备用药,老三尽管稍有好转,身子却仍旧衰弱,老二对老迈说:“三弟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这车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行久留,不如我骑马带三弟回家养病,大哥你带着货先走,我之后再追上你,咱们在京城会集。”老迈一听,觉得老二这话有道理,这么多货留在这荒郊野外真实不放心,便赞同了老二的提议,三人就此别离。
  
  老迈到了京城,安顿下来,老二骑着快马,过了两天也赶了上来,可就在老二刚到的第三天,六月十五,城郊就发作了一桩无头碎尸案。皇帝脚下,出了这档子事儿,搞得人心惶惶的,这案件也越传越广,甚至连几百里外的小镇都知道了这事。
  
  七月初,家中的老三来了一封信,由于老迈不识字,信是写给老二的。信中除了叙家常外,还说起了京城发作的这起碎尸案,老三说,出门一里不如家里,在外多阴险,劝两位哥哥悉数当心。老迈心想,这三弟能下床写字了,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八月二十那天,兄弟两人露宿风餐地从京城回到了小镇,走进家里,却不见了三弟的影子,家中也如同好久没有人住过的姿态。两人慌了,三弟究竟上哪儿去了呢?到镇上探问,咱们都说那天他们三人脱离后就没有见过老三,老迈、老二急忙跑去报官。
  
  担任查处此案的是镇上有名的金捕头,金捕头高个子,方脸盘,长得很魁伟。他听两人叙述了大致通过,沉吟顷刻,忽然出乎意料地问老二:“你真的把你弟弟送了回来吗?不会是在回来的路上把你弟弟给杀了吧?否则怎样可能镇上没一个人见过你弟弟?并且据我所知,你这大哥这次回来就要成亲了,成家立业,你们三个自然是要分家产了,两个人分,总要比三个人分得多吧?”
  
  金捕头这番话,把老二吓得脸都白了,他连忙说:“金捕头,你这打趣可开不得呀!”一旁的老迈也坐不住了,说:“大人,咱们三兄弟手足情深,并且我这二弟在送完老三回来和我会集后,老三还给咱们写了信。若是老二在回去的路上把老三殺了,那这信从何而来呢?”
  
  是呀,这信上写的无头碎尸案,是老二送完老三、回了京城之后才发作的,若是老二在送老三的路上把他杀了,那老三怎样会在这封信上提及这事呢?
  
  金捕头无法解释这悉数,可上司勒令十天之内查清此案,金捕头着急得上火,带着手下四处排查,想能不能先找到林老三的尸身,成果呢,自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一大堆人马像一群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窜,什么都没找到,眼看这十天的期限是越来越近了。
  
  这天黄昏,一帮捕快跑了一天,累得直喘气,一个老捕快忍不住诉苦起来,他说,想当初,京城的一个捕头,带着他们查一桩无头碎尸案,仍是皇城脚下呢,成果屁都没查出来,最终拿他顶包,判了个就事不力的罪,发配到了这小镇。这次估量还得白忙活,便是不知道谁去顶罪。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金捕头听到那捕快说出这番话,心头忽然一惊:这老捕快说的无头碎尸案,难道便是前不久发作在京城的那起案件?可这老小子是两年前从京城调过来的,怎样会查询本年六月京城的这起无头碎尸案呢?金捕头赶忙回去查卷宗,公然,三年前,京城确实也发作过相同的一同无头碎尸案,并且那案件至今未破。
  
  这下金捕头算是理解了怎样回事,他连夜抓来了老二,老迈大吃一惊,也赶忙跟了过来。
  
  到了衙门里,金捕头冷笑着对老二说:“你仍是实说吧,那封信是什么时分收到的?”
  
  老二不慌不忙地说:“自然是小人本年七月初收到的。”
  
  金捕头大怒:“你这小子,清楚是三年前收到的,其时京城也发作了一同无头碎尸案,那时你弟弟尽管年幼,但忧虑你哥俩的安危,给你们寄了这封信,你却把这封信藏了起来。你真狠啊,为了分家产,三年前就谋划着要杀你的弟弟!”
  
  老二刚想开口辩解,金捕头大声呵责:“三年前这一带大旱,出产的纸都发黄,要不拿着你的信,去纸行一验便知。”
  
  老二听了这话,登时瘫在地上,精疲力竭地说出了本相——
  
  本来,很早以前老二就欠下了很多的赌债,由于老三是担任账目的,最清楚不过,尽管老三一向在帮助极力掩盖,并救助老二一部分银子,帮他暂时稳住了那群追债的人,没让大哥知道,可是老二知道,光这样是还不清赌债的,只要杀了老三,分得更多家产才行。所以,这次前去京城的路上,老二给老三的水中加了巴豆,让他上吐下泻,然后老二托言送老三回去,让老迈先走。两人骑马到了一片小树林,老三本就身子衰弱,老二很简单就把他杀了,抛尸在树林,估量很快就会被野兽拉扯得改头换面。
  
  老二回到京城,为了制作老三还活着的假象,他想了一个法子:那时,京城午门问斩的死刑犯,没人收尸的尸身都堆在城西的野坟堆,他挑了一具尸身,大卸八块,制作了一同“碎尸案”。这样,等音讯传开,再拿出三年前老三写来的那封信,老迈就会误以为这是最近寄来的信,就会以为三弟仍旧活着。等兄弟俩回到家园发现三弟出完事,老迈也不会置疑老二,由于老二到了京城后,还收到老三寄来的信。
  
  老迈听着老二亲口讲怎样把老三杀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气得浑身发颤,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当天晚上,他曲折难眠。
  
  第二天一大早,老迈请金捕头到家做客,一进屋,金捕头就看到桌上摆了几锭黄金,心里理解这林老迈是什么意思,但没吱声。到了屋里,老迈就给金捕头跪下了,说:“都是我这当大哥的欠好,没管教好我这二弟,念我二弟也是一时模糊,期望您帮我通融通融,我现已没了一个弟弟,不能再失掉一个了。”
  
  金捕头笑了笑,坐下来,抿了一口茶,从兜里拿出半包巴豆,说:“这是从你二弟床下搜到的,你觉得他为什么杀了老三之后还藏着这巴豆?不怕被人发现吗?”
  
  老迈一时没有理解过来,愣着说不出话来。
  
  金捕头目光炯炯地盯着老迈:“你觉得是不是有那么一个人,阻止林老二取得悉数的家产,所以他还要留下半包巴豆,预备用在那个人身上?”
  
  老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金捕头仍旧不紧不慢地说:“我传闻你们之后还组织要去湘西置办茶具,湘西水匪横行,你这个大哥死在路上,应该也不会有太多人置疑吧?别的,我的几个手下查过了,你二弟所欠下的赌债,只靠你们一半的家产可不行还啊!”
  
  “林老板,听我一句劝,防人之心不行无啊……”金捕头喝完茶就走了,只留下浑身发颤的老迈,呆呆地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