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绝命珍珠

[传奇故事] 绝命珍珠

时刻:2017-10-19 来历:admin 点击:

  一颗稀世珍珠,
  
  夺走好多性命。
  
  莫问缘何如此,
  
  全部均乃天意。
  
  一、答应婚事,旧情郎失踪
  
  北宋仁宗年间的江南某县,其时正处平和年间,却是安居乐业,老大众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天打安徽凤阳来了一对母女,因凤阳比年干旱,母女家中又无其他亲属,传闻江南大众富庶,便流落到江南谋个活路。母女俩很快在此地落了户,母亲叫慧娘,做得一手好针线,女儿唤作无双,生得漂亮,手也灵活,不久,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其实无双早心有所属。一条街不远处住着一个小伙子,姓袁名化成,通晓医术,人称袁神医。这袁化成父亲早亡,与母亲两人相依为命,素日里与人为善,若是有穷人家来治病,便不收银两,所以行医几年,家中虽无闲钱,却落得一个好名声,来求医者川流不息。
  
  袁化成与无双家住得不远,无双的母亲身体常有不适,便请袁化成上门治疗,袁化成当然是分文不收,母女俩过意不去,便煮些鱼肉之类的送上。这一来二去,两家便有了交游,无双天然和袁化成有了爱情。
  
  可垂涎无双美貌的也大有人在,当地富户常员外的儿子常玉郎也看中了无双,便邀媒婆上门提亲。为了表明诚心,常家聘礼不吝下了血本,其间一颗产于南海的珍珠十分夺目。那珍珠足有鹌鹑蛋巨细,夜间可闪闪发光。据说是常家花重金自南方人那里购得,无价之宝。聘礼下到无双家,恰逢慧娘患病,媒婆来到床前跟慧娘说了,慧娘吩咐无双先把聘礼收下,容她考虑一番。无双心中不肯,却也欠好当面把聘礼退回,只好先收下了,心想等母亲病好了再处理。
  
  慧娘病了,天然得去请袁化成。路上无双将常家重礼提亲的工作与袁化成说了,袁化成半晌无言。
  
  袁化成究竟医术高超,不几日便替慧娘治好了病。
  
  常家传闻此事,十分忧虑,虽然自家礼重,可袁化成究竟对慧娘有救命之恩,看来此事凶多吉少了。
  
  可古怪的是,过了三日,无双却并未交还常家的聘礼。按当地的习俗,这聘礼三日之内若是不退,便意味着答应了这门婚事。这可让常家喜不自禁,选好了良辰吉日,就等那天将无双迎娶过门。
  
  邻居们都在为袁化成鸣不平,说慧娘是嫌贫爱富才将女儿许配给常玉郎的。要不是人家袁化成,她可早就没命了,这样做未免太不仗义。
  
  就在慧娘答应常家婚过后的那几日,发生了一件工作:袁化成一日外出失踪,他母亲病重在床,无钱治疗,加上儿子失踪,不几日后便病故了,仍是邻居给收的尸,裹上一卷草席给埋了。
  
  无双不由忧虑起来,袁化成一贯孝顺,万不行能放下自己病重的母亲而去,定是遭了什么意外!虽然自己不能与袁化成结为夫妻,可究竟有过一段爱情,心里十分伤心。
  
  二、不义之财,曲折竟轮回
  
  到了成亲那日,常家一乘花轿吹吹打打将无双接入了府中。
  
  那常家却也是个正派人家,无双自打嫁过去,虽然开端不大愿意,但日子久了,夫家待她不薄,她便也接受了这个老公。
  
  哪知天有意外风云,无双过门没一年,母亲慧娘在家中被人所杀,家里被搜了个遍,显然是冲着资产而来的。官府接到报案来到现场,却并未找到那颗众人皆知的南海珍珠,便判定凶犯是冲着那颗珍珠而来,是典型的谋财害命。
  
  母亲遇害,无双哭得泪人一般,在母亲坟前喊着必定要为她报仇。丈夫常玉郎便安慰她说已重金请了捕快,必定会找到凶手。
  
  公然,十余天后,凶手被擒。无双听闻,喜不自禁,这大仇可总算报了。常玉郎却皱起了眉头,无双问他为何,玉郎说,杀人这事凶手却是供认了,可听凭上什么酷刑,他就是不供认拿了那珍珠,只说那日他本是冲珍珠而去,却不曾找到。
  
  无双喃喃自语道:“不用再拷问了,珍珠的确不在他身上。”
  
  常玉郎感到古怪:“夫人,你怎样必定珍珠不在凶犯那里,莫非你知道珍珠的下落不成?”
  
  无双见说漏了嘴,便说出了实情。本来那天母亲病重之日,袁化成来给母亲治病,开出了药方剂,方剂中有一味就是南海珍珠,缺此不行。想到聘礼中有此宝物,无双顾不得太多,便把珍珠给了袁化成。袁化成将珍珠磨成了粉,与其他药煎了给母亲服下,母亲的病才得以治好。可这样一来却用掉了常家送的聘礼,哪还能再交还,便只得嫁了常家。
  
  常玉郎总算得知其间本相,心中却暗自幸亏,若不是无双母亲患病,那无双岂不是与自己难成姻缘了吗?
  
  日月如梭,转瞬过了两年。常玉郎进京赶考,中了进士,在邻县做了个知县。常玉郎本来还算正派,可当了知县,自动上门送礼的人多了,也变得有了贪欲,收了他人不少贿赂,还纳了一房小妾。这么多年来,无双不曾有得生养,她也欠好说什么。
  
  这天玉郎回到家中,对无双说,今天得了一颗珍珠,你猜怎的,竟跟当年给你家下聘礼的南海珍珠如出一辙。
  
  无双接过珍珠,公然与当年下聘礼的那颗无异。便问,怎样得的?
  
  玉郎说,是就任县令的一个部属贡献的。这颗珍珠本来是为就任县令一切,后因其贪污受贿东窗事发被抄家,他家管家趁乱偷得,后来管家也受牵连吃了官司,现在为了凑趣我,他的家人将珍珠赠与我,想尽早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