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其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小小说] 鱼杀

[小小说] 鱼杀

时刻:2017-12-02 来历:admin 点击:

  少年稚弱,无力报爸爸妈妈大仇;法师慈悲,不能杀人见血……如此说来,那从前无恶不作,当今身披佛衣的赵天佑,是怎样遭到惩戒的呢?
  
  赵天佑家里有几十家店肆,数十里良田,是云平州首富。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十年前,赵天佑将生意交给下人去打理,不惜重金在离云平州十里之外的灵壁山下制作起了高宅大院,又雇请了几名武功高手看家护院,素日也是深居简出,躲在家里喝茶、看书,每月阴历初一和十五,去灵壁山上的石崆寺烧烧香、拜拜佛。
  
  一天深夜,赵天佑正欲熄灯寝息,遽然看见窗外人影一闪。不时警觉的赵天佑情知不妙,当即呼叫看护在外室的警卫。就在这时,一个黑衣蒙面人已破窗而入,一把长剑流星奔月般向他直刺过来。幸亏三名武功高强的贴身警卫飞步赶到,化解了这丧命一击。所以,三名警卫缠住刺客打架起来。终因寡不敌众,刺客被警卫一刀砍中,长剑脱手,终究被拿住。
  
  赵天佑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他让警卫撕下蒙面刺客脸上的黑纱,却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面生男人,便问:“你我素昧生平又无怨无仇,为何要对我痛下杀手?”
  
  青年男人虽被绳子绑缚,创伤的血汩汩外冒,但仍然笔挺身子,一口痰吐在赵天佑脸上:“只恨我学艺不精,未能为屈死的爹娘报仇。二十年前,金川河上……”
  
  赵天佑想起来了——
  
  二十年前,赵天佑还仅仅云平州里一个坑蒙拐骗、臭名昭著的恶棍,而其时,徐锦琪所开的徐记绸缎店,是周围三县四州绸缎生意做得最兴旺的。那年初冬,徐锦琪要去姑苏进一船绸缎,趁便带着妻儿一同去姑苏玩耍。但在归途中,船行至金川河上时,被赵天佑一伙绑架,并强逼徐锦琪写下一份将悉数家产捐献给他的协约。心狠手辣的赵天佑并未罢手,爽性来个斩草除根,将徐锦琪夫妻双双杀死,又把徐锦琪年仅七岁的独子徐作铭抛入滔滔金川河中。
  
  赵天佑的发迹,就由此开端。
  
  想不到徐作铭命不该绝,在河中漂了一夜,被一渔民救起,捡了一条命。
  
  赵天佑发出了一阵冷笑:“徐家小儿,天堂有路你不走,阴间无门偏要行,你自己上门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就在这时,只见徐作铭大吼一声,用力挣脱了绑在身上的绳子,纵身一跃,翻过了围墙,消失在了苍茫夜色之中……
  
  赵天佑气得大发雷霆,他命人简直将整个灵壁山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徐作铭。赵天佑觉得古怪,灵壁山方圆几里范围内,除了赵家大院和山上的石崆寺,别无别人寓居,难道徐作铭藏匿于石崆寺中?
  
  第二日一早,赵天佑叮咛手下当即备轿,决议去石崆寺探个真假。半个时辰后,赵天佑一干人等来到了石崆寺,玄意法师正在闭目打坐,见是赵天佑,便双手合掌,念了声“阿弥陀佛”,把赵天佑请进了禅房。玄意法师已近古稀之年,须发皆白,是一位得道高僧,三十年前,就已在石崆寺当住持了。玄意问道:“今日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莅临寒寺,赵施主有何见教?”
  
  赵天佑叹口气说:“大师,昨晚寺里是否收留生人?”
  
  玄意摇摇头说:“寺里清寒,无人留住。”
  
  赵天佑昂首朝窗外扫了一眼,玄意捋须一笑道:“施主如若不信,可叫人检查。”
  
  赵天佑急速说:“哪里哪里,大师,你别见责,告辞了。”
  
  送赵天佑出山门时,玄意说:“看赵施主的脸色,昨晚恐受惊不小,明日老僧必定上门访问。”
  
  第二日午后,玄意法师公然登门了,赵天佑急速上前恭迎,玄意摆摆手道:“你我不用拘泥末节,今日我来,给赵施主带来了一件好东西。”说罢,从侍从的小和尚手中取过一个锡罐,翻开盖子从中取出一芽递于赵天佑手中说:“赵施主可否听说过采自灵壁山上断崖岩的明前茶?”赵天佑急速用手接过,快乐地说:“早有耳闻,却从未亲见。”
  
  赵天佑是知道灵壁山断崖岩的明前茶的,明前茶叶,出自山中特有的一种茶树岩茶树。此茶树生长在悬崖绝壁上,只靠雨露存活,所以树龄千年,树干也不过茶杯粗细。茶叶产值极小,又很难采摘,每年最多出产不过两三斤,而且简直悉数上贡,很少流入民间。
  
  赵天佑急速叮咛管家去煮水沏茶,预备与玄意法师品茗相谈。玄意伸手拦住了,笑道:“好茶需用好水冲泡才干出真味,赵施主家中的水,恐怕……”赵天佑满腹狐疑地看着玄意:“大师此话怎讲?”
  
  自从入住灵壁山下的高宅大院,赵天佑愈加谨言慎行,为防人估计,雇佣专人来家中饲养家禽栽培蔬菜,还专门挖了一口深井,供自己一家老小炊饮。
  
  玄意法师带着赵天佑来到了赵家大宅的后院,调查一番后,指着墙根下的一块石头说:“此石头下面是一个泉眼,水脉来自出产此明前茶的灵壁山断崖岩,所谓一脉相通,只有用此水冲泡,茶方能出真味。”
  
  赵天佑当即叫下人挖出石头,公然,一缕涓涓细流渐渐涌出,顷刻时间,即蓄上了一池水,不枯不盈,清澈见底。赵天佑问:“大师,用这水……”
  
  玄意看出了赵天佑的忧虑,微微一笑,又唤过跟从而来的小和尚。小和尚递上一只小竹筒,只见里边养着一条通体透亮,仅两寸来长的小鱼,玄意指着它说:“赵施主,此鱼名叫明心鱼,唯我石崆寺的远清池里独有,此鱼得灵壁山青山绿水的滋补,已清洁得当无杂质,只需沾上一点点的毒物,即不行存活,把明心鱼养入泉眼之中,每日调查它的死活,就可知水的清浊,赵施主,你虽然放心好了。”说罢,玄意法师把明心鱼倒入了泉流中。
  
  赵天佑大为畅怀,急速叫管家取了泉流烧煮。茶沏好后,赵天佑只品尝一口,就大声说道:“真是好水好茶啊,太谢谢大师好心了。”
  
  尔后每一天,赵天佑做的第一件工作便是来到泉眼前,看到明心鱼在水里愉快地游着,然后叮咛管家煮水沏茶,坐在闺阁里细细地品尝。
  
  半月后的一日早晨,赵天佑刚喝下半盏茶,遽然,管家跌跌撞撞地跑进闺阁,语无伦次地说:“老爷,明心鱼……明心鱼……明心鱼死了。”
  
  赵天佑登时脸色发白,说:“方才我亲眼所见明心鱼活蹦乱跳的,怎样才过了顷刻时间就死了?”赵天佑当即动身朝后院跑去,到了泉眼前一看,赵天佑傻了眼,只见明心鱼肚皮朝上漂浮在水面上。这时,赵天佑捂着肚子大叫一声:“啊,有人在水里下毒……”然后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赵家大院内一时乱作一团,管家一边叫郎中抢救,一边去石崆寺请玄意法师。
  
  半个时辰后,玄意法师带着小和尚赶到了赵家大院。玄意法师用手探了一下赵天佑的鼻息,摇摇头说:“预备后事吧。”
  
  随后,玄意法师又来到了泉眼边,看到明心鱼仍然在泉流中游得愉快,唤过赵家管家说:“明心鱼不是还活着吗?泉流中不行能有毒,也许是天意吧。”管家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大为疑问地说:“刚,方才,我分明看见明心鱼是死的……”
  
  玄意法师走入赵天佑的闺阁,拿起赵天佑喝茶用的那只杯子,满满地倒上一杯茶,一仰脖喝了下去:“惋惜了我的半斤断崖岩明前茶。”玄意法师让小和尚将明心鱼捞起装进那只小竹筒,拂袖而去。
  
  回到寺中,从禅房里走出了一个身上绑着纱带的青年男人,跪在玄意法师面前,哭着说:“谢谢大师替我报了杀父杀母大仇。”
  
  玄意把青年男人扶起,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从不杀生。赵天佑无恶不作,民意怨恨,他命绝于世,乃天意所为啊。”
  
  本来,青年男人便是那夜潜入赵家大院刺杀赵天佑的徐作铭,刺杀不成逃脱后,岌岌可危的徐作铭幸被玄意法师收留,否则,不是流血而亡,也必将死于赵天佑手中。玄意法师其实早就对赵天佑的所为疾恶如仇,听了徐作铭的泣诉,气愤又添一分。玄意法师知道寺中的远清池中有一种明心鱼,每过半个月便会肚皮朝上浮于水面一动不动地晒太阳,不知底细的人认为它死了,而十分钟之后,明心鱼又会沉入水底,康复本来的活力。考虑到赵天佑的谨言慎行和担惊受怕,所以,玄意心生一计。赵天佑是被自己的猜疑活活吓死的。
  
  徐作铭又一次在玄意法师面前下跪,说:“大师,现在仇已报,冤已伸,四海之内我无所挂念,愿跟从法师修身养性,了却余生。”
  
  玄意法师道:“汝渡众生谁渡汝,一重芳香一重劫,施主,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