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阿P故事] 阿P有龙袍

[阿P故事] 阿P有龙袍

时刻:2017-12-12 来历:admin 点击:

  喜得宝物
  
  眼下全民保藏热,不少人玩起了老古董。阿P也玩,愿望有朝一日捡个大漏。
  
  为了保持喜好,阿P节衣缩食,几年下来也杂七杂八地收了点东西。谁知通过电视台保藏节目的专家一判定,其间几乎没有真品。看到辛苦钱打了水漂,妻子小兰气得回了娘家。
  
  老岳父传闻了作业的原委,一个电话把阿P给叫上了门。岳父没有数说阿P,而是把小兰也叫过来,然后严肃认真地拿出一个包袱。包袱一翻开,阿P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乖乖,这是一件古代的龙袍!
  
  看到阿P惊奇的姿态,岳父苦口婆心地说:“这是小兰爷爷传给我的,听说老辈人在宫里面干过。我不睬解保藏,但这玩意儿肯定是真品。阿P啊,你喜爱保藏就拿去,但是牢记,再穷也不能卖,小兰爷爷临死前告知过。”
  
  阿P得了宝物,对岳父千恩万谢。岳父对阿P说:“今后安安稳稳过日子吧,别再瞎折腾啦!”
  
  回到家,小兰郑重地将龙袍收好,便倒头睡了。阿P却怎样也睡不着,搞了这么多年的保藏,尽管买东西总是“打眼”,没少花冤枉钱,可市场行情仍是了解的,他记住上一年的拍卖会,有件龙袍以一千多万成交,自己这一件虽然做工、品相比不上人家,几百万应该有吧?乖乖……阿P想起岳父的吩咐,心里不由犯起了嘀咕:这件袍子不能卖,究竟是为什么呀?
  
  这么一想,阿P一根筋的老毛病又犯了,硬是把小兰从睡梦里摇醒,非让她说说祖上的家事。小兰睡得正香,没好气地说:“该说的我爸都跟你说了,老辈人详细在宫里干什么,咱们也不知道啊!”
  
  阿P不死心:“最少是个大臣吧?担任宫殿造办的大臣最有或许藏有龙袍。难怪你在纺织厂作业,也算是承继祖上的基业呢!”
  
  小兰翻了个身:“你这胡乱联络的,没传闻老辈人有当官的。”
  
  阿P弄不睬解了:“不是大臣,难不成你家老一辈是宦官……”话还没说完,阿P便被小兰一脚踹下了床。
  
  意气昂扬
  
  打归打,闹归闹,阿P又要报名参与电视台保藏节目,小兰亲身陪他前往。她关怀的不是价钱,而是想弄理解传家宝的来历,省得阿P天天嬉闹。
  
  来到电视台,台下藏友大多知道阿P,一个劲儿冲他直笑。外叫喊麻秆儿的凑到他身边说:“P哥,又弄了啥赝品?”阿P在世人面前不愿丢面子,便成心大声说道:“赝品?这但是祖传的宝物!你们就等着瞧吧!”
  
  轮到阿P上台,他两腿直打哆嗦,底子站不起来。周围的人一阵哄笑,小兰一把夺过包袱上了台。
  
  专家们对龙袍重复判定,终究,专家开口了,说阿P的龙袍的确是一件老东西,不是近代仿品,但详细价值欠好估算了。
  
  定论一出,现场登时炸了锅,阿P一瞬间笑,一瞬间哭,抱住小兰往死里亲。自此,阿P在当地保藏圈里声名鹊起,今日这个请吃饭教授经历,明日那个请帮助判定藏品,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别提多风光了。
  
  人怕知名猪怕壮,阿P知名后烦心事也不少。这天,他正在家里赏识自己的宝物呢,麻秆儿领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找上门来了。
  
  来人自称姓吴,是房地产老板,愿出300万元保藏阿P的龙袍。
  
  一听300万,阿P早把小兰父亲的吩咐忘得一尘不染,二话不说抬高了价格。双方正讨价还价,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来访,说也想看一看阿P的龙袍。阿P一看来人穿戴破旧,便对他爱搭不睬。眼镜男很执着,说他知道这龙袍的来历。
  
  阿P心里一动,正好让他们两家彼此抬价,趁机卖个好价钱,便取出龙袍递给眼镜男。眼镜男里里外外打量了半响,看得十分细心。阿P不耐烦了,敦促他快点出价。
  
  谁知眼镜男说:“袍子我家也有一件,它跟你们想的不一样……”
  
  本来是个竞争对手!当着麻秆儿和吴老板的面,这不是要把我的生意搅黄了呀?阿P不由分说,把眼镜男赶出了家门。
  
  阿P压着价不松口,吴老板只能说回去再考虑,拉着麻秆儿走了。
  
  一连两天,吴老板都没上门,阿P抑郁,爽性出门找人喝酒去了。
  
  龙袍失窃
  
  阿P一向喝到大深夜才回家,醉醺醺地倒头就睡,梦里将龙袍卖了一千万,忍不住笑醒了。
  
  日已三竿,小兰不在家。阿P心神不寧,翻开柜子一看登时傻了眼,龙袍不知去向啦!阿P忙给小兰打电话,打不通,阿P连哭带喊打110报了警。
  
  差人很快便赶到阿P家,听了阿P的叙述,正要把麻秆儿他们列为嫌疑人,谁知“嫌疑人”自己送上门来了。阿P冲上去卡住麻秆儿的脖子,逼着他还龙袍。差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们摆开,吴老板则冤枉地拍着皮箱:“要是偷了你的龙袍,今日还拿钱来买?”
  
  一屋子人正闹得没法解开,小兰和父亲回家了。小兰说:“对不住,差人同志。阿P醉酒,造成了误解。龙袍被我和父亲送人啦!”
  
  这话出乎现场所有人的预料。
  
  本来,昨天晚上眼镜男来找阿P,带来了一件锦袍。他说这是一件凤袍,与阿P家的龙袍是一对,并翻开里子让小兰看,袖口方位都绣着一个“赟”字。看到小兰吃惊的姿态,眼镜男讲了一个故事。
  
  清朝末年,小生阿斌跟从戏班进宫献戏。王爷的女儿贝格格喜爱戏,常跑到戏园子里,让阿斌教自己。两人一个唱帝王,一个扮皇后,时刻久了暗生情愫。
  
  阿斌的班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个戏子怎样能够跟格格谈情说爱?弄欠好整个戏班子都要跟着杀头啊!他暗里找到了贝格格,言明利害关系。
  
  贝格格情知两人位置悬殊,共处下去只会害了心上人,她下决心斩断情丝,便成心说这个班子唱得欠好,打发点银子让他们走吧。临别前,贝格格含泪在两件戏袍的袖口处绣上“赟”字,相约来世有缘再会……
  
  小兰感动不已,忙给阿P打电话,可那会儿阿P正喝得昏天黑地,底子不接。小兰只好叫来父亲,小兰父亲打量着两件戏袍,说:“记住姑婆姓名里就有一个‘赟’字,本来是老辈人对这份情感的寄予啊!”
  
  眼镜男告知小兰父亲,自己是旗人,太奶奶便是贝格格,想必当年的阿斌便是小兰一家的前辈了。
  
  小兰父亲激动地说:“这么多年啦,咱们都不知道龙袍的来历,谢谢你啊!它们当年无缘在一起,现在就不要再分离了。”说着,他将龙袍送给了对方。
  
  今日上午,小兰知道阿P着急,成心不接电话,竟闹出这么大动态。水落石出,差人对几个人教育了一番便撤了。吴老板不屑地说:“弄了半响是件戏袍,幸而没买。”
  
  阿P是一瞬间天上,一瞬间地下,老半响才缓过劲来,心想古代戏袍也值不少钱呢,却又不敢对岳父说,只好幽幽地说:“那小子没准编个故事来骗咱们。”
  
  正说着,眼镜男捧着两件锦袍来了,十分诚实地说:“阿P先生,两件袍子不要再分离了,爽性咱们两家人轮番保藏吧,本年放你这。”
  
  眼镜男的行为让小兰和父亲十分敬仰。阿P抱住袍子,眼球一转,鬼点子又来了:“我等会儿做一个网络直播,把这个龙袍的故事告知网友,一定能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