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东方夜谈] 四面房

[东方夜谈] 四面房

时刻:2017-12-13 来历:admin 点击:

  安冬是个走街串巷的小贩。这天,他拉了满满一车西瓜,散步了好几个村子,最终剩余没多少,看看已通过正午了,正是人家歇晌的时分,就把车停在路周围的树荫下,找了个蛇皮袋铺在地上,计划眯上一觉。谁知他这边刚闭上眼睛,就听有人叫道:“老板,这瓜咋卖?”
  
  安冬不甘愿地睁开眼睛一看,车周围站着个精瘦的老头,身上的衣裳破旧不堪,心中就有几分不悦,没好气地说:“现在不卖。”
  
  这下老头不快乐了,瞪着眼睛问:“卖东西的咋能这样?像你这样,生意咋能好得了?”
  
  听老头这么一说,安冬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了,一骨碌坐起来,赔着笑脸说:“对不住啊,老爷子,我才睡着,您就叫我了,美梦被人打扰,味道可不舒适,莫怪莫怪。您老要买西瓜?要是吃,随意挑一个吃,不要钱;要是还想往家里捎两个,五毛一斤,包熟包甜。”
  
  老头快乐地说:“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挑一个吃吧。”
  
  安冬心想,这老头也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本来一句客气话,竟被他当了真。
  
  老头在车斗里左挑右拣,挑了一个西瓜,坐到安冬方才铺的蛇皮袋上,一拳把西瓜砸开,用手抓着红瓤吃起来,转眼间,一个西瓜就下肚了。老头问:“瓜真甜,还想再吃个,咋样?”
  
  安冬说:“那就吃呗,啥时分吃好停止。”
  
  老头这下可快乐了,一瞬间从车斗里抱出俩西瓜来,挨个儿用拳头砸开后吃起来。吃完后,老头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说:“这瓜真是不错,谢谢你了!”
  
  安冬这时分睡意全无,见老头也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就问道:“白叟家,听口音您是咱本地人,一瞬间能干掉仨西瓜,正午是不是没吃饭呀?”
  
  老头竖起大拇指说:“行,你猜得真准。”
  
  安冬微微一笑说:“家里是不是没人了?”
  
  老头气地说:“想起这事来我就愤慨。我一辈子没成婚,天然也就无儿无女,可我有好几个侄子。我没积累下多少钱,可我住的那个宅院方位好,几个侄子都想要。有个侄子跟我说,只要把宅院给了他,他确保给我盖一座四面都有门的房子,让我出来进去都便利。这话我信任了,谁知道宅院给他了,那房子到现在仍是没影儿。”
  
  安冬听了,心里登时一惊,觉得头皮发麻。他听老辈人说过,四面都有门的房子叫四面房,那但是烧给死人的物什,莫非这老头是鬼?他细心看了看老头,怎么看都觉着不像,就稍稍放了心,假装非常愤慨地说:“您这侄子也忒不像话了!”
  
  老头叹了口气,说:“无法子呀!好了,我得走了。我叫刘江,便是前村的,你到十字街,有个正盖房子的,那便是我侄子家,你找他要西瓜钱去。他要是不给,你就对他说,你叔刘江要一座四面都有门的房子,他不会不给你的。”
  
  老头走了今后,安冬看看时刻也差不多了,就计划到村里再散步一瞬间。到了老头说的那个村子,路过十字街时,一看街角果然有户人家正在翻盖房子,他就计划把西瓜钱要回来。
  
  安冬在外面一喊,有个男人从周围的窝棚里走了出来。安冬把刘江欠自己西瓜钱的事一说,男人愤慨地说:“没事儿一边凉快去,要是我叔能吃你西瓜,我倒着走路。”
  
  安冬见状就说:“你叔可对我说了,他要一座四面都有门的房子。”
  
  一听这话,男人脸色一变,半响没说话,最终乖乖地从兜里掏出钱给了安冬,说:“师傅,你要是再见着我叔,能不能捎个话,让他别再尴尬我盖房了,他要的东西我立刻给他送去。”安冬问男人咋回事儿,男人长叹一声,说:“你没看我正盖房子吗?可往下就无法子盖了。”安冬又问:“咋无法盖?”男人说:“我盖的是堂屋,门留在南墙上,可不知道咋回事儿,不论哪位师傅去垒其他几面的墙,都会在墙上留个门。一问那些师傅,说是垒墙时感觉有人拉着他们的臂膀,不知不觉就把门留那儿了。最终闹得谁也不敢给我盖房了,我正为这事儿苦恼呢。”
  
  安冬说:“这真是怪事一桩,可你给你叔送啥东西呢?”
  
  男人说:“实不相瞒,我叔无儿无女,我們这一辈好几个人都想要他的宅院,后来我承诺他百年之后给他烧个四面房,他这才把宅院给了我。可等他走的那时分,都盛行烧别墅了,四面房不时兴了,人家也不卖这个了,我就没烧。谁知道,这下惹他白叟家不快乐了,就在我盖房时暗中使绊子。”
  
  听着男人的叙说,安冬头上直冒虚汗,心想方才吃自己西瓜的那个刘江真是个鬼呀!可他想到白叟那孤苦无依的姿态,仍是大着胆子说:“我看你仍是满意白叟家的愿望吧,他现在连个住处都没有,整日在外游荡,搁谁身上受得了?”
  
  男人允许说:“行行,我赶忙去找,说啥我都给叔烧座四面房。”
  
  转过天来,安冬到其他村子去卖瓜,正午在树荫下刚躺下,刘江就过来了,满脸兴奋地说:“谢谢老弟了,我现在有宽阔的四面房住了。”尽管明知道刘江是鬼,安冬却一点儿也不惧怕,他问:“这下不抱怨您侄子了?”
  
  刘江把眼一瞪,说:“最初那小子承诺我的,谁知后来他放了鸽子,连个凳子都没烧给我,害得我在下面抬不起头来,我没让他的房子倒掉算是廉价他了。”
  
  安冬问:“现在人家都盛行住别墅,您要个老旧的四面房干啥?”
  
  刘江“哈哈”一笑说:“你是不知道,前一段时刻别墅盛行是不假,可现在变了,盛行复古修建,我有了那座四面房,可有体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