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东方夜谈] 不下跪的人

[东方夜谈] 不下跪的人

时刻:2018-02-11 来历:admin 点击:

  归州黄老三配偶靠放羊为生,年過半百,膝下无一子半女。
  
  这天,黄老三来到郊外放羊,先是听见天崩地裂的石块碎裂声,接着便听见嘹亮的婴儿哭声,循声找去,却见一块崩裂的石头旁躺着一个男婴。黄老三见四下无人,心想:莫非这婴儿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也许是上天见我不幸,专门送给我的子嗣。所以,黄老三把男婴抱回家,取名黄石生。
  
  黄石生逐渐长大,他有个喜好,便是喜爱串门,没多久,周围几十里地人家的状况他都一目了然。有一天,他又出门去散步,还没有回家,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来人是邻村陈五。陈五对黄老三说:“你儿子去我家邻近转了一圈,我就丢了一只鸡,这鸡必定是你儿子偷去了。”黄老三为了排难解纷,就把自家的一只鸡赔给陈五。
  
  等黄石生回家,黄老三就问他怎样回事,黄石生却说:“这事与我无关,是陈五的儿子偷的,拿到山上烧了吃了。”
  
  黄老三古怪地问:“你怎样知道?”黄石生不答,黄老三说:“你已然知道,从速给我说。”
  
  黄石生仍是不说话,黄老三生气了:“跪下!”
  
  没想到,黄石生一听“跪下”,反而倔强地挺直了腰。黄老三气不过,脱下鞋,铺天盖地地向他头上打去。这时,黄老三的老婆走了进来,见状忙把鞋抢了过来。
  
  过后,黄老三的老婆疼爱地对黄石生说:“儿呀,你怎样不听你爹的话,不愿给他下跪呢?”
  
  黄石生叹了口气,说:“爹受不起我这一跪啊!”
  
  黄老三的老婆不解:“儿子跪爹,不移至理,你为什么不能跪?”
  
  黄石生却低着头,不再说话。
  
  黄石生十四岁那年,得了一种怪病。半夜里,别人尽管睡在床上,脚却在不停地乱动,似乎跑路一般,一向到五更鸡鸣才醒来。黄老三认为他在梦游,请大夫开了几副安神药,可不起一点效果。黄老三又请来归州最有名的端公驱邪,没想到,端公一见黄石生在床上奔驰的姿态,便动身告辞,对黄老三说:“令郎所做之事,非鄙人所能管得。”黄老三再问,端公便不答话了。
  
  一晃,黄石生十八岁了,黄老三让他帮自己放羊,今后也好靠放羊为生。黄石生听了,却淡淡地说:“爹,你去磨坊的磨碾下,那里有两贯铜钱,你拿去用吧。”
  
  听了这无头无尾的话,黄老三半是疑虑半是担心肠来到磨坊,公然从磨碾下寻得两贯铜钱。黄老三胆怯,问黄石生:“儿呀,这铜钱是从哪儿来的?犯了盗窃罪,官家可是要抓去坐牢的呀!”
  
  黄石生笑道:“这是我干事的酬劳。”
  
  黄老三不信:“你整天不是四处游荡,便是不安分地睡觉,哪儿做过一份工?”
  
  黄石生却让黄老三定心,只管拿钱去用。自此今后,每到家里没钱度日的时分,黄石生总会指些当地,让黄老三去取钱,有时是在田地里,有时是挂在树枝上,有时是在鸟窝里……
  
  这天,黄石生来到县城闲逛,在饭店吃饭时,见有个老头手拿胡琴,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在那里卖唱。女孩一身红衣,长得楚楚动人。过了一瞬间,来了个花花令郎,死后有六七个侍从。花花令郎见女孩长得美丽,便动手动脚地调戏她。黄石生看不下去,上前阻挠,那对卖唱的父女趁机逃离饭店。
  
  见女孩逃走了,花花令郎便迁怒于黄石生,对手下说:“给我狠狠揍这个爱管闲事的家伙!”
  
  那些侍从听了,把黄石生围住拳打脚踢。花花令郎对黄石生说:“你可知道,本县的县太爷是我爹,你居然有眼不识泰山!从速跪在我面前,好好记住本令郎的容貌,今后遇见,远远地躲开。”
  
  黄石生被打得躺在地上,却还嘴硬:“我不跪活人,只跪故人,只怕你受不起我这一跪。”
  
  花花令郎听了这话,认为黄石生在咒他,对手下说:“我非得让他跪跪我。”所以,几个手下按头的按头,按腿的按腿,让黄石生给花花令郎叩了几个响头。
  
  第二天,归州城街头巷尾传来一个音讯,说县太爷的令郎昨夜平白无故暴毙而亡,死时面目狰狞,身上有许多说不清楚由来的鞭抽的伤痕。人们暗地里纷繁称快,说上苍长眼,帮归州除了个祸殃。
  
  这时分,黄石生现已回家了。他刚到家不久,那对卖唱的父女就找上门来。本来父女俩姓乔,女孩叫乔小花,父女俩避祸来到此地,乔老爹感谢黄石生仗义相救,想把女儿小花许配给他。
  
  黄石生听了,回绝道:“我乐意把小花作为妹妹看待,如果说要娶她,那可不成。”
  
  乔小花低下头,脸涨得通红,问:“黄大哥,你是不是不喜爱我?”
  
  黄石生说:“不是。”
  
  乔小花又问:“那你为什么不乐意娶我?”
  
  黄石生说:“我要是娶你,婚礼上是不是要跪拜你父亲?”乔小花点允许。黄石生又说:“咱们两人是不是要相互跪拜?”乔小花又点了允许。黄石生叹道:“你们都经不起我一跪呀!”
  
  乔小花父女俩听得云里雾里,只好无法地离去了。
  
  一晃又过了二十多年,黄石生仍是孤苦伶仃,没有娶妻。这年,黄老三和妻子九十九岁,在同一天驾鹤西去。黄石生给二老办后事,人们惊讶地发现,一向不跪的黄石生在黄老三配偶的灵前必恭必敬地跪下,叩了三个响头。
  
  人们闲时聊起此事,曾给黄石生驱邪的端公酒后吐真言,说黄石生其实是个指路阴差,专门给勾魂的是非无常在阳世指路。阴差只能跪死去的“故人”,所以,黄石生不能随便给活人下跪。那些铜钱,是他作为阴差的酬劳,而作为阴差,他这辈子必将孤单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