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找匣子

[传奇故事] 找匣子

时间:2018-05-17 来源:admin 点击:

  1
  
  江南有个柳园村,村里有一对兄弟,老大名叫马大柱,老二名叫马二柱,都以做小贩为生。这天,他俩从外地做生意归来,忽然看见一位四十岁上下的男子,正坐在村外的一条山道上,默默垂泪。兄弟俩连忙奔了过去,问那汉子咋回事。汉子说,他叫宋家彦,家住柳园村向南三百里开外的梨花渡镇,今天,他路过柳园村赶往江北庐州城,不想在山道上歇脚时,一不留神,被他放在随身携带的一只包裹里的小木匣,滚出了包裹,滚落到了山道旁的山崖下,他找了一个多时辰,也没能找到,因此伤心得默默流泪。
  
  马家兄弟听完宋家彦的一番话,连忙安慰起来,宋家彦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那只小木匣里有一件东西,对我、对我家来说,都非常重要,唉!”
  
  接着,宋家彦告诉马家兄弟,他家是梨花渡镇上的大户,在庐州城里,开着十多家店铺,他此行赶往庐州城,是去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想却在歇脚时出了意外……
  
  马大柱是个热心人,他对宋家彦说,他愿意帮助宋家彦寻找那只小木匣。马二柱则暗想:宋家是个大户,既然宋家彦说,那只小木匣里的东西非常重要,那么,它绝对非常贵重,如果我能帮他寻找到小木匣,他肯定会酬谢我……
  
  马二柱刚想到这里,宋家彦又开了口:“只要两位帮我寻到那只匣子,我一定重谢!”马二柱不禁心头一喜:宋家彦果然打算酬谢!既然宋家那么富有,那么,那“重谢”的钱财肯定少不了!
  
  马家兄弟立即绕到山崖之下,细心地寻找起来。他俩原以为,找到那只小木匣,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但万万没料到,他俩找了两个多时辰,却一无所获。天眼看就要黑了,马家兄弟只得停止了寻找,并请宋家彦去他家歇息。
  
  第二天一早,马家兄弟与宋家彦一道,又在那道山崖下寻找起来,可一连寻找了三天,却连小木匣的影子都没见着。第五天早上,宋家彦向马家兄弟告辞,并无奈地说:“看来,那只木匣寻找不到了,我只得硬着头皮赶往庐州城了,唉,真不知道我家会发生什么事情……”
  
  将宋家彦送出村后,马大柱打算外出贩运货物,可马二柱却不肯一道去,马大柱问为啥?马二柱的脸上挂满了不屑一顾之色:“做小贩能赚到多少银子?我要继续找匣子—只要我找到那只木匣子,宋家彦肯定会‘重谢’我一大笔金银,比做小贩不知要强多少倍呢!”马大柱吃惊道:“弟弟,咱们已经寻找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能找到它,说明咱们肯定找不到它,你就不要白白浪费时间了!再说,咱们找匣子是为了帮助宋家彦,咋能要他的酬谢呢……你随我一道做生意去吧……”
  
  马大柱苦口婆心地劝说了半个多时辰,马二柱却始终将头摇成了拨浪鼓,马大柱只得长叹了一声,独自做生意去了。
  
  从此,马二柱天天去那道山崖下寻找小木匣,山崖下的每一处草丛、每一丛荆棘,都被他翻弄了无数遍,他恨不能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它,但却始终不能如愿。
  
  2
  
  日子不知不觉过去了两年多,由于马二柱天天忙着找匣子,不再做生意了,坐吃山空,手头的积蓄已经花光,若不是马大柱时常接济,他早就缺吃少穿了。而马大柱因为肯吃苦,生意做得顺当,慢慢攒起了一笔银子,于是在县城里买了一间铺面,开了一家杂货铺,搬到了县城里居住。
  
  这天,马大柱回到了柳园村,再次劝说马二柱,随他一道去县城里做生意,可马二柱还是把头直摇。马大柱恼了:“弟弟,你别再执迷不悟,想得到宋家彦的重谢了!”马二柱却道:“为了找到那只匣子,我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耽误了做生意,可谓代價不小,如果我就此放弃,我的时间不就白花了,我的生意不就白白放弃了吗?不,我一定要找到它,换来宋家彦的重谢!”马大柱见自己仍然说服不了马二柱,只好留下一些银钱,回到了县城里。
  
  第二天一大早,马二柱又上山寻找起来,时近中午,他沿着山道往山下走去,准备回家吃午饭。正走着,他忽然在山道上碰见一个人,很是眼熟,他揉揉眼睛再一细看,顿时认了出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宋家彦!
  
  与上回遇见时不同,宋家彦没有衣着光鲜,而是穿着一件旧长衫。而马二柱认出宋家彦后,心头很是激动不已,哪里顾得上细想其中的原因?只见他三步并成两步,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宋家彦的面前。
  
  宋家彦盯着马二柱,仔细看了好大一会儿,才将憔悴、消瘦的他认了出来。宋家彦对马二柱说,今天他因为走亲戚路过柳园村,不想碰见了马二柱。马二柱则告诉宋家彦说,他如今仍然天天上山寻找那只小木匣。宋家彦大吃了一惊,连忙劝说马二柱不要继续寻找了。马二柱却说:“不,宋兄,我一定要继续寻找,并且肯定能寻找得到!”
  
  宋家彦摇摇头,正要走开,马二柱急了,追问道:“宋兄,两年多前,你所说的‘重谢’那句话,还算不算数?”宋家彦没好气道:“算数!如果你不听我的劝,非要继续寻找,那你就继续寻找吧!如果你找到了,我愿意倾其所有答谢你!唉,真没见过像你这样死心眼的!”说着,宋家彦一甩衣袖,走了。而马二柱愣在当场,半晌才回过神来,乐得嘴都合不拢,心想:宋家那么有钱,“倾其所有”,那该是多少钱啊!虽然不知道我还要为此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但却太值得了!
  
  3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马二柱正像往常一样,在山崖下寻找着,忽然,他看见一块大石头下有一道石缝,石缝里似乎有件什么东西。他吃力地搬开那块大石头,掏出那件东西一看,原来那是一只小木匣,被一块油布包裹着,小木匣上挂着一只铜锁。他顿时推测了出来:这只小木匣,肯定是宋家彦丢失的那只—当时,它落入了那道石缝里,而碰巧的是,从山崖上滚落下来的一块大石头,盖住了那道石缝,挡住了视线,因此它一直没能被寻找到。因为被油布包裹着,那只小木匣竟然没有腐烂。
  
  马二柱高兴得开怀大笑,他立即把那只小木匣捧回了家中。当天晚上,他几次想撬开小木匣上的铜锁,将匣内的东西据为己有,但一想到即将到手的宋家彦“倾其所有”的重谢,他便极力压抑着自己,罢了手。第二天,他携带小木匣,赶往梨花渡镇。
  
  一路脚下生风,马二柱终于赶到了梨花渡镇,稍一打听,他便找到了宋家,而眼前的景象不禁令他大为不解。
  
  只见宋家只有三间破旧的房屋,宋家彦正在屋前劈柴。马二柱疑惑地想:宋家不是十分富有,在庐州城里开着十多家店铺吗?为何他家只有三间破旧的房屋?
  
  见马二柱找上门来,宋家彦感到十分意外,他连忙停下手中的活,接过了那只小木匣,并当着马二柱的面,打开了那只小木匣。只见匣子里并无金银财宝,只有一封书信。望着马二柱发愣的样子,宋家彦开了口:“马老弟,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宋家原先确实是梨花渡镇上首屈一指的大户,在庐州城里开着十多家店铺,生意非常红火,宋家彦的父亲是店铺里的大掌柜,宋家彦的大哥是二掌柜,二哥是三掌柜。两年多前的一天,宋父与宋家彦回到了梨花渡镇,没过几天,宋父就得了急病,很快就不行了。临死之前,他给留在庐州城里的大儿子、二儿子写了一封书信,在信中,他立下遗嘱,说让三儿子宋家彦当大掌柜,当宋家的主事之人。因为路途遥远,宋父病逝后,宋家彦没有派人通知大哥、二哥回来奔丧。办完丧事后,宋家彦将那封书信放入一只小木匣内,然后携带着那封书信赶往庐州城,不想却在路过柳园村时,那只小木匣滚下了山崖……到了庐州城后,宋家彦说出了父亲的遗嘱,但因为没有书信作为凭据,他的大哥、二哥根本就不信他的话,从此,宋家三兄弟陷入了内斗之中,无心打理生意,很快就将家产败了个一干二凈,连家中的房屋都被卖了,只剩下了三间破旧的屋子。无奈之下,宋家彦回到了梨花渡镇,艰难度日……
  
  4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马二柱顿时如遭五雷轰顶,身子晃了几晃,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宋家彦连忙一把扶住马二柱,安慰道:“马老弟,你为我寻找回了我父亲的亲笔书信,我很感激你,我愿意倾其所有感谢你!”
  
  过了好半天,马二柱才终于稳住了心神,口中喃喃道:“感谢我?如今你家已经成了这样,你拿什么感谢我?”宋家彦指着屋内的两只竹篓,道:“我家只有这一担白米了,马老弟,如果你不嫌弃,你就将这一担白米挑走吧—这就是我的‘倾其所有’!”
  
  马二柱环顾了一下屋内,发现宋家除了那一担白米,确实没有第二件像样的东西了,无奈之下,他只得挑起了那担白米,离开了梨花渡镇,赶往柳园村。一路上,他都在想:我不能白白寻找到那只小木匣,我一定要将这担米挑回家中!可是,我寻找了两年多时间,却只得到了这一担米,真是不甘心啊!如果两年多前,我没有继续寻找小木匣,而是继续做自己的生意,那该有多好啊……
  
  三百多里路程,挑着一副重担,马二柱一路走走停停,身上的汗几乎没有干过。这天,他终于回到了柳园村,可他刚来到自家的门前,又累、又不甘心、又后悔的他,便虚脱得一头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马大柱闻讯赶回了柳园村,抱着马二柱的尸体,他不禁泪水长流:“弟弟,你不该如此贪心,贪心送了命,不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