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888登录官网
当时方位: 主页>故事会> [风闻逸闻] 三蛇鼎案

[风闻逸闻] 三蛇鼎案

时刻:2018-05-30 来历:admin 点击:

  这天一大早,唐城县衙接到了唐城首富李大福的报案,他家昨晚丟了一尊价值不菲的古玩—三蛇鼎。
  
  昨天夜里,整个府里只要家丁白亮进过三蛇鼎地点的书房,并且今日一大早,他就失踪了。李大福的家丁们在唐城城门口抓住了白亮,立刻就扭送到了县衙。
  
  捕快李振堂第一时刻详细询问白亮,白亮大喊委屈:“大人,我家里老母沉痾,我每天到了申时都要回家给老母煎药,喂她吃下后我才回到李府。李府的家丁都知道,李府的总管也知道。”
  
  “一派胡言,分明是你偷了三蛇鼎,还敢狡赖!李捕头,给他用刑吧。”李大福鼓着腮帮子说。
  
  李振堂浓眉一皱,说:“李员外,上了公堂也得有确凿证据,然后方可动刑,岂能屈打成招?”
  
  “是,是我着急了。”李大福恶狠狠地瞪了白亮一眼。
  
  李振堂审案时,有两个小小的脑袋一直在窗外猎奇地偷听,他们是李振堂的独子李长乐和县令的千金吕思思。
  
  “咱们走,”李长乐说,“帮爹查案件去!”两个小伙伴风风火火地去了白亮家。
  
  到了郊外的白亮家,他的老母公然沉痾在床。李长乐假装白亮的老友,打听出白亮的确每天都会回来给老母煎药、喂药,这段时刻大约有半个时辰。
  
  “白亮昨晚申时脱离李府,不到戌时回到李府,中心大约是一个半时辰。李府到白家村来回一趟,大约用半个时辰,在家服侍老母半个时辰,加起来是一个时辰,那别的半个时辰白亮去了哪里呢?”李长乐思索道。
  
  “听你这么一说,”吕思思咬住小嘴说,“白亮在说谎,三蛇鼎真是他偷走的?”
  
  “仅凭他说谎这一条,就确定他偷走了贵重的三蛇鼎,不免有些草率。”李长乐双手抱在胸前说。
  
  “那咱们应该怎样办?”吕思思没什么主见。李长乐笑了笑说:“思思,你想不想冒险?”
  
  二人又来到了李大福的贵寓,编了一通瞎话,说是县令大人命二人私自查询,李大福一听,立马叮咛李府所有人都合作两人的查询。
  
  “先去白亮的住处。”李长乐和吕思思来到了白亮的住处,那是一间不大的小屋子,黑咕隆咚的。
  
  “有股馊味。”吕思思捂住鼻子道。李长乐也闻到了馊味,他循着滋味一路找过去。
  
  墙角有个老鼠洞,洞旁白瓷碗里放着几个馒头,馊味是馒头发出来的。
  
  李长乐发现老鼠洞边际有良莠不齐的木刺,他小时候特别喜爱逮老鼠玩,老鼠咬出来的鼠洞边际很润滑,这个鼠洞却不是这样。
  
  “这不是老鼠咬的洞,是有人成心挖的洞。”李长乐小心谨慎地将手伸进鼠洞里,竟然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钱袋。
  
  两个小伙伴对望一眼,李长乐将钱袋翻开,里边有两串穿好的铜钱,还有一根银发簪。
  
  “这发簪不是白亮的,这些铜钱也不会是他的。”李长乐将钱袋绑好,拉着吕思思走了出去。
  
  “该去放三蛇鼎的书房查验一下。”两个小伙伴又来到了李府书房。
  
  书房里,古玩架的最终一格是空的,这个方位曾经安放三蛇鼎。李长乐望着空置的古玩格直发呆。
  
  吕思思忽然“哎哟”叫了一声,膝盖撞到了古玩架的架角。李长乐扶起吕思思,却发现古玩架的角上沾着一点儿绿泥。
  
  “这是什么?”李长乐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思思,咱们去一趟李员外的卧房。”
  
  两个小伙伴走出卧房后,迎面走来两个丫鬟,她们交头接耳,并没有发现一旁的李长乐和吕思思。
  
  “吓死我了。半夜里看到有个人影从窗外通过,出来一看,竟是蓬首垢面的……”一名丫鬟一脸惧怕地说。
  
  “你小声点儿,我之前也见过,他原本就有病,你见着也不古怪。”别的一名丫鬟说。
  
  李长乐和吕思思看两名丫鬟走远,一起急迫地说:“去查查。”
  
  来日,白亮上了堂,吕县令亲身审案,李捕头拿上了李长乐他们发现的新头绪。一看到那个黑钱袋,白亮身体一阵晃动。
  
  “白亮,这钱袋你应该知道,钱袋里的两大串铜钱还有银发簪,你是从何得来的?照实说来。”吕县令威严地说。
  
  白亮叹气一声道:“大人,这两串钱是素日里我外出购菜时,悄悄扣下的油水钱,这银发簪是我在花园里捡到的。我知道发簪乃是三夫人遗落,但我一时财迷心窍,就自己留了下来。”
  
  “那三蛇鼎也是你偷的吗?”
  
  “不,老爷,我真没偷三蛇鼎。”
  
  “不是你偷的,现在谁还会信任你?!”李大福怒喝。
  
  “我信任他。”一个幼嫩的少年声响传来,李长乐从堂后走了上来。李振堂欲阻止他,却被吕县令拦住了,吕县令和蔼地看着他说:“李长乐,你为何信任白亮?”
  
  “大人,白亮品性不坏。不错,他是偷留油水钱,还私藏了捡来的银发簪,但做这些都是为了给他娘买药。”李长乐说出白亮回家探母的疑点,“我跟思思私自查询,本来白亮在那半个时辰里帮药堂转移药材,以交换铜钱帮老母买药。”
  
  “为了治他母亲的病,也能偷我的三蛇鼎啊!”李大福面带怒色地责问。
  
  “李员外,您的三蛇鼎,我现已找到了。”李长乐忽然说。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
  
  “你找到了?在哪里?我的三蛇鼎在哪里?”李大福两眼放光地问。
  
  李长乐带着世人来到了李府,直接来到了后院的池塘旁,跳进池塘里,摸出了用牛皮包裹好的三蛇鼎。
  
  “真的是我的三蛇鼎!”李大福一把接过三蛇鼎抱在怀里,问李长乐道,“你怎样知道三蛇鼎藏在池塘里?”
  
  “李员外,其实偷走三蛇鼎的不是他人,便是您自己。”李长乐的话又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
  
  李大福摇头说:“你胡说,我怎样可能偷自己的古玩?”
  
  “由于您在拿走三蛇鼎时,并不是清醒的,而是在梦中。”李长乐带着世人来到了书房,指着架角的绿泥说,“这便是您梦中进过池塘之后又来到书房时留下的绿苔。”
  
  “咱们从李府管家那打听到,李员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常常夜里睡着了去书房看三蛇鼎。”李长乐说,“我和思思在李员外的卧房里找到了一条染有绿苔的长裤,以及一双还沾着池塘淤泥的鞋,这就能够证明,李员外是患了梦游症,自己把三蛇鼎藏在了池塘里。”
  
  “本来,真的是我自己偷走了三蛇鼎!”李员外感叹道。
  
  本相总算大白,李员外感念白亮孝顺,便不计前嫌,留下白亮持续当家丁。